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一露脸,排队的食客立刻有了更热烈的反响。

    “袁老板早上好,我tm想死你了?!?br />
    “泰国好玩吗,袁老板玩的怎么样?”

    “袁老板看这里,咱们拍照发朋友圈,你最近可别再出去了,咱们还是要挣钱开店的?!?br />
    看有人拍照,袁州习惯性的挺直脊背,脸上的表情也是很固定的严肃,这就叫范儿。

    “袁老板袁老板我觉得你是不是晒黑了?”

    “不过这样也很帅?!?br />
    “对,袁老板是最帅的?!?br />
    一个礼拜没见袁州,还有胆子大的女食客调侃起了袁州。

    当然这是因为姜嫦曦不在的缘故,并没有多大的战斗力,而袁州则脸色不变,微微点头,欣然接受了夸奖,然后转身回了店里。

    这时候周佳及时走上前来,开口道。

    “各位,早餐时间开始了,请前面的入内用餐?!敝芗训?。

    这话一说,排前面的人一下子就朝着小店内涌进去。

    今天排在第一个的是马志达,他一坐下就舒坦的舒了口气“哎呀,今天居然是我第一个,不是乌不要脸?!?br />
    “可不是,没想到乌不要脸现在还没回来?!甭驳阃吩尥?。

    “别管他了,我都要饿死了,佳佳早饭来一份清汤面?!北呱系氖晨投宰胖芗训?。

    “对对对,先吃饭,来一份清汤面套餐?!绷硪桓鍪晨鸵部嫉悴?。

    “今天我也奢侈一回,我也要清汤面套餐?!庇行砭貌怀缘氖晨途龆ㄉ莩抟幌碌?。

    不一会首先进来的十二个食客就点完了餐,焦急的坐等上餐,一时之间只听见袁州煮面的水开的咕咚声,很是安静。

    这场面真是排排坐等果果吃,大家都翘首以盼的等着吃袁州回来的第一餐。

    在袁州没开店的这几天,魏薇和父亲闹了很大的矛盾,现在好像在冷战。

    有食客说,如果袁州小店开着,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也有人嗤笑,说袁州小店又不是上帝的旅舍,什么时候都参与进来。

    话糙理不糙,袁州小店是生活,但生活却不是袁州小店。

    但不可否认,小店是很食客生活,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比如周佳。

    店里除了袁州和一早来上班的周佳外,还有勤奋学习的程技师,他站在固定的位置,认真的看着袁州做面。

    人送外号——门神程。

    十二个人的面,而且还是提前准备好的材料,是以不过五分钟的样子,袁州就已经做好了一半。

    “袁老板的速度还是这么快?!钡谝桓龆说绞稚系穆碇敬锔锌?。

    “当然,袁老板是最快的?!甭烂赖暮攘艘豢谔?,肯定的道。

    只是漫漫这话一出,马志达差点没忍住把刚刚喝的面汤喷出来。

    “漫漫你怎么知道袁老板快?瞎说啥大实话?!北呱系氖晨褪歉瞿械?,立刻瞪大眼惊讶的看着漫漫。

    “对啊,你别乱说,作为一个男人,可以短,可以细,不能快?!绷硪桓鍪晨秃吡艘簧?。

    不过也有食客看了看袁州,然后偷笑的。

    见店里食客都一副调笑的样子,漫漫终于明白过来,脸颊通红立刻解释道。

    “你们想什么呢,我是说袁老板做菜又快又好?!甭笊?。

    “嗯嗯,知道,袁老板当然很好?!甭碇敬锏阃?。

    本来马志达想跟着调侃的,但看袁州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清汤面,毕竟吃饭皇帝大,还是放弃了这样诱人的想法,规规矩矩的说道。

    而袁州对于这些讨论则是充耳不闻,默默的做面,当然他要不是试图在漫漫碗里加上一些魔鬼辣椒就更有说服力了。

    也幸好漫漫是排在第二个的,早就吃上了自己的清汤面。

    毕竟快不快这样的问题,袁州自认为他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

    早餐只有一百份,比起午餐和晚餐来说自然结束的更快,而吃到早餐的食客自然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没吃到的也放下了心,只要袁老板回来了,自然能吃到,大不了中午再来排队就是了。

    这就是其他食客的想法。

    有时候倒是不一定要吃,只要看到袁州又开着店门,就有一种满足感。

    好像看到袁州小店开门关门都变成了一种习惯,有人研究算命,甚至说袁老板的店,是气运店,杂七杂八一堆分析,最后结论开了运气会好。

    这玩意就玄学了,气运再好,玄不改命,该是非酋还是非酋。

    早餐结束后,周佳脸上带着笑容和袁州道别,而程技师则留了下来。

    “怎么了?”袁州看程技师没走,出声问道。

    “袁师傅您在泰国感觉如何?!背碳际┖竦牧成下冻鲆桓鲂θ?。

    “还行?!痹菹肓讼胩哿撕眉柑斓亩亲?,淡淡道。

    “最近越南有个美食大会,您去吗?”程技师道。

    “不去?!痹萘⒖叹芫?。

    开玩笑,他的胃才刚刚开始好,现在再去一趟美食荒漠国家,恐怕今年都不能好了。

    “你接到了邀请?”袁州突然问道。

    “是的,我是那里的主评委?!背碳际Σ缓靡馑嫉乃档?。

    毕竟在袁州面前说是美食大会的评委,程技师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颇有一种班门弄斧的感觉。

    要知道袁州不管是手艺还是对食材的见解都高出他许多。

    “挺好的?!痹莸阃?。

    “谢谢?!背碳际π坏?。

    “这是你自己的本事?!痹萑险娴乃档?。

    “是您教的好,谢谢您?!背碳际λ嫡饣暗氖焙?,很是认真,道谢的时候认真的弯腰,直到九十度。

    对于程技师的弯腰道谢,袁州并没有躲开,他受得起。

    “嗯,这几天没有新菜?!痹萃蝗坏?。

    “谢谢袁师傅?!背碳际Υ笙?。

    是的,程技师对于去不去越南的美食大会纠结的地方就在这里,要是他一走,袁州出了新菜他看不见不就亏大了。

    但他不敢说,也不能说,毕竟袁州说过他不是他的徒弟,但现在袁州自己这样说,程技师心里很是感动。

    “行了,快走?!痹葜迕?,然后挥了挥手。

    “好的,那我到时候给您带越南的礼物回来?!背碳际α成洗糯蟠笪⑿?。

    “不用,好好准备大会?!痹莸?。

    “您放心,绝不会给您丢人的?!背碳际ΡVさ?。

    “嗯?!痹莸阃?,并未多说。

    “袁师傅,要是你这几天要出门,您可以叫他来接您?!背碳际δ贸鲆桓龅缁胺诺搅俗郎?。

    袁州看了看桌上的电话号码,又看了看程技师,没说话。

    “这是我徒弟的号码,他这几天没事做,您要是有事尽管叫他,他车开的很稳?!背碳际θ险娴乃档?。

    “好?!痹莸阃?,并没有拒绝。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再见袁师傅?!背碳际菝痪芫苁歉咝?。

    “一路顺风?!痹莸?。

    “好的,再见?!背碳际ψ叩矫趴谠俅位赝坊邮?。

    直到程技师远去,袁州才拿起桌上的电话号码上了楼。

    “倒是很有心?!痹莅押怕敕诺搅舜餐饭竦某樘肜锩?,念叨了一句。

    袁州虽然不会叫人来做事,但程技师这样的举动却很是用心,虽然没做成袁州的徒弟,却是真的把袁州当做师傅在尊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