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的资料很全,小刑因为不全认识,看的很慢。

    资料里有八卦,有正式的视频采访,也有写得天花乱坠的文字采访,就像一个明星,不是小刑所想的有点名气,而是大大的有名气。

    “真的看不出来,原来还是一个名人?!毙⌒谈锌?。

    小刑的感叹,主要是他觉得袁州除了闷骚之外,非常和善,一点架子都没有。

    移动鼠标,继续浏览,随着小刑看到的东西越多,心中就越发的震惊,特别是当看到袁州小店在网上摆出来的菜单价格,那家伙那真是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真看不出来,小袁是一个心底都黑的人?!毙⌒膛淖判乜?,表示受到了惊吓。

    小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泰国的消费,实际上大多数泰国人平均一顿饭仅仅是二十泰铢左右,也就是才相当于软妹币两三块钱。小刑生活开得好些,平均下来一顿也不会超过一百泰铢。

    他也吃过炒饭,小刑真的很难以想象,近一千泰铢的炒饭是什么样子。

    与此同时,小刑也突然反应过来,这样算来,他中午那一顿,简直是赚翻了。

    “三碗粥,一个荤菜,一个素菜,看样子还是新的,菜单上面没有的?!毙⌒淘谛睦锵赶傅呐趟?。

    “卧槽,感觉吃下了一个月的薪水?!毙⌒瘫壤凰愕耐范继哿?,然后发出了这样的庆幸,幸好不收钱,否则白干。

    “这个袁老板的手艺这么好,难怪生意这么好,我要是能学到就好了?!毙⌒滩挥上氲搅苏飧?,露出一脸向往的表情。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小刑一开始是看袁州的资料,后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萌萌的直播。

    之前说过萌萌自从开始直播袁州小店以来,良性循环的关注越老越高,然后直播设备是更新换代了,很清晰。

    清楚的拍下袁州所做美食,特别是萌萌吃东西一点也不淑女斯文,加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更加有胃口。

    小刑仿佛打开了一道新的大门,忘记时间……

    第二天。

    小刑顶着一对熊猫眼,来到了酒店大堂前。

    袁州并没有预定送机服务,所以小刑需要一早就赶来,以免错过。

    昨晚就收拾好了,所以一接到小刑的电话,袁州倒是不意外,提着行李下来了,而一上车就注意到了小刑明显的黑眼圈。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痹荼纠聪胨狄痪淠昵崛艘谥?,后来话到嘴边吞了回去,变成了普通的询问。

    小刑摆了摆手,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昨晚看视频,忘记时间了?!?br />
    “你真够拼的?!痹莶挥伤?。

    小刑欲言又止,为了不暴露,还是没说什么。

    “小袁你肯定不知道,这个厕所是为了纪念一个伟人修建的?!毙⌒瘫呖?,边说着。

    很好,纪念伟人修建厕所,真的很多时候袁州真不理解,泰王死了,挂遗相在各大商场,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新任泰王,也要把相片挂着?

    这真的没问题?

    车辆疾驰,开往机场。

    泰国曼谷有两个机场,一新一旧,而国际航班多数都是在新机场,相反旧机场都是泰国国内航班。

    袁州来的时候就达到的是新机场素万那普,素万那普是泰文音译,具体是什么意思就不多做解释了,它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机场,同时也是世界上建设周期最长的机场,可以说是整个曼谷最国际化的建筑了。

    最大,建设周期最长,是泰国人的骄傲。

    但袁州听完之后,喃喃自语:“最大的机场是值得骄傲没错,但建设周期最长,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这不是充分代表了效率慢?”

    “是不是觉得素万那普这个音译很奇怪,其实在泰文里面……”

    小刑各种表现,在送袁州来的路上就各种解说,没有遗漏,就连机场都想拿出来絮叨絮叨,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袁州打断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的美食基金用下来,他真的对泰国的东西一丁点兴趣都没有,这不连一点手信都不想带回去。

    “真的不想在泰国再玩两天吗?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的?!毙⌒桃丫恢勒馐撬约旱诩复沃馗凑饩浠傲?。

    袁州一点不为所动,好不容易熬完了,怎么可能还呆在火坑里。

    小刑见此,退而求其次一脸期待的问道:“那袁老板你什么时候把店面开到国外来?”

    “没时间?!痹莨系幕卮?。

    开分店,或者是连锁店,加盟店,这是餐饮的发展大趋势,但袁州小店就不会这样。毫不客气的说,乌海、姜嫦曦、凌宏、魏薇父女等人会经常来小店,就是因为袁州的手艺,如果说换个厨师,哪怕是手把手教出来的,恐怕都不会如此买账。

    “小袁你没时间没关系,你可以教我,我来代替你用华夏美食,征服泰国?!毙⌒叹醯谜飧鍪焙?,他有必要挺身而出。

    “我不收徒弟?!痹莸?。

    连程技师袁州都没收下,更别说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小刑。

    “不收徒弟,那这样?!毙⌒炭戳艘谎墼莸男欣钕?,道:“要不你把我打包装到箱子里,我也想去华夏走走看看吃吃?!?br />
    袁州双眼一瞥:“不要女朋友了?”

    “可以把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带走,我们可以在店里帮忙,不用给工资,管吃管住就行了?!毙⌒痰?。

    “那你们工资要求还挺高的?!痹菸叛曰卮?。

    “?”小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管吃管住,不说吃,如果袁州管吃的话,就算每顿都是蛋炒饭,一天两顿376,一个月下来服务员的工钱都是一万出头。

    “要不然,不包住也可以,只包吃就行了?!毙⌒探档吞跫?。

    袁州摇头:“目前没有这方面的需求?!?br />
    “行了我要登机了?!痹菀膊涣牧?,挥挥手。

    小刑就看着袁州的背影,眼中饱含不舍,他还想再吃一顿袁州做的东西。

    “等等,小袁等等?!?br />
    小刑追上了袁州,袁州停下脚步,看着前者,这又是要干什么?

    “小袁你的店是在什么地方,把地址用微信发给我,我想起来了,我可能在下周或者是下个月有事要去华夏?!毙⌒痰?。

    袁州把小店地址用微信发给了小刑,然后又寒暄了几句,这次是真的走了。

    终于搞定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吃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