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最先闻到香味的是陈维,毕竟其他不说,就是闻酒这点,就是狗鼻子的乌海都有所不及。

    “嗯,香味很好闻?!毙∷导业阃吠?。

    面前的啤酒白色的泡沫未见消退,但啤酒的酒香味却越来越浓,混合在带着点冷意的空气中让人有些醉意了。

    “咕咚?!毙∷导也痪心?,直接喝下一大口。

    酒一入口先是冷冷的感觉,一入喉却立刻热了起来,酒香混着金色麦子的香气一下子冲入喉咙。

    “呼,不错?!毙∷导衣冻鲆桓鲂⌒〉奈⑿?。

    小说家说完,再次喝了一口。

    这次入口的感觉更加好,好像身体被打开了一般,一口下去酒液在嘴里漫出香味。

    酒是冷的,身体却是热的,酒气一下子好像就上了脸,小说家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头脑也一下子热乎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暖和了起来。

    是那种温温和和的暖和,而且是由里到外的暖和。

    “好喝,不像那些熟啤有股子去不掉的涩味?!币慌砸惨丫鹊某挛阃?,一口喝下小半杯。

    在陈维看来,这酒一入口先是略带些苦味在舌尖上散开,还没来及觉得苦,酒香味就出来了,一下子占领了口腔,咽下去后,嘴里感觉非常清爽,口感极其好。

    “果然袁老板的酒就是好喝?!背挛底庞趾攘艘豢?,这下子这杯又去了一半,就剩一小半了。

    “啊?!闭獯魏认缕【坪?,陈维忍不住出声赞叹了一下。

    “酒液清爽,一点不涩,酒香浓郁,麦香也好闻,还有股子新鲜的味道,极品生啤?!背挛畔卤?。

    “确实不错,以前一直觉得啤酒又苦又涩还酸,这酒虽然也苦,但是不酸也不涩,这苦味喝着还挺有感觉的?!币笱乓残】诤攘税氡?。

    “啤酒不错?!苯详卣飧鼍乒硪驳阃?。

    “唉,又被超过一样?!钡故且慌缘姆胶惚卟欢系暮茸?,边皱着脸念叨。

    “哈哈,你就放心吧,你是不可能超过袁老板了?!背挛恍Φ?。

    “瞎说什么大实话?!狈胶忝缓闷目戳顺挛谎?。

    “不跟你多说,申敏再来一杯,这以后可就是我的杯子了?!背挛闷鹨坏尾皇5目毡?,大声道。

    “是的,袁老板说了,这杯子以后专属于大家个人?!鄙昝舻阃?,解释了一句。

    这也是她前面忘记说的。

    “这倒是好,有个属于自己的杯子,感觉更加好了?!苯详赜行┫勰?。

    “这还不错?!币笱畔氲娇套抛约好值谋哟娣旁谠菪〉?,一时有些脸红。

    “这主意好,我也得模仿模仿,订做几个杯子?!钡故且慌缘姆胶愫苁翘沟吹乃档?。

    “啧啧,生意人?!毙∷导夷训每?。

    “放心,我肯定先取得袁老板同意,毕竟我这可是模仿了袁老板?!狈胶愕?。

    “行了,喝酒,再给我倒一杯?!苯详刂缸旁?。

    是的,方恒并不在直接对着扎杯喝,而是一起从小说家那里要了个杯子,这样才能分着喝。

    “来来来,为了啤酒咱们干一杯?!背挛米胖匦侣系谋?,一脸高兴的举杯。

    “干杯?!奔溉艘炜谕乃档?,然后开喝。

    有了啤酒的袁州酒馆感觉更加热闹了起来,以前喝酒是你争我夺的品,现在则是热火朝天的拼起酒来。

    啤酒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人更加放得开,气氛更加热烈。

    ……

    酒馆的夜晚已经过去,而乌海那里开始了新一轮的挑食。

    “我不吃,我拒绝,我不要?!蔽诤H?。

    “小海你多少吃点?!敝<椅暗?“你已经一天没有进口一点东西了?!?br />
    之前乌?;钩匀飧珊凸?,但自从画了《这才是生活》之后,连肉干和果脯都吃不下了。

    乌海置若罔闻,表示没有听见,都说极于情,寄于画,很多时候,画一幅画,也会对画家本身的情绪产生影响。

    当然,这只是说的其他画家,乌海现在状况并非如此,他单纯的只是挑食,不想吃。

    “小海来?!敝<椅昂敛谎岱车脑俅伟讯鞯莞诤?。

    要说郑家伟就是厉害,一开始乌海发火,然后发怒,到现在已经无奈了。

    “现在我除了圆规的东西,其他什么也不吃?!蔽诤L稍谑鞲?,此时好像一条死鱼。

    “那我们赶紧回去了?!敝<椅暗?“我收拾东西,明天我们就回蓉城?!?br />
    原本认为乌?;岷芨咝?,但哪知道乌海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摇头:“不行,这次采风还没有结束?!?br />
    “原定计划一周,但我们已经呆了半个月了?!敝<椅奥砩咸鲆淮蠖咽?“而且我们这半个月,包括《这才是生活》,已经画了七幅画,无论是时间还是产量,这次采风都该结束了?!?br />
    “采风的是你还是我?”乌海声音拔高:“我说没有结束,就是没有结束?!?br />
    “那小?;棺急复舳嗑??”郑家伟问。

    乌海抓了抓油腻腻的头发,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很烦躁,他总觉得,对于这个黔省大山深处小山村,还有一些东西,他是没看见的。

    他感觉,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他没有画,所以这才导致了他饿饿饿,也一直没回蓉城的原因。

    话分两头,相比起来袁州这边倒是一切顺利,因为冰雕视频发到网上有出名了。

    几段视频,上传到微博,分别取了这样的名字:《高手在民间,传说中的厨师》、《袁老板又双叒叕搞事情了》、《今天下午拍到的高手》……

    毕竟能够游刃有余雕刻双龙争珠的人并不对,特别还是袁州用的是菜刀。

    这个直观的来看,就算是不懂冰雕的小伙伴们也觉得很厉害的。

    “用菜刀雕冰,我感觉我的眼睛似乎出了一点问题”、“如果不是这拍摄视频晃动,还有一镜头都不变,是真不相信是真的”、“作为一个学了两年冰雕的学徒,我表示我呆了,最后想问,视频里面的人,是哪一位冰雕大师?”……

    最后一个问题,问话的是一个叫想戒书的网友,当然这网友的IP地址并不在蓉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