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事情也就怪乌海,这家伙走的时候也不说清楚。

    “可是小海只告诉我要请柳师傅吃饭?!敝<椅坝谢骋?,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郑家伟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道:“这样袁老板你先把钱收回去,等小?;炅?,我问问他?!?br />
    袁州无奈收回钱,知道郑家伟是不会在乌海作画的时候打扰的,心里不由叹息,这郑家伟真是一根筋,认死理,一点都不懂得变通。

    另一面,柳章从袁州小店出来后就开始打电话,也是因为这样郑家伟和袁州才有时间争辩这个事情。

    “我发现了一家小店,馒头做得比你还好吃?!?br />
    “什么不相信?我什么时候用美食的事情开过玩笑?”

    “到底怎么样,你来蓉城就知道了?!?br />
    “具体细节,等你买好来蓉城的火车票,我再给你说?!?br />
    “你的拿手绝活千丝馒头,也被人超越了?!?br />
    柳章语气中,包含着一溜溜蔑视,一溜溜挑衅,简单来说就是拉仇恨,让袁州和乌??醇欢ɑ岽蟪砸痪?,因为在他们印象中,柳章是淡定的大师形象。

    又拉了几句仇恨,看样子是达到了目的,旧友明天就会来蓉城,柳章心情大好,这才回头找郑家伟。

    郑家伟是说好了,要送柳章回家的。

    两人走了,一时间小店就剩袁州一人了,至于来喝酒的都在隔壁,都是酒鬼,旁边酒馆有申敏看着,不用他。袁州自己回到厨房,弄好吃的给自己吃。

    新菜菌烧鸡尾的试菜,袁州胸有成竹在厨房一阵刀光火舞的,美味的菌烧鸡尾就出锅了。

    盘子就是一个特别符合菜的圆盘,边上绘着一些红色的大公鸡,艳丽而漂亮。

    而装在盘子里的鸡尾则看起来好像一个个桃心,两边肥硕,中间有明显的一条骨头,一盘子大约有十个鸡尾的样子,边上则垫着一些菇类,香气扑鼻。

    “就在院子里吃,再开一壶酒,来点辣子配着应该不错?!痹菪睦锱趟懔艘环?,然后开始摆桌子。

    一个人摆桌子比较无聊,袁州再次开始了和系统的友好交流。

    “系统,这鸡尾巴怎么长的这么像桃心?又是新培育的?”袁州这次拿到的只是食材,没看到鸡本身,所以才好奇的问道。

    系统现字:“不,此次食材原料为原鸡……”

    在系统还没说完的时候,袁州立刻打断,惊讶的问道“你说原鸡?”

    系统现字:“是的,原材料提供为原鸡?!?br />
    “那TM是国家二级?;ざ?,你确定能吃?”袁州忍不住扶额。

    “这一盘子吃了会判刑几年?”袁州看了看冒着诱人香气的菌烧鸡尾,有种被坑了感觉。

    “难道系统你的目的是让我去监狱征服那些人的胃?”袁州忍不住接连吐槽。

    系统现字:“对于食用被捕杀的重点国家二级?;ざ锏男形?,同样涉嫌犯罪,所涉罪名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br />
    “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br />
    “呵呵?!痹菘醋畔低沉谐龅淖镌?,面上一派淡然,心里无奈。

    “所以你希望你的宿主我去牢里转悠?”袁州道。

    系统现字:“本系统提供的原鸡为合法买卖而来,乃是经过人工科学饲养,并非野生原鸡,并不构成食用野生动物,并未违法?!?br />
    “早说,吓出一头冷汗?!痹菟低瓴亮瞬炼钔凡淮嬖诘暮顾?,吓死爹了。

    系统现字:“宿主不必惊慌?!?br />
    “我倒是没惊慌,我就是怕被抓,因为吃了几个鸡屁股?!痹萃虏?。

    系统现字:“此原鸡非彼原鸡?!?br />
    “那这原鸡还能吃家养的,倒是不错?!痹莸?。

    系统现字:“原鸡为鸡形目雉科原鸡属的鸟类,又名红原鸡、茶花鸡、烛夜,据说是现代家鸡的祖先。该物种的模式产地在越南南方,因其叫声类似‘茶花两朵’,故当地人称茶花鸡?!?br />
    “等等茶花两朵这是个什么动物?”袁州纳闷道。

    系统现字:“茶花两朵般的叫声的含义为人类说这句话时候产生的谐音,因此也名为茶花鸡?!?br />
    “哦,茶花两朵?!痹菽钸读艘痪?。

    “茶花两朵……茶花两朵……”袁州面无的表情的又说了一句,始终有点无法想象这鸡倒地怎么叫的。

    “奇怪的鸡?!痹葑芙?。

    倒是系统不受袁州影响,继续现字。

    系统现字:“原鸡的体形与家鸡十分相似,只是稍小些,羽毛比之家鸡更为华丽,其尾羽黑色具金属绿色光泽,中央两枚尾羽最长,下垂如镰刀状,因此其尾部肥大如心形?!?br />
    “难怪这尾巴中间这么翘?!痹莞锌?。

    系统现字:“因此鸡食用植物的果实、种子、嫩竹、树叶、各种野花瓣,本系统养殖时使用的鲜花较多,因此其肉质鲜美而腥味极淡,略带清香味,最适应用做菌烧鸡尾的原材料?!?br />
    “嗯,不知道这鸡其余部分去哪了?”袁州下意识的问道。

    系统现字:“剩余部分……”

    “停,我突然又不想知道了,谢谢系统?!痹菀幌伦酉肫鹉侵蝗≈屑洳课坏奈鞴?,立刻叫停。

    开玩笑,要是系统说完了,肯定有种人不如鸡的感觉,还是不知道为好。

    袁州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系统这次倒是很配合,袁州一说停,它也就没再现字。

    “好了,这下可以安心尝新菜了?!痹菘聪低橙绱伺浜?,很是满意。

    “难得坐下喝喝酒,吃吃下酒菜,也是挺不错的?!痹葑谑狼?,手边放着一壶酒,赏着天上并不圆的月亮。

    菌烧鸡尾实到热菜,袁州端出来的时候,就直接放在了桌上,热气随着香味慢慢的在院子里飘散。

    这道菜特点之一,那叫一个香。

    因为不是小店的营业时间,系统并未开启防串味,香味直接飘的满院子都是,袁州觉得混着院子里的花香倒是还不错。

    但这香味对二楼酒馆喝酒的酒客来说就不怎么美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