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街道和国内的很不一样,最不一样的恐怕就是建筑设施,而行走在街上的人了。

    “唔,五感敏锐这要是技能,要是可以关掉就好了?!痹菰俅纹磷『粑?,心里暗叹。

    是的,袁州五感敏锐,而泰国这里的不管老幼都喜欢擦些香水和画浓妆,每次走过经过的时候,都会带起一阵香风,这就是袁州感到难受的地方。

    鼻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天然的、人工的香味,让袁州觉得自己的鼻子都要失灵了。

    “先去商场里看看?!痹菘吹浇暗拇笮蜕坛?,毫不犹豫的准备转进去。

    泰国的街头还是挺热的,一进入商场,袁州却瞬间打了激灵,就跟本来很热,然后突然掉进冰窟窿一样。

    “还真冷?!痹萼止玖艘痪?,然后顺着安检的门进去了。

    “咚咚?!备涸鸢布斓娜嗽毕仁撬盗司涫裁?,看袁州没反应,又指着一块板子敲了敲。

    板子上画着一个打火机,袁州摇了摇头,这才被放行。

    “进商场也要安检,还挺安全的?!痹莼赝房戳丝匆谎?,然后才开始看指示牌。

    “看起来五六两楼才是吃的,先去看看商场里的美食?!痹菟匙欧鎏菀宦废蛏?。

    其实袁州这个时间来泰国那都是准备好的,因为曼谷这里有一家亚洲最好的餐馆,而预约到这个餐厅花了不少时间。

    “约定的时间就是后天,这两天就自己找吃的?!痹荼呖幢哒?,倒是很悠闲。

    “这家倒是有意思,又可以烤肉又可以涮?”袁州看着外面贴着的海报,露出了感兴趣的样子。

    “ONE,ONE?!痹葑叩矫趴?,重复了一个这个单词,然后服务生点头。

    “OK,ok.”服务员是个个子不高的小哥,笑着带袁州去了一张两人桌。

    紧接着就拿出了一个菜单,递给袁州。

    “看来是牛肉和羊肉居多?!痹菹却致粤朔朔?,这才开始点餐。

    “不知道这里的牛肉味道如何?!痹菀涣懔巳峙H?,然后一个羊肉,接着就是一个菌菇拼盘,还有一碟生菜。

    “OK?!痹荼然艘幌?,然后递还菜单给服务员。

    “*&*&%#@”服务员用泰文说了句什么,袁州一脸微笑的点头。

    嗯,当然袁州是听不懂,只是表示礼貌的点头。

    然后服务员离开,样子开始研究起这个新潮的锅子。

    是的,就是这个锅吸引了袁州,这个锅有一个凹凸不平的圆形平面,周围一圈有半指深的凹槽,刚刚有服务员往里加入了清水。

    而边上则有人把一些蔬菜或者肉类,同时放到凹凸的平面上面烤制或者放进清水里煮。

    “有意思,这是插电的吧,这个表面是为了防止粘锅?”袁州上上下下的研究了锅子。

    这个时候店里的客人也多了起来,这时候,袁州的身后也有人坐下了,是一对年纪比较大的夫妻。

    袁州会注意的原因是,这两人说的是普通话。

    “果然来泰国的华夏人还是很多的?!币旃龅阶约汗业娜?,让袁州觉得很是亲切,就忍不住听了一下两人说话。

    在满是泰语的地方听见自己的国语,还是有种异样的舒心的。

    “都说去吃那家龙虾,你不去,非要吃这个烤肉,一会又消化不了?!崩弦祷吧敉Υ蟮?。

    “你不是喜欢吃牛肉,这里的牛肉好吃?!崩掀牌帕⒖谭床?。

    “那我还爱吃龙虾呢?!崩弦吡艘簧?,不满道。

    “菜都点好了,啰嗦什么?!崩掀牌沤艚幼诺?。

    “说不过你,该吃药了,我去给你倒水?!崩弦锲弈?,转而提起了别的事情。

    “回酒店吃,这里我看又没有热水?!碧掀牌诺纳艟椭?,她是皱着眉头说的。

    “行了你别管,商场的餐厅肯定有热水?!崩弦晃?,拿起杯子,就往服务员那里走去。

    “导游都不在,你听不懂人家说话的?!崩掀牌糯笊档?。

    然而老爷爷不为所动,依然朝着服务员那里走去。

    “好像还真没有热水?!痹莼饭说昀镆恢?,发现不是喝的饮料就是餐厅提供的冰水。

    是的,哪怕商场的温度以及开的很低了,但餐厅里喝的也都是冰水,加了冰块的那种。

    “看来泰国人不爱喝热水?!痹菹肫鹫饬教斓氖虑?,心里暗道。

    而老爷爷那里已经和服务员说上了话,只是老爷爷说话中气十足,听起来倒像吵架。

    “热水,我说有没有热水?!崩弦恢辈煌5闹馗醋耪饩浠?。

    然而刚刚带袁州进门的那个小个子男人微笑着一直摇头,时不时的说着什么。

    “嗨,你怎么像个木头,中文会不会说?!崩弦涣称?。

    “SORRY,@#%&*”小个子男人说了句抱歉,然后又是一串泰文。

    “喝的,热水?!崩弦獯文闷鸨幼隽烁龊鹊亩?,这次服务员哦了一声,拿过了一旁的茶壶,准备帮忙倒水。

    “不是这个,我要热的,不是冰的?!崩弦俅吻康?。

    “老爷爷,我想他听不懂中文?!痹葑呱锨八档?。

    “哦,小伙子也是华夏人?”老爷爷一脸惊奇的看着袁州。

    “嗯?!痹莸阃?。

    “那你会说泰语吗?”老爷爷一脸期待的问道。

    “不会,但我会一点点英文?!痹菟档烙⑽牡挠行┎缓靡馑?,但脸上却是一脸淡然的模样。

    “那麻烦你和这个人说要点热水?!崩弦⒖趟档?。

    “好的?!痹莸阃?。

    “HOT water.”袁州想了想自己的词汇量,然后开口。

    “sorry?!倍悦娴男「缫桓碧欢难?,然后摇头。

    “咳,hot water.”然后袁州再次不停的重复这两个英文单词。

    边上的老爷爷有点疑惑的看看袁州又看看小个子服务员。

    直到袁州严肃着脸,一直重复了大约五次后,小个子服务员终于哦了一声,然后一溜烟跑走了。

    “哎,怎么走了?”老爷爷出声道。

    “听懂了,拿水去了?!痹莸ǖ乃档?。

    “哦,谢谢小哥,你一个人来玩的?!崩弦畔滦?,这才开口问道。

    “嗯,来玩的?!痹莸阃?,目光一直注意着刚刚服务员跑走的方向,心里有些打鼓。

    “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hot是热的意思,而water是水的意思,连起来就是热水,没毛病?!痹菪睦锟隙ǖ牡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