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二楼的步伐当中就属陈维跑的最快,几乎是一溜烟的就到了酒馆的一楼,上楼梯的时候,陈维那真是散步并做一步直接往上跑。

    “这家伙也跑的太快了,跟兔子一样?!狈胶愦沤详睾鸵笱诺孤ハ碌氖焙蚓椭豢醇挛下サ谋秤?。

    没错,方恒和陈维不过前后只差一步,方恒到的时候陈维就已经上了楼了。

    陈维一上楼就看见申敏正站在吧台,清秀的脸上满是认真,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申丫头,来来来,给点啤酒?!背挛炔患按淖?,然后道。

    “陈大哥好,啤酒每人限量五杯,喝完一杯才能点第二杯?!鄙昝羧险娴恼泻?,然后道。

    “老板说这是为了保证啤酒的口感,这是生啤?!鄙昝羲闶堑谝淮巫稣庋馑档氖虑?,所以说的有些断断续续的。

    “对了,一杯酒三百零二,先付钱后喝酒?!鄙昝艏绦?。

    “什么?啤酒还限量?”方恒他们一上楼就听见陈维这大声的一吼。

    “陈维你怕不是忘了这可是袁州小店,不限量就奇怪了?!狈胶憬踊?。

    “这啤酒就是水,用来解渴的,限什么量?!背挛唤?。

    “陈大哥,这是规定?!鄙昝羧险娴慕馐?。

    “还以为能喝个痛快?!背挛涣惩欠?,嘴里念叨。

    “哈哈,每人限量多少?”方恒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申敏。

    “是五杯,这个杯子很大的?!鄙昝襞路胶阋膊宦?,立刻拿出了那个扎杯,示意大家看。

    “不错了,一杯就得一瓶了,还是大瓶的?!币笱诺?。

    “对对对,老板说这一杯都超过大瓶的啤酒了?!鄙昝袅阃?。

    “这杯子这么小,我一口就喝完了?!背挛牧郴故强遄诺?,显然觉得这杯子并不大。

    对于能喝的人来说,啤酒只是涨肚子,不醉人。

    “不错,大小差不多?!钡故亲钔砝吹男∷导掖尤莸淖?,然后点头道。

    “不行,我得去找袁老板问问?!弊钕茸碌某挛蛔×?,起身就朝楼下跑。

    这明显就是想找袁州通融通融。

    “你说他能成功吗?”方恒下意识的问道。

    “你说呢?”姜嫦曦直接丢了白眼过去。

    “额,不能?!被耙怀隹?,方恒就知道是自己傻了,毕竟袁州是什么性格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

    “咱们没带啤酒杯?!币慌缘囊笱盼⑽Ⅱ嫉?。

    “对哦,这家伙肯定没准备多余的杯子?!苯详匾惨幌孪肫鹄?。

    姜嫦曦和殷雅是跟着方恒来的,而且事先并不知道今天有啤酒,自然只带了小酒杯用来喝郫筒酒,而这个小酒杯只能装两钱酒。

    而这个杯子用来喝啤酒显然不恰当。

    “申敏,这里有杯子吗?”方恒基本是不抱希望的问道。

    “不好意思,没有,只有三个人的杯子?!鄙昝粲行┎缓靡馑嫉乃档?。

    “我有?!币慌缘男∷导彝蝗豢?。

    “你随身带着杯子?”几人一致回头看向小说家。

    要知道他们都不知道袁州出了新酒,这个小说家自然也不知道,那么有杯子肯定是随身带着的,这就有点奇怪了。

    “要么?”小说家并未回答,而是问道。

    “要的?!苯详匾涣尘娴淖急缚葱∷导掖幽睦锾统霰?。

    毕竟小说家可不像她们女孩子,随身带着一个包,小说家明明就是空手来的,当然手里还拿着手机。

    就在这边楼上大家等着看小说家如何变出杯子来的时候,这边袁州则突然低语了一句。

    “真是蠢,申敏都在楼上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摆上?!痹菟底啪蜕下?,准备摆上那个喝酒不开车的牌子。

    是的,袁州想起了他刚刚忘记让申敏摆了,决定自己亲力亲为。

    袁州刚刚摆好牌子么多久,陈维就到了。

    “袁老板,咱们这啤酒能多点吗,五杯怎么够?!背挛豢诰椭北贾魈?。

    “不能?!痹莞纱嗟乃档?。

    “为什么?!背挛涣晨闪奈实?。

    “外面自己看?!痹葜缸鸥崭展疑系呐谱拥?。

    “什么?”陈维将信将疑的出门看了看。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但是我不开车啊?!背挛钸读艘槐?,立刻道。

    “嗯,那最好?!痹莸阃?。

    “所以我能多喝点不?”陈维一脸希望的问道。

    “不能?!痹菡绽芫?。

    “袁老板真是太无情了?!背挛涣吃鼓畹目醋旁?。

    “你在不上去,说不定就没有五杯了?!北怀挛桓龃竽腥苏饷纯醋?,袁州不着痕迹的抖了抖鸡皮疙瘩,然后道。

    “对,我下来我的酒怎么办,没有乌不要脸还有方芝麻在,不行我得看着去?!背挛⒖瘫蛔频淖⒁饬?。

    “袁老板,等我喝完酒再讨论数量的问题?!背挛涣镅痰挠只厝チ?,在酒方面,方恒是相当于0.7个乌海的。

    之所以还差0.3个,是因为在抢东西这方面的天赋,方恒并不如乌海。

    毕竟天赋这种东西,有高有低,但即使的这样,0.7个乌海,已经够恐怖了。

    袁州看着跑走的陈维,并未回答。

    陈维上楼的时候正赶上姜嫦曦和殷雅一人手里拿着一个二两的玻璃杯,一脸奇怪的看着小说家。

    但陈维可顾不上这些人,看了看自己桌上还没酒后松了口气。

    而被视线瞩目的小说家则一脸处之泰然,扬声对着申敏道:“一杯啤酒?!?br />
    “哦,好的?!北桓崭招∷导夷跻话闾统霰诱鹁纳昝?,这才回神,拿下一个写着姓名的杯子就开始装酒。

    是的,袁州酒馆里的啤酒杯写有各自的名字,当然仅限于抽奖抽到的三人。

    申敏手上拿着的就是写有小说家名字的杯子。

    “您的酒?!鄙昝舴畔缕【苹谷滩蛔】聪蛐∷导业恼男渥?,因为刚刚那杯子就是从这里摸出来的。

    “谢了?!毙∷导也⒉辉谝?,而是认真的看向自己面前的酒。

    酒杯是下细上粗的杯子,开口比较大,中间是流线型的,带着一个晶亮粗细合适的把手,名字就刻在这上面。

    杯子透亮的外壁挂着一些冻出来的冷雾,让浅金色的酒液变得朦胧起来,还有因为是刚刚倒出来,上面覆盖着一层丰富的白色泡沫。

    白色的泡沫好似雪一般,浅金色的酒液中能清晰的看见杯底有小小的气泡不断的往上升起。

    一股混合了麦子香气的酒香从广口的瓶子中散发出来。

    “这啤酒真香?!北呱系某挛滩蛔∷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