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请稍等?!痹莸阃?,然后回身做菜。

    楚枭则安静的坐着等着吃。

    “新菜是鸡尾?羽毛吗?”第二个进来的乌海自然也是先找新菜,看到名字疑惑的问道。

    “不是,是长尾羽的地方?!敝芗讶险娴慕馐?。

    “那不就是鸡屁股?来一份?!蔽诤5懔艘环?。

    而后面进门的食客也都听见了袁州的新菜是鸡屁股,这下大家就讨论了起来。

    但大多数还是愿意尝尝,毕竟鸡尾巴和鸡屁股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更何况这是袁州做的,那么就更值得尝尝了。

    尝的食客除了少部分爱吃鸡尾巴的,剩下的食客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情。

    是的,还是有人本身就爱吃鸡尾巴的,毕竟那鸡尾确实有股非常特别的香味,让人迷恋,比如很是喜欢的大画家张大千。

    毕竟现在袁州可是金字招牌,已经是袁州所做,必定好吃,不管是什么肯定都好吃。

    是以,这道失传菜品,菌烧鸡尾点的频率还是高于袁州的预期的。

    而楚枭则是保持了自己一贯的风格,吃完后,一言不发的离开,并没有说任何话。

    袁州倒是也很习惯,继续安安静静的做菜,开店。

    时间就那么过去了好几天,袁州也准备去国外了,交代好之后,自然还是需要写请假条的。

    [为了更好的为食客服务,为了与国际接轨,为了厨艺更进一步,本人狠心做了艰苦的决定,请假一周,前去泰国,吸收泰国料理的精华,为食客提供更多更好的美味。]

    袁州小店的大门上,万恶a4纸再次出现,写着请假理由,这是袁州结合现实写的,充分展现了他的无奈,自己良苦用心,相信小伙伴和食客们是可以理解的。

    一切都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不看书桌下面那厚厚的一叠,还没有用的a4纸的话,是挺好的结局。

    要请假的时候,临时各种找,挺费劲的,所以这一叠是上次袁州在文具店买的。

    “都说人生需要有两次冲动,一次是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是说走就走的旅行?!痹菘醋抛约旱那爰偬?,口中碎碎念:“有了第二次,很快就有第一次了?!?br />
    系统现字:“请宿主尽快使用任务奖励?!?br />
    对于突然冒出来拆台的系统,袁州置若罔闻,他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坑爹系统,幸亏也是遇到他这种脾气好的宿主,否则早就被打死了。

    事情差不多处理完了,袁州也真的启程去泰国旅游了,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变成头等舱,并且还住五星级酒店的袁州,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出国,还坐的头等舱,想想还真是有些小激动。

    要是让李研一知道袁州的想法,一定会想要打死袁州,不说之前去岛国,就说上次去魔都,那给安排的就是五星级酒店,简直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其实这也非常好解释,自己给钱吃东西,和别人请吃东西,是一种概念吗?坑系统的,和李研一安排好的是一个档次吗?根本没有可比性。

    “我查了查,未来一周泰国的温度都是二十五度到三十度,是很热的?!痹菽钸?。

    虽说已经出国,去了一次岛国,但上次所有事情都有人安排,这一次所有事情都要袁州考虑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蓉城的天气还有点凉意,但去泰国就很热了。

    “去泰国呆一周,那就带六件衣服就够了?!痹菹瓤戳丝聪渥?。

    袁州打开衣柜,先拿了一头明天穿的衣服摆在旁边,然后折六套放进行李箱里面,根据查询的资料,泰国天气平均都在二十度以上,而最近跟夏天没什么区别。

    虽说袁州不爱出汗,但夏天的衣服还是要天天换。袁州不能理解,很多出去玩的,只带一两套衣服,然后在酒店洗了晾干再穿,这简直是反人类,都出去玩了,为什么还要洗衣服。

    “我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痹荽蚩只嗖?,他之前上网搜索的答案,截了一个图。

    “防晒霜、止血贴、必用药物还有针线包、墨镜、手套、洗漱用品、电流转换器?!痹菀槐吣?,一边看了看,自己的旅行箱里有没有这些东西。

    “防晒霜还有倍数?三十倍五十倍,这肯定是越大越好,还用???”袁州把五十倍的崭新防晒霜扭开,闻了闻,味道一般,不好闻,也不难闻。

    “全部齐活,不过针线包和电流转换器是用来干什么的?”袁州不理解,手套还能是用来装逼,针线包就知道是做什么的了。

    今下午去了一趟超市,没有漏东西,哪怕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袁州也认真的按照清单上的买齐了。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痹菽钭配烊鞯拇?,拖着行李箱的样子却小心翼翼的好似做贼。

    这当然是因为袁州还是老样子,走的很早,以免被其他不知道的食客碰到,那就有些麻烦了。

    毕竟袁州是个不爱交际的人,嗯,确切说是不会交际。

    这次袁州其实是通知了食客了,但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乌海表现的特别淡定。

    既没有哭爹喊娘也没有各种抱大腿求袁州带着一起去,而是很平淡的点头表示知道了。

    而这样的乌海让袁州直接心里一激灵“别是憋着什么大招准备对付我吧?!?br />
    怀着这样的心情,袁州快速而稳健的上了出租车,出发去了机场,准备前往泰国。

    不过,直到上机后,袁州认真的环视一圈,没看到乌海后才放下心来。

    “这比上次还不正常,不知道憋着什么坏?!痹菟闪丝谄?。

    是的,上次袁州关店出门,乌海也正好需要出门,那次也特别乖巧,但这次直接是安静如鸡了,这让袁州不得不生出怀疑来。

    但在飞机上没看到乌海,袁州也就放心了。

    “泰国我来了?!痹菘醋欧苫獾睦短彀自?,心里默念。

    毕竟袁州对于泰国之行还是比较期待的,而且现在飞机的舒适和下机的五星级酒店,还有旅游基金这些,都是聪明机智的他和系统友好协商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