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小店发生的事情乌海一点不知道,毕竟小山村的信号着实不好他也就没再用手机,专心画画去了。

    “小海,这都第三天了,这几天你就喝了点蜂蜜水,再不吃饭我怕小海你支持不住了?!敝<椅把劾嵬敉舻目醋盼诤?,一脸担心。

    “放心,死不了?!蔽诤Lа劭戳酥<椅耙谎?,继续盯着远处的山,眉头深锁。

    “这样咱们先回去,吃点袁老板的东西养养身体再来好不好?!敝<椅靶⌒牡娜八?。

    “不用?!蔽诤R⊥?。

    但就在摇头的时候,乌海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海小海,你没事吧,天哪不是晕过去了吧?!敝<椅吧焓志鸵诤5娜酥?,却被乌海睁大的眼睛吓了一跳。

    “没事?!蔽诤;毫斯?,然后轻声道。

    “要不这样,那个小光家的小米粥熬的特别好吃,你上次吃过的,要不吃点那个?”郑家伟继续劝说。

    “这画什么时候都可以画,要是你出事了琳琳会很担心的?!敝<椅翱醋盼诤5牧成兴啥?,心里一喜继续开口。

    “琳琳最近特别辛苦,要是再分心就不好了?!敝<椅暗?。

    “喝小米粥,你去要点来吧?!蔽诤3聊艘换?,然后道。

    “好呢,我马上就去,一会就回来,你别乱跑,不舒服就喝点这个蜂蜜水?!敝<椅耙惶诤4鹩α?,立刻点头,一颠一颠的就跑走了,速度特别快。

    “该走了?!蔽诤?醋徘嗌铰趟?,还有远处袅袅的白烟,仙境一般的小山村,语气低落。

    就像郑家伟说的,不一会他就带着一个准备好的陶罐,一只白瓷小碗,一个汤匙就回来了。

    而乌海则是认真的,在郑家伟的叮嘱下喝了三碗小米粥才停下。

    “小海今天真棒,喝了这么多粥?!敝<椅昂盟瓶浣毙⊙话?,认真的夸道。

    “嗯?!蔽诤2灰晕獾牡阃?。

    “那小?;挂饫镎伊楦谢故侨プ??”郑家伟边收拾,边问道。

    “不了,走吧,现在就走?!蔽诤F鹕?,然后背起画架。

    “好的,我订机票,今天回蓉城?!敝<椅安⒚挥卸辔?,直接点头应下。

    郑家伟知道乌海这一走是不会再回来的,毕竟乌海曾经说过,第一次找不到的灵感,第二次也一样找不到,就是找到也不是原来的灵感了,是以乌海在一个地方要是有灵感没找到,那么他是不会再去这个地方第二次的。

    这点郑家伟是非常清楚的。

    “嗯?!蔽诤5阃?,然后拿起自己画画的所有东西,然后跟着郑家伟走了。

    决定要走是中午的时候,回到蓉城却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毕竟那个小山村确实很偏僻,等到两人赶到城里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了,也就没继续出发。

    是以,等到了第二天早晨,郑家伟才带着乌海坐上了飞往蓉城的飞机。

    ……

    “不行,不能睡,还没打电话?!痹谘劬σ丈锨?,袁州拿起手机给周佳打了个电话。

    “周佳,我是袁州?!痹萆舭笛?,略带咳嗽。

    “袁老板你病了吗?怎么样,看医生了没有?”周佳一接电话,听到这样的声音立刻紧张的问道。

    “没事,你拿张请假条,今天请假,你在门口告诉大家一下,工资照算?!痹莼毫丝谄?,然后道。

    “嗯嗯,我知道了,那您看医生了吗?”周佳还是执着的关心袁州的身体。

    “知道了,我吃药了,明天就好,就这样?!痹莶幌衿绞蹦茄吧?,认真的回答了,然后才挂断电话。

    “也不知道老板到底怎么样了?!敝芗涯贸鲎急负玫那爰偬?,一脸担心。

    “我还是早点过去,能帮忙多些?!敝芗蚜⒖叹龆ǔ愿鲈绶咕凸?,不等到八点了。

    这边袁州病倒在床,安静的沉入梦乡,那边乌海也到了蓉城机场。

    袁州的请假条早就给周佳和申敏那里备下了两张,防止有突发情况,毕竟在袁州看来,请假条要亲自写才有诚意。

    不过备下的请假条只写了今日有事,无法营业需请假一天,所以这样的情况下自然需要周佳解释一番。

    而周佳这事也做的很好,认真的安抚好了前来吃饭的食客,并认真的说明理由。

    这下子倒是收到了一堆东西,是的一堆东西,这些都是食客们听说袁老板病了来送的一些水果礼品。

    还有周边邻居的一些小东西,这可是袁州第一次生病,大家都很是关心。

    并且根据早上的情况预料,中午或者晚上还有许多人来看袁州。

    这一早上周佳就收了一大堆,根本拿不下。

    “小姑娘,这东西就放我这里吧,等小袁醒了我给他送店里去?!笨谒祷暗氖俏褰鸬甑孽私磐趵习?。

    他刚刚也来看了看,毕竟袁州小店这么晚没开门,又听人说袁州病了他自然要来看看。

    一来就正好看到周佳愁眉苦脸的对着一地东西发愁,这才开口。

    “好的,谢谢王老板,那就麻烦了?!敝芗咽侨鲜锻趵习宓?,毕竟她在这里上班也挺久了。

    “客气什么,就不知道小袁病的怎么样,看医生了没?”王老板边帮忙搬东西,边问道。

    “老板说他吃了药,估计是药效发作睡了,没看医生?!敝芗研睦镆埠苁堑P牡乃档?。

    “小袁就是爱逞强,光吃药怎么行,至少得去医院看看才行?!蓖趵习宓P牡某糯盎Ы舯盏亩タ戳丝?。

    “我今天都会守在这里的?!敝芗讶险娴?。

    “也好,有个人看着也好?!蓖趵习逄玖丝谄?,没再多说。

    乌海到桃溪路的时候正好是早上十点,这个时间午餐时间也没开始,他倒是不着急了,而是拿着一大包东西向着街头的垃圾箱那里转进小巷子去了。

    “小海你去哪?”拉着箱子的郑家伟出声叫住了乌海。

    “我去看看面汤?!蔽诤R涣橙险?。

    “好,那我先去整理整理画室,你一会是回来还是去袁老板那里,我给你钥匙?!敝<椅暗?。

    “当然是去圆规那里?!蔽诤O攵疾幌氲乃档?。

    去了小山村几天再次遗忘手机的乌海并没有打开手机,也就不知道袁州没开店的事情。

    “好?!敝<椅暗阃?,然后拉着箱子回画室去了。

    而这边郑家伟则是拎着一大口袋的东西去了后门找面汤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