“咦?今天面汤怎么没在街口?!蔽诤1ё糯蟀髟诮挚谧俗?,还是没发现面汤。

    “今天有点凉,说不定在窝里,我去看看?!蔽诤?戳丝聪镒由畲?,往里走去。

    后巷少有人来,就是乌海本人也不过是第三次来,是以,他走的很小心翼翼,毕竟这地上挺湿滑的。

    要是他不小心摔了,被袁州看到还不得笑死。

    袁州小店的后门就在街道的中间,乌海不一会就到了,并且一眼就看到了面汤。

    “你怎么趴后门,不在你自己窝里?!蔽诤R焕淳涂吹矫嫣廊先险嬲娴呐吭谠菪〉甑暮竺徘嘧┑厣?。

    “不冷?”乌海腾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又看了看面汤身上的毛。

    面汤听到脚步声就转头看着乌海,等到乌海走到近前又趴了回去,头搭在自己的前爪上,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着后门,对于乌海的问话充耳不闻。

    “算了,知道你不爱叫?!蔽诤7畔率掷锏目诖?,发出一阵哗啦声。

    这下面汤抬头看了看,先是看了看乌海又看了看地上的口袋,也不叫唤。

    “看到了吧,这么多东西都是我给你带的,都是肉干什么的,好吃的很,喜欢吧?!蔽诤4哟永锩黾复玫矫嫣烂媲?。

    “我这可是从黔省带回来的,不远万里?!蔽诤6宰琶嫣雷胖厮盗讼伦约旱男量?。

    这些肉干确实是从黔省带回来的,但那是郑家伟给他买了他没吃完的,这才带了回来。

    本来郑家伟说,肉干又不是特产,可以回蓉城了再买,但乌海说这样更有诚意,强烈要求之下,装包带上了飞机,为此行李还超载了。

    “谢呢就不用谢了,我哥俩谁跟谁,我给你直接放你窝边上,你方便吃?!蔽诤5目谄乇鹞氯?。

    而面汤则是看着乌海把东西放到了自己的小窝边上,然后昂起头轻轻的“旺”了一声。

    面汤声音轻缓,像是感谢一般。

    “你接受了就好,你看这样我们打个商量?!蔽诤R惶嫣澜谢?,立刻再次开口。

    “事情是这样的,要是下次袁老板再给你做肉干或者是小饼干记得分你乌哥一份,毕竟你是狗哥我是乌哥,咱们是一伙的?!蔽诤R涣橙险娴乃档?,都是哥字辈的。

    然而乌海这番拉兄弟情的做法并没有得到面汤的回应,因为面汤早就回过头趴在继续盯着小店后门了。

    然而乌海并不需要面汤的回应,径自说完后停顿了一下又开口:“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br />
    说完,乌海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时候应该去告诉袁州一声,毕竟在他看来面汤已经同意了。

    那么告诉袁州一声还是有必要的。

    听到乌海的脚步声远去,面汤回头看了一眼,那眼神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很像是鄙视。

    只是乌海却看不到了。

    “面汤还是很好说话的,不枉我千里带肉干?!蔽诤C判『?,一脸满意的向着正门走去。

    这样转一圈也没有耽误很久时间,不一会乌海就到了正门口,只是正门口除了周佳还有她面前地上的东西,还有零星几个人。

    仔细一看那都像是袁州小店的食客。

    “这么早就排队了?”乌海脸色严肃,这是要抢他的地位,三两步走了过去。

    “乌大哥你回来了?”乌海一走进还没开口,周佳就惊喜的问道。

    见周佳开始和乌海说话,那几个送完东西的食客也就各自离开了。

    “嗯,回来了,排队了?”乌海道。

    “没有,袁老板生病了,今天不能开店了?!敝芗阉灯鹫飧鼍吐车P?。

    “那家伙不是天天锻炼吗?还说有腹肌怎么就病了?”乌海皱眉思考道,难道是假腹肌。

    “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袁老板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咳嗽而且声音嘶哑,听起来很严重?!敝芗讶险娴乃档?。

    “这么严重?”乌海抬头看了看楼上紧闭的窗子。

    “感觉是的,不过袁老板说他吃了药的?!敝芗训?。

    “吃了药好?!蔽诤5?br />
    “对了,这些都是食客来看袁老板送来的?!敝芗阎缸琶媲暗母髦职按档?。

    “早知道那肉干就送给袁州了?!蔽诤M蝗幌肫鸶嫣赖娜飧?。

    “什么肉干?”周佳没听清,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蔽诤R⊥?。

    “乌大哥没吃饭吧?今天就别吵袁老板了?!敝芗研⌒囊硪淼乃档?。

    周佳是知道的,每次乌?;乩炊蓟嵩谠菪〉瓿院芏喽?,据说这是为了弥补在外面吃不到的怨念,毕竟他在外面不怎么吃饭这点大家都知道。

    而周佳很担心乌海因为太饿而吵袁州。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没人性的人吗?!蔽诤?戳酥芗岩谎?。

    “额,当然不像?!彼淙恢芗押芟胨迪?,但还是摇了摇头。

    “既然病了我就先上去?!蔽诤;恿嘶邮?,然后往自己画室走去。

    “乌大哥再见?!敝芗牙衩驳牡辣?。

    “倒是难得看到这家伙生病?!蔽诤1呱下ケ哙止?。

    “谁生病,小海哪里不舒服吗?”正下楼的郑家伟一下子就听见了生病两个字,紧张的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乌海。

    “不是我,是圆规病了?!蔽诤V苯拥?。

    “袁老板怎么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不行,我得准备点东西去看看袁老板?!敝<椅耙惶翟莶×?,也一脸紧张的连续问道。

    “应该是感冒?!蔽诤5?。

    “应该?小海你去看了?那袁老板看医生没有,最近天气不好,还是看看医生放心点?!敝<椅靶跣踹哆兜奈实?。

    “没看到人,应该在休息,对了感冒药多久吃一次好的快?”乌海突然问道。

    “在家休息啊,那我今天就不去打扰,明天再来看袁老板?!敝<椅靶睦锱趟阕攀奔?。

    “小海你刚刚问什么?”郑家伟想起刚刚乌海问了什么,抬头问道。

    “感冒药多久吃一次好的快?”乌海难得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这药一般都是四个小时吃一次的?!敝<椅暗?。

    “哦,知道了,我上去了?!蔽诤5阃?,然后继续往楼上走。

    “那行,我一会给你送午饭过来?!敝<椅岸V龅?。

    “多送两份过来,清淡点?!蔽诤5?。

    “小海真是长大了都会关心我吃不吃饭了?!敝<椅耙涣掣卸?。

    “不是,一份给我,一份给圆规,一份给周佳,你自己吃了过来?!蔽诤5乃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