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确实如柳章预计的那样,两人在十点半就到了袁州小店外面的小街上。

    “今天热闹吧?!绷乱幌鲁稻托γ忻械乃档?。

    “嗯,确实热闹?!奔埔也幌滩坏挠α艘簧?,他开包子铺的时候,每天也有这么多人排队。

    当然显然计乙的气不是针对袁州,而是针对柳章,径直往小店走去。

    “你倒是走慢点,还以为自己是二八的小伙子呢?!绷略诤竺孀纷潘档?。

    “虽然不是二八小伙子,那你比你年老体衰的好?!奔埔彝范济换?,直接道。

    “我这是为你好,怕你逞强?!绷录覆阶飞先?。

    计乙正准备开口讽刺,柳章抢先开口“别说话,你看那边,你的刀工能到这个地步?”

    柳章指的自然是正坐在门口雕刻的袁州。

    “老子当然不行,那TM是冰,又不是别的?!奔埔叶ňσ豢?,立刻没好气的说道,这玩意莫说雕刻,拿手里都受不了。

    “冰?”柳章走进两步,一下子也发现了那确实是冰。

    袁州左手上的冰大约拳头大小,右手上拿着一把小型的刻刀,是的这次用的不是菜刀。

    要知道这也是袁州第一次用冰来雕刻,所以没有托大。

    “这小子疯了,用冰雕,不要手了?”计已皱眉开口。

    “确实疯狂?!绷略尥牡阃?。

    两人就这样说着,却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而那边被注视着的袁州却毫无感觉,他现在正在认真的观察着手上的冰块,以此来找出下刀的地方。

    “还真凉?!痹萃凶疟?,忍不住皱眉。

    冰块很凉,袁州的手温热,放在冰上不一会就把冰块融化了一些,手却慢慢变白变青。

    “先这样下刀?!痹萦沂挚级似鹄?。

    “嗞嗞”刻刀和冰块发出一些尖锐的声音,冰屑慢慢飘散,手上的冰块慢慢成型成一个小兔子的样子。

    不管是样子还是兔子的形态都很是惟妙惟肖,样貌逼真。

    袁州雕刻的速度很快,加上冰块的原因,致使他下刀的速度更加快,不快不行,因为天气慢慢暖和起来,冰块容易化。

    “看来我这雕刻还差的远?!痹菘戳丝词稚厦⑽评聿蛔匀坏耐米?,毫不犹豫的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看到袁州雕冰的,不止一个人,还有几个食客也看到了,没办法袁州小店面积小,关键还不接受预定,要想吃就得来早一点,。

    “啧,这小子要求真高?!绷赂锌?。

    “高什么,那兔子连形都不具备,刀工不行?!奔埔亦托σ簧?。

    “你这话就不客观了,袁老板这恐怕只是练习?!绷氯险娴乃档?。

    “练习这个刀工也不能见人?!奔埔壹岢炙档?。

    “你这个老小子是不是忘了,人家用的那是冰?!绷绿嵝训?。

    “就冰这刀工也不行?!奔埔抑缸拍潜蝗釉诶暗耐米铀档?。

    “懒得和你说,一会你吃了可别赖在蓉城就好?!绷履训糜行┎桓咝?。

    “哼,还不知道面点怎么样呢?!奔埔业?。

    “行了,可以排队了,排队去?!绷轮缸乓丫腥伺哦拥囊髑?。

    “你付钱?!奔埔彝蝗凰档?。

    “哈?你小子坐着会长的位置,这点钱都没有?”柳章捂着钱包一脸警惕。

    “你请我来吃,自然你付钱?!奔埔依硭比坏乃档?。

    若是这个时候是其他人,那自然就会答应付钱了,毕竟是自己请客哪有别人付钱的道理,但柳章是其他人吗?显然不是,是以他很是自然的说道。

    “但你比我有钱,我给你这个情报都没收钱?!绷碌溃骸拔颐枪叵岛?,所以这一顿就让给你付钱了?!?br />
    “行行,要是不好吃,你就别想再去我家吃饭,过年也不行?!奔埔冶黄?。

    “放心,不可能的?!绷潞敛坏P牡乃档?。

    “排队?!奔埔宜低昱诺搅肆碌那懊?。

    而柳章做出一副大气的样子,让出位置。

    “呵呵?!奔埔乙丫恢浪凳裁戳?,人不可貌相,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看来我这冰雕还得练习?!痹莶蛔藕奂5目戳丝垂鄄斓母詹趴醇氖晨?,记在了心中,然后起身。

    再次看了看垃圾桶里的兔子,又看看自己的手,干脆的收起了刀,回了厨房,准备中午的食材去了。

    打开水龙头,里面放出来的是凉水,袁州的手放在水下冲着凉水,顺势慢慢的伸展。

    要知道袁州现在的手已经被冻的青白了,直接用热水对手不好,先用凉水洗更能活血。

    对于厨师来说,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袁州认真的准备着食材,门外赶来的食客也越来越多,后面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长龙,还拐了好几道弯。

    “人真多?!奔埔抑迕?。

    “当然,听我的早来没错?!绷率晨筒煌钥?。

    这个样子和在袁州、乌海面前表现出来的高人宗师风范相差甚远,应该说一点不像。

    计乙对于这样不要脸不要皮的柳章自夸已经很习惯了,向后看去。

    人群吵吵嚷嚷的,不过还好边上有排队委员会的人在维持秩序,还有人发放热水,还挺和谐的。

    “都这么多人了,你们就别排了,估计今天是轮不到了?!迸旁诤竺娴氖晨投宰徘懊娴氖晨偷?。

    “我轮不到你不是更轮不到,你还排着干嘛?!鼻懊娴氖晨妥返?。

    “我可不是来吃东西的,我就是来看看袁老板的?!焙竺娴氖晨鸵槐菊乃档?。

    “对对对,你看咱们这早就超过平时的号码数了,今天是没机会了?!绷⒖逃惺晨涂己鲇?。

    “得了吧,我也是看袁老板的,你们后面的才是别排了,肯定见不到?!?br />
    “怎么会,我是记者,我是来采访的?!?br />
    “我是粉丝我来给袁老板加油?!?br />
    “我想看看幸运饭?!?br />
    自从前面的人起头说起后,后面排队的食客都开始了这样的争夺,就希望别人赶快离开,这样自己吃到的机会就又多了些。

    然而说的人很多,但离开的人却没有,都抱着吃不到看看也好的心态。

    袁州回来的第一天中午,很是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