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而袁州的选择是,哪个都不??!

    在见识了烤榴莲后,今天的觅食行动也算是结尾了。

    “你,没事吧?”小刑看了看袁州,有些担心。

    要知道袁州刚刚吃完三条那么大的鱼后,又从街头吃到了街尾,而且是买的每一样食物都吃干净了的。

    “没事?!痹菀⊥?。

    “要不要消食的药?”小刑决定直接说道。

    “已经备下了?!痹莸?。

    “哦,那我现在送你回去?”小刑问道。

    “嗯,麻烦了?!痹莸阃?。

    说完,两人就向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没事,你可以在这里等我,我把车开过来?!毙⌒痰P脑莶皇娣?,很是体贴的说道。

    “不用,这么一点路,还要转弯,就不麻烦了?!痹莶蛔藕奂5娜嗔讼露亲?,然后道。

    “哦,那好吧?!毙⌒痰阃?。

    走路的时候,袁州有意识的放慢了脚步四处张望着,一旁的小刑倒也没发现什么,还一个劲的劝袁州别再吃了。

    “嗯,不吃,就是看看夜景?!痹莸ǖ幕馗?。

    不一会就到了小刑停车的地方,袁州还是老样子,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啪嗒”扣上安全带后,袁州的脊背不着痕迹的往椅背上靠了靠,让腰腹可以放松一下,也让已经快要胀破的肚子稍稍轻松一点。

    当然,为了保持良好的形象,袁州做的这一切都是不着痕迹而且隐蔽的,反正小刑是什么都没发现。

    接近午夜的曼谷街头不在堵车,没有了白天的繁华,反而有黑暗,不像蓉城的街道那么明亮。

    “咕噜?!痹莸亩亲油蝗痪缌业奶弁戳似鹄?。

    袁州皱紧了眉头,向窗外看去,不远处有个灯光,离近了一看,是个加油站。

    “今天麻烦你了,到这么晚,我们去加个油,顺便你可以休息一会,不要疲劳驾驶?!痹萃蝗怀錾?。

    “还好,没什么,不累的,就是吃吃喝喝而已?!毙⌒桃⊥芬恍?。

    “但,还是耽误了你的时间,前面加油站停一下吧?!痹菁岢值?。

    “油费已经包含在了导游费里的,不用另算的?!毙⌒倘险娴乃档?。

    眼看就要开过加油站,而肚子翻腾的也越加厉害,袁州脸上却越来越严肃道:“需要的,当做小费,而且那里的厕所我很需要?!?br />
    “额,好的,那就麻烦小袁了?!毙⌒烫皆菪枰匏?,这才反应过来。

    袁州是一直在拉肚子的,吃了这么多东西,自然会不舒服,转向灯一打,小刑直接把车开到了厕所的门口。

    “我去加油?!钡仍菀幌鲁?,小刑立刻道。

    “嗯?!痹莸阃?,然后快步走进了厕所。

    还好,晚间的加油站人不多,厕所不需要等位,袁州脚步如风的走进空无一人的厕所。

    “呼,还有有个加油站?!痹菪睦锴煨?。

    上完厕所,小刑那里也加满了油,因为路途遥远,等到碰到下一个加油站的时候,小刑自觉的很是自觉的开口了。

    “我抽支烟缓缓?!毙⌒趟低暧种苯幼蛄思佑驼镜牟匏趴?。

    “谢谢?!痹莶⑽炊嗨?,还是照例去了厕所。

    就这样,两人在路上一共停下了四次,才到了袁州住的酒店门口。

    “今天麻烦了?!痹莸拇缴晕⒉园?,但脸上还是一样的神情。

    “不麻烦,有事打电话?!毙⌒痰?。

    “好的,这是小费?!痹菝鲆徽乓磺г奶╊萘斯?。

    泰国是时兴给小费的,就是收拾酒店屋子的清洁人员也需要三五不时的给些小费,因为泰国本地的薪资并不高,有一半收入都是靠小费。

    “好咧,谢啦?!毙⌒搪冻龈咝说男θ?,笑眯眯的接过。

    “不客气,明天见?!痹菸潞偷乃低?,然后转身进了酒店。

    目送导游小刑的车一开走,袁州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手也抚住了胃部,唇上的苍白越加明显了些。

    “嗯,看来海鲜吃的太多了?!痹荼咚?,边快步朝电梯走去。

    因为他再次感觉到了厕所的召唤。

    灯火通明的大厅,袁州脚步快速的走在光可鉴人的地砖上,脚步快而不乱,一手抚着胃部。

    “还好楼层不高?!痹莅春玫缣莺?,松了口气。

    拉肚子不同于其他的,不可能忍受太久的时间,当电梯“?!钡囊簧允镜搅耸焙?,袁州手上已经拿着房卡了。

    越接近房门口,袁州走的越快。

    开门进门关门,走到厕所,袁州这一系列动作他做的一气呵成,速度极快。

    “有点腿软,看来得马上吃药?!痹萜鹕淼氖焙?,扶了一下墙壁,然后皱眉开口。

    是的,袁州觉得平时力量满满的大长腿稍稍有些无力,一下子就明白是拉肚子的关系,为了不影响明天的出行,袁州决定立刻吃药。

    “胃药一包,止泻药一包,再来一点藿香正气丸好了?!痹荽有欣钕渲心贸鲆淮蠖殉1敢?,然后找出要吃的。

    “这样应该可以?!痹莅诤靡┢?,然后开始烧水。

    然而刚刚把电热水壶插上电,立刻又有了来自于厕所的召唤。

    “时间怎么越来越短了?!痹葜迕?,立刻去了厕所。

    再次出来的袁州觉得吃药是势在必行的了,没等水晾凉,就直接吞下了藿香正气丸。

    “先吃这个,然后再喝冲剂,最后吃止泻药,应该会好些?!痹莞芯跸衷谒祷岸际且还赊较愕奈兜?。

    “这味道和香料的味道还挺配的?!痹菟低?,打开记录本开始记录那些小吃的味道。

    然而记录的没几句,再次去了厕所,出来后水也凉了,吃了两种药后,中间陆续跑了三次厕所后,药效才开始发挥。

    “呼,还好笔记写完了?!痹菸兆疟实氖侄加行┪蘖α?。

    毕竟拉肚子是个很耗费体力的事情。

    “还好,没把我腹肌拉没?!痹菝嗣廊挥懈辜〉亩亲?,一脸庆幸。

    “嗯,肱二头肌也在?!痹菽罅四笞约旱母觳?,很是自豪,但肚子的疼痛,让自豪的脸上,表情凝固。

    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

    药效发挥后的袁州不在十几分钟跑一次厕所,基本维持在了一小时一次,袁州很是满意的准备洗澡睡觉。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后天就回去了,真是幸运只呆一个礼拜?!痹菘醋湃占羌锹?,发出这样的感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