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技师走后,袁州按照惯例,先去菜场买了用来雕刻的菜,然后才回来准备练练手。

    而另一边柳章也一早就出门了。

    “老计,今天有好戏看?!绷吕吹郊埔蚁麻降木频?,兴趣盎然的邀请计乙看好戏。

    好戏,这个词语在现在表示的事情,但柳章口中的好戏,真的就只是这个词语本来的意思,柳章定了一张去看川剧的票。

    全国戏曲三百多种,而传统剧目更加是数以万计,然而早几年是曲艺界的荒漠,很多戏曲失传,更多的小戏曲种类,也只在茶馆,靠几位老人支撑着,老人驾鹤西去,不少东西就直接埋进土里。

    就好像一位柳章和计乙共同的好友,是陕省戏剧协会会长,致力于?;ざ斯?、碗碗戏和眉户戏,但效果微乎其微。

    一种能够传承上百年的戏曲,必定是有美的地方,虽说世界上美的东西太多了,一生不重样的看也看不完,但想想也是挺遗憾的,不少戏曲之美在人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失传了。

    “没兴趣?!奔埔也皇窍ё秩缃?,简单来说就是不想跟柳章搭腔。

    柳章不气馁,因为这几天,在等袁老板开店的时候,每天他都会弄出点新花样,然后计乙冷漠拒绝。

    “今天就是第八天了,柳章你是不是和那袁厨师商量好,一起糊弄我?!奔埔业鹊貌荒头沉?,随着时间越长,他对于那超过他的千丝馒头就越来越怀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柳章道。

    但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样,计乙霹雳啪啪一堆就冒出来了:“经常,从小开始你就骗我绞绞糖,长大一点你就骗我零花钱?!?br />
    “那一毛几分的,老计你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在乎这个?太斤斤计较了?!绷禄氨蝗舜链┝?,丝毫没有觉得尴尬,反而说计乙斤斤计较。

    “好好好,这些是斤斤计较,那小师妹呢?小师妹明明是在我们中间摇摆不定的,结果你告诉我,我没希望了,小师妹有喜欢的人了,这是不是大事?!奔埔以剿祷鹌酱?。

    “关于这件事是比较复杂的,老计从狭义上来看我的确是骗了,但从广义上来看,我是帮了你,你看你现在家庭美满幸福,子孙满堂其乐融融,再看看我孤家寡人的?!绷抡庹抛?,能够把白的说成是黑的。

    计乙不想跟这种没脸没皮的讲话,况且听到孤家寡人四个字火气也消了很多。

    柳章连语调都没变,继续道:“这次川剧是梅永娥大师办的?!?br />
    计乙神色一动,梅永娥。

    因为早几年的荒漠,现在国家?;ご澄幕?,虽说看的人不多,但自古以来,戏曲都是有人追捧的,川剧可是大类别,更何况这次演出的是一位川剧名家,票都是以邀请的形式发放的。

    柳章看上去挺穷,实际上真的很穷,不过在外面名声还是有的,所以搞到了两张。

    “老计有没有兴趣,我记得你年轻的时候,一直想看梅大师的表演?!彼底帕禄拱汛г诙道锏钠蹦昧顺隼?,在计乙眼前晃荡。

    计乙脸色变幻不定,内心纠结万分,最终还是没有抵挡梅永娥的《五行柱》,咬牙答应了:“我答应是因为尊敬梅大师?!?br />
    柳章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但看脸上的表情,计乙好想飞起一脚踹他脸上,只不过已经年过半百,实在是有心无力。计乙在内心嘀咕,如果他再年轻十岁,哪怕是五岁,也要动手打死他。

    两人做好准备,打车前去,准确说还要去车站做长途车,地址是在蓉城下属的区县。

    川剧大师出戏,也不会邀请太多人,所以场地并不是大,反正就在柳章和计乙要到的时候,突然一个电话响起。

    柳章接通电话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点头点头,最后挂断电话,猛然转头看着计乙,把正在想事情的计乙吓了一跳。

    计乙回神,也恶狠狠的瞪了回去,问:“什么事?!?br />
    “本来是有一件事的,但想了想,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说了?!绷虑崦璧吹牡?。

    什么鬼,说话说一半的人,和透剧的人,一样非常非常讨厌。

    柳章摊了摊手道:“这件事情虽然和你有关系,但出于朋友的关心,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为好?!?br />
    计乙直勾勾的看着柳章,他觉得柳章这样说绝对就是故意的,什么叫和你有关系,但还是不知道为好,这简直是,更想知道了,所以从计乙牙齿里蹦出两字:“快说!”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刚才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袁老板回来了,今天还弄了早饭?!绷碌?。

    袁老板回来了,也就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可以吃千丝馒头了。

    之前说过,梅大师的演出地址是蓉城下属的一个区县,坐车过去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然后演出时间安排是下午三点入场,现在出发时间刚好,可如果要去袁州小店吃一顿午饭,时间太紧了,根本赶不上。

    毕竟到那个区县了,还要找地方,验票等等七七八八的事情。

    而如果是看完了,再回来吃饭,六点半结束,就算是马不停蹄的往袁州小店疾驰,还不算堵车什么的,九点钟都不一定能到,也太晚了。

    总结出来,袁州小店吃饭,和梅大师的戏剧就只能选择一样。

    如果不知道,就两全其美了,今天计乙和柳章一起去看梅大师,明天吃千丝馒头,反正袁老板就在这里??晌侍獾墓丶?,计乙知道了,关于面点,在计乙的优先选择上面,是最优先的,哪怕是梅大师的表演,哪怕是难得一遇的梅大师表演。

    计乙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面点耽搁不得,所以才会一听消息就马上赶回蓉城。说起来计乙这就叫轴,明明缓一天,就可以看完梅大师,再去袁州小店,但偏偏不开窍。

    但也或许,就是这种轴的工匠精神,才能让他成为面点大师。

    可不就像柳章所说,这件事情还是不知道的为好,被柳章气得够呛的计乙,最终还是打车,往袁州小店驶去,面点第一位。

    “现在我们去袁州小店时间,差不多十点半左右就能到,然后排队,中午吃上应该是没问题的?!绷录扑闶奔?。

    计乙完全不想和柳章说话,闷闷不乐的闭目养神,并且在心中嘀咕,放弃了梅大师表演来尝试的千丝馒头。

    希望不要让他失望!

    ……

    ps:月末了,求个月票、推荐票,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