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袁州小店楼上的小酒馆还是老样子,人不多,加上申敏也才六个人。

    一桌是常常独来独往的小说家,一桌是陈维和他的朋友沈溪,另一桌则是姜嫦曦和殷雅。

    姜嫦曦时不时会请人喝酒,今天请的就是殷雅,两个女强人还是挺有话聊的,当然比起姜嫦曦,殷雅还差点。

    而今天晚上乌海并没有来,香味飘到楼上是坐在靠近小院位置的小说家最先闻到。

    “有人闻到什么味道没有?”常来的小说家,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拿着酒壶,警惕又疑惑的看着其他人。

    “什么味道?你要请我喝酒?”陈维一脸自然的说道。

    “蠢,他说的是一种特别的香味?!币慌缘纳蛳悠目戳搜鄢挛?。

    “没闻到,哎,酒太少?!背挛⌒〉泥ㄒ豢?,毫不在意沈溪的鄙视,惬意摇头。

    “我好像也闻到了,好香?!北呱系囊笱懦榱顺楸亲?,也是一脸疑惑。

    “确实有股香味,而且是肉的味道?!苯详乜隙ǖ乃档?。

    “嗯,应该是某种下酒菜,这味道适合下酒?!鄙蛳隙ǖ乃档?。

    “嗅嗅”陈维使劲抽了抽鼻子,确实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这味道勾的人口水都要下来的感觉。

    “确实很香,你说你都戒酒的你怎么知道这菜能下酒?!背挛仁强隙艘笱诺幕?,然后才对着沈溪问道。

    “因为我以前喝酒?!鄙蛳硭比坏乃档?。

    是的,沈溪是戒酒了的,他来这里根本不喝酒,只会吃点小菜,这也是陈维为什么愿意带沈溪来,而不带另一个壮硕如牛的冬冬来的原因。

    沈溪来可不抢酒,虽然会损失点下酒菜,但总比损失酒好。

    “不知道是什么这么香,闻着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毙∷导沂咕⑽帕宋?,嘀咕道。

    “敏敏,你家老板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满院子都是香味?”姜嫦曦最直接,开口就对着一旁的申敏问道。

    “姜姐我也不知道?!鄙昝粢惨涣骋苫蟮囊⊥?。

    申敏是知道袁州有时候会在厨房做些吃的,但从没有味道飘上来过,这还是第一次。

    “你下去看看?!苯详氐?。

    “好?!鄙昝舻阃?。

    申敏也是挺好奇的,是以姜嫦曦一说,她就快步跑下楼了。

    “踏踏踏”申敏的脚步声慢慢往下,姜嫦曦站起身开口道“咱们也往下看看?!?br />
    “对看看?!币笱诺谝桓鲈尥?。

    见两个女孩都起身往边上的走去,剩下三个男人自然也移步过去,走到边上往院子里看去。

    袁州的酒馆就在二楼,边上的墙壁都拆了换成了竹子,是以,只需要轻轻扒开竹叶就能看到楼下的小院子。

    小院子里的小路两旁是蜿蜒的两条荷花灯,低矮的隐在花枝之间,剩下的两旁则是种植着花朵,有些这个时节开的已经开了些小小的花。

    而袁州就坐在屋檐角下,那里搭了一张桌子,檐角上挂着一盏清雅的荷花灯,光亮正好照在桌子上。

    桌上有个一壶酒、一酒杯、一双筷、一空碗,还有两三碟菜。

    几人往院子里看去,就是这样一幅景色,平白还有几分好看。

    “一个大厨做饭好吃,还这么雅致干什么?!币笱判睦锴岷?,脸上却泛起红晕。

    就连姜嫦曦都轻声赞叹了一句什么。

    “袁老板在吃独食!”而这些景象落入陈维眼里,就只有这个意思了。

    吃独食会烂屁股。

    “额……”姜嫦曦瞬间无奈扶额。

    殷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上的沈溪一脸无奈,小说家倒是淡定,直直的盯着桌上那盘子冒热气的菜。

    这时候申敏来到了袁州小桌边上,两人开始说起了话,只是楼上的倒是听不怎么清楚。

    这时候,姜嫦曦等了一会,突然开口大声的对着院子说道“袁老板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上来咱们一起喝?!?br />
    “顺便把那菜一起端上来?!苯详丶萏?,笑眯眯的又补充了一句。

    姜嫦曦这一说,陈维立刻反应过来“对对对,袁老板上来咱们一起喝酒,喝酒人多才好?!?br />
    “顺便带上您桌上的新菜?!毙∷导沂适钡目?。

    “你们想尝尝新菜?”袁州直截了当的问道。

    “不不不,我就是试试味道,试试味道?!背挛磐?,笑呵呵的说道。

    “袁老板上来一起吧,我这还有其他下酒菜呢?!苯详卦俅嗡档?。

    袁州看了看楼上的几人,然后低头对着申敏道“一起搬上去吧,就端菜?!?br />
    “好的,袁老板?!鄙昝舻阃?。

    申敏应下后,回身拿了个托盘,然后把桌上的菜全部收进去后,往二楼走去。

    而袁州则是收起桌子和板凳,自己搬去了楼上。

    要知道系统就设下了三个桌子,三个椅子,他上去不坐柜台的话,都得自带桌椅板凳。

    “一会咱们和谐点,交换吃的?!背挛费纤嗟目醋偶溉?。

    “就你最会抢酒?!毙∷导抑卑椎乃档?。

    “可不是,你别到处骗酒就行,咱们先看看袁老板的新菜是什么?!苯详卦尥牡阃?。

    “就是,不知道袁老板做了什么好吃的,看起来还真的是下酒的?!币笱畔氲侥桥套用鞍籽痰牟?,好奇道。

    “上来就知道了?!鄙蛳蚨痰?。

    申敏端着托盘,袁州拿着桌椅,姜嫦曦、陈维热心的帮忙摆着,不一会袁州就被安排在了三张桌子的中间位置坐下了。

    袁州一坐下陈维就指着菌烧鸡尾开口了“袁老板你这是什么新菜?下酒的吧?!?br />
    “对,算是下酒菜,也可以用来吃饭?!痹莸阃?。

    “这样子好漂亮,居然是心形的?!币笱藕闷娴目醋偶ξ?。

    “袁老板你这是鸡尾吧?!毙∷导液蜕蛳笨?,不同的是小说家是皱着眉头的,而沈溪则是感兴趣的。

    “这是新菜菌烧鸡尾?!奔腥巳鲜?,袁州也就直接开口了。

    “鸡尾是什么,鸡的尾巴吗?”殷雅道。

    “俗称鸡屁股?!鄙蛳┝搜垡笱?,然后道。

    “咳咳咳,什么?”殷雅瞬间被噎住,感觉空气里飘的香味好像也没那么勾人了。

    “这东西听说下酒好吃的很,袁老板咱们分着尝尝?!钡故浅挛芨行巳?。

    就连一旁的姜嫦曦都有些意动。

    而袁州则把这些人脸色尽收眼中,心中对于明天大家的反应也有了些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