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额……”小刑瞬间无语,因为他觉得袁州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走吧?!痹萁嵬暾?,看小刑还愣着,招呼了一声。

    “好的,来了?!毙⌒谭从?,立刻走向袁州。

    “不过,袁大厨这么难吃你怎么吃下的?”小刑一脸好奇的看着袁州问道。

    那鸭子首先来说太油腻了,一点也没有袁州做的这么……吃着舒服。

    小刑不了解,所以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最终也只能用吃得舒服来形容。

    要知道吃过袁州做的饭菜后,刚刚这顿烤鸭对于小刑来说简直是味同嚼蜡,他只是吃了点白饭和一点点菜,根本没吃饱。

    而其余大部分就被袁州吃完了,再一想袁州这几天都吃了很多,还都这么难吃,小刑顿时对袁州的味觉感觉震惊了。

    “不会是吃不出味道吧?!毙⌒叹斓目戳丝丛?。

    “我味觉很灵敏?!辈挥每丛菥椭佬⌒淘谙胧裁?,淡淡的说道。

    “那……”小刑道。

    “取长补短?!痹菁蚪嗟乃档?。

    “这么难吃有什么可补的?!毙⌒滩唤?。

    “走吧?!痹葑叱龅昝?,并未回答小刑的问道。

    因为在袁州看来,再难吃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所以多多了解还是必要的。

    “那我现在是直接送你回去还是去哪里逛逛?”小刑问道。

    “去那条街逛逛?!痹葜缸旁洞θ饶值慕值?。

    “好的,不过那里批发东西的多,还有就是一些卖水果的?!毙⌒探馑档?。

    “是批发食材吗?!痹菸实?。

    “是的,是的?!闭獯涡⌒痰阃返愕奶乇鹂?。

    小刑这样子明显是想袁州去买点,然后做,接着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蹭吃了。

    小算盘打的太明显,袁州一下子就看出来了,直接说道“我去看看,不买?!?br />
    “哦?!毙⌒逃械隳?,但还是认真的带路去了。

    小巷子就在唐人街道的中间部分,因为人多的关系,两人走了十分钟左右才到。

    一进去里面的叫卖声更多了起来,而且夹杂着一些中文的声音,基本都是价格和东西。

    巷子开头是水果,袁州并没有多看,这几天吃的也不少,所以袁州直接进去看的批发市场。

    第一家就是卖干货的,边上堆满的小的虾干之类的海产品,这时候袁州突然开口了。

    “这个虾干用来炒新鲜的韭菜加点红色的小米椒一起大火快炒,味道是不错的?!痹菀槐菊?,用小刑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吃起来会有股海鲜的鲜美,因为韭菜本身有点刺鼻的味道,但是和干虾的腥味一综合倒是变成了鲜味,加上这是干虾,肉质吃起来比较有嚼劲?!痹萁幼潘档?。

    “袁大厨你说这个干嘛?!毙⌒淌咕⒀柿搜士谒?,然后问道。

    “说说我对食材的处理?!痹菰频缜岬乃档?。

    “哦?!毙⌒堂嗣鲎诺亩亲?,极为幽怨的点头不出声了。

    接下来袁州又一连说了三个菜的做法,把一旁的小刑馋的口水连连,简直想和袁州绝交。

    “袁老板我送你回酒店吧,其实曼谷的晚上并不那么安全,特别你又是外地游客?!毙⌒萄纤嗟乃档?。

    “好,可以?!痹菘戳丝刺焐?,又看了看时间,点头了。

    “好,我们这里回去吧,这条路近?!毙⌒讨缸帕硪惶趼匪档?。

    小刑是绝不会再走回头路的,毕竟万一要是袁州再次开始说其他菜的做法,小刑就不敢保证会不会生啃那些食材了。

    “好的?!痹莸阃?。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走了一段时间,小刑突然开口“没想到小袁的口才也挺好的?!?br />
    这话小刑说的有些咬牙切齿,光说不做,有球用?

    “还好?!痹萸榈?。

    袁州保证他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试试自己对于食材的了解,绝对没有要看小刑流口水的意思。

    回去的路上很是顺利,因为时间的关系倒是也不堵车,一个小时就到了袁州住的酒店。

    “再见?!痹荻孕⌒痰?。

    “真的不再呆两天?其实还有很多好玩的?!毙⌒涛实?。

    “不了?!痹菀⊥?。

    “回吧,晚上不安全?!痹莼故羌堑眯⌒谈崭账档幕暗?。

    “那我明天来送你?!毙⌒痰?。

    “不用了,我没订送机,再见?!痹菀⊥?,然后挥手再见,回身往酒店里走去。

    “再见?!毙⌒碳菥芫辉俣嗨?,也挥手道别。

    而回到家里的小刑,立刻自己弄了点米来熬,然后熬出来的东西,用俗话来形容就是——“两个人吃饭”。

    简单来说太清了,全部都是米汤,吃的时候,人脸就会映照出来,也就是所谓的两个人吃饭。小刑连忙摇头,清汤寡水的,一点也没有米香味,没错就是米香味,中午吃袁州弄的,感觉哪哪都香。

    “不对,小袁弄东西那么好吃,肯定是很有名气的厨师?!毙⌒掏蝗幌氲揭坏?,如果做横向对比的话,比他曾经吃过的一家米其林两星店还要好吃的多。

    是以小刑开始用泰国的搜索引擎查找,然后没有搜索到一点资料,小刑愣住了。

    “网上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真的是普普通通小厨师,难不成现在华夏的厨师都这么厉害了吗?”小刑三观都有些毁掉了,愣了好一会,才穆然想通,袁州是从华夏来旅游的,肯定是在华夏出名。

    于似乎,小刑捣鼓了半天,又是找朋友,又是找同事,才翻墙登上了华夏的搜索引擎,然后搜索,结果出来一啪啦——

    “华夏天才厨师袁州,对于菜品质量的追求?!?br />
    “厨师界的奇观,谁说大厨师的店一定要高大宽敞,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小店大厨师,袁州的内心世界?!?br />
    “震惊,天才厨师袁州,竟然不让食客打包外卖,原来原因是这样!”

    “袁州:为什么当厨师?一开始和大多数人选择相同,为了生计或者是其他压力的选择,然后时间久了感觉,当厨师还真有一点意思,渐渐就喜欢上了,后来就难以遏制的,想要在这条道路上做出点什么成就?!?br />
    ……

    满满当当整个都是关于袁州的报道,小刑开始认真的解读。

    ps:求票~月票、推荐票都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