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说的时候是很期待的,而袁州也答应的很干脆。

    “好,大家都试试?!痹莸阃?。

    “谢谢袁老板?!背挛僮趴曜泳屠戳?。

    “谢谢?!鄙蛳簧幌斓囊步羲嫫浜?。

    “难得袁老板这么大方,不试试说不过去?!苯详匦γ忻械囊簿僮趴曜幼急甘允?。

    “我就不用了?!毙∷导颐纪肺⒅?,直接道。

    “我也不用了,谢谢袁老板?!奔腥讼瓤诰芫?,殷雅松了口气,连忙也拒绝道。

    说是鸡尾,但想着还是鸡屁股,这样一来小说家和殷雅自然是有的不能接受的。

    “嗯,没事?!痹莶⒉辉谝?。

    每个人喜好不同,这并没有什么,就连一旁的陈维看样子其实也没吃过,只是因为说可以下酒才想试试的。

    最先夹到鸡尾的自然是陈维,他可不会客气,比划了一下,夹起自己认为最大的一个心形,这才满意的塞进自己嘴里。

    菌烧鸡尾的味道本身就是比较浓厚的口感,这正对陈维的喜好,是以一入口,他就忍不住眯起眼,一脸享受的样子。

    鸡尾是什么味道?因为它长的位置比较特殊,大部分人对于它的印象都不怎么好。

    但其实鸡尾本身并未什么异味,只需要把鸡尾上面两个鼓包清理干净,就是纯粹的肉香,吃起来还有股奇香。

    而鸡肉本身就是非常鲜美的,现在和各类菌子一起烧过后,菌子的鲜完美的融入了鸡尾里,让其中的肉香更加明显,而且突出了里面的奇香。

    “香?!背挛?。

    鸡尾是心形的,大小正好一口,是以陈维一塞进嘴里就开始咀嚼起来。

    一咬下去的口感先是感觉有些不像肉,因为它比肉多了些脆的口感,但又不是软骨的那种脆感,而是好似某种不知名的肉一般。

    咀嚼了两口后,味道才紧随其后的冲入嘴里,菌子鲜美的感觉顺着被咬开的地方更加深入的渗进肉里,而肉里的奇香也散发出来,让嘴里充满了一种极其鲜美的味道,而鸡尾本身也变得丰腴,越吃越香,越咀嚼越想吃下一口。

    是的,这嘴里的还没吃完,陈维就已经在期待下一口了。

    “这肉真是紧实,好吃?!背挛娇谘氏?,连忙开口,手上拿着的筷子又准备继续吃下一个。

    “你现在喝口酒,别说话?!痹萆焓值沧〕挛目曜?,然后说道。

    “明白明白?!背挛辛松洗污簿票渖盏蹲拥木?,很是上道的拿起酒杯就喝。

    杯子里的酒不多,也就小半杯,陈维一口就喝下了。

    郫筒酒最是温和不过,喝起来都不像酒,倒是很想清甜的梨汁,但在辣子的引领下也能变成最烈的烧刀子。

    而现在在嘴里的感觉虽然不浓烈,却也让陈维迷醉,因为清甜的郫筒酒一入口就从清香型一下子变成了酱香型。

    这酱香型还是那种好像窖藏了十年的那种感觉,醇厚而绵长,一直顺着喉咙下到肚子里。

    这时候的陈维都不敢说话了,闭着嘴一脸惬意的让嘴里的香味停留更久。

    “看来有惊喜?!鄙蛳馐焙蛞渤酝炅?,看了看陈维的样子,猜测道。

    “我也试试?!苯详厣陨匝谧?,然后回到自己位置上也抿了口酒。

    姜嫦曦是很谨慎的,上次吃了辣子后酒太烈,虽然好喝,但也非常刺激,这次自然得小口小口的来。

    “嗯,醇厚自然,香味独特,没想到这鸡尾还有这作用?”姜嫦曦一脸赞叹的说道。

    “看来下酒真的很香?!鄙蛳锌?。

    “当然香,可惜你戒酒是尝不了这样的香味了?!背挛咚当甙丫仆约罕呱弦屏艘?。

    虽然沈溪已经戒酒有两年了,但在袁老板这里,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小心无大错,陈维很是谨慎的看了看沈溪。

    “放心,说戒酒就戒酒?!鄙蛳涣澄抻锏目醋懦挛な承形?。

    “那就好,我这也是为你好,男人就要说到做到?!背挛阃?,拍了拍沈溪的肩膀,很是欣慰的道。

    “呵呵?!鄙蛳馐敲鞒?。

    但是陈维不在意这些,转头看着袁州一脸热切,那样子看着袁州都感觉有点冷,怀疑是不是今天穿太少了。

    “什么事?!痹菔紫瓤?。

    “没事没事,就是袁老板太厉害了,烧个鸡尾也这么好吃?!背挛咚当呖丛菖套永锏募ξ?。

    一盘子鸡尾本来就不多,几人一人夹一个后,盘子也就剩下三个了,这才是陈维没直接开口的原因。

    “可不是,鸡尾居然能让这就变得这么与众不同,真是厉害?!苯详匾驳阃犯胶?。

    “对对对,就像那个辣子一样,一吃酒的味道都不一样了?!背挛阃?。

    “这个和辣子不同?!痹莸?。

    “确实不同,那辣子吃了再喝酒就好像烧刀子一样,这倒是像窖藏了的陈酿?!背挛七谱?,忍不住回味了一下。

    “因为这酒本来就是陈酿,鸡尾只是诱发了它的香味?!痹菁绦档?。

    “是这样?也对,要不是陈酿,喝起来哪有这么清甜,好喝?!背挛底庞中⌒囊硪淼暮攘丝谯簿?。

    这么一番说话后,陈维是更不好意思要吃最后三个鸡尾了,也就压下嘴里的口水,开始聊了起来。

    比较陈维和乌?;故遣灰谎?,他要脸。

    不说鸡尾,殷雅的话就多了起来,一时之间酒馆的气氛很是浓烈,袁州虽然话不多,但每次说话,大家都会认真的听。

    现在的袁州是越来越有气场了,菌烧鸡尾初步征服食客,就看明天的正事上菜单了。

    袁州小店,餐单上的第一道失传美味。

    第二天中午,袁州依照自己昨天说的推出了失传的菜品菌烧鸡尾,这次第一个尝试的倒不是乌海,而是楚枭。

    有句话说的好,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

    楚枭虽然不是袁州的敌人,但也是对手,所以中午时分,楚枭是第一个来排队的,就等着袁州的失传菜。

    “这么早?!背梢唤?,袁州抬头看了看,然后道。

    “不早,你复原的失传菜,值得更早,而我恰好很懂得吃,自然要来看看?!背梢涣匙匀坏乃档?。

    “请坐?!痹莸阃?,并没有多说。

    “一份菌烧鸡尾,其余不要?!背筛纱嗟牡阃?,然后坐下等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