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说过做肝生的人很好认,还真是如此,至少在袁州看来是这样的。

    袁州和乌海两人到的时候菜市场的晚市还没开始,菜场里买菜的人很少,就连卖菜的和肉摊子上的人都懒懒散散的,没什么精神。

    按理来说来取新鲜的肝得一大早来,因为这个时候牲畜才刚刚杀好,这样才新鲜。

    而按骑车大爷的话来说,这人就喜欢在晚市开市前后来买,是以袁州和乌海才会这个时间来。

    “还真是奇怪的时间?!痹菪睦锇堤?。

    就在袁州和乌海炯炯有神的盯着菜场门口的时候,远处来了一个人。

    这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唐装,外面穿着黑色背夹,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起,脚上是一双黑布鞋,走路步伐很是稳健,脸上带着笑,看起来很是亲切的样子。

    说这人好认是因为他留着非常漂亮的胡须,是个美髯公,胡子一直到了胸口的位置,上面一截是白色的,下面则是黑色。

    留着胡子的脸看起来不是很老,胡子打理的非常干净。

    “应该是这位师傅?!痹葑范晕诤K档?,然后朝前走去准备打招呼。

    要是别的时候袁州肯定不好意思,这么直接去找一个陌生人,但这次不同。

    这人可是掌握着系统都说不可能的菜,是以,这次袁州很是干脆的开口了。

    “您好,我是袁州,这是乌海,我们是骑车的老大爷介绍来的?!痹菘诮樯艿?。

    袁州是走到这人面前站定,然后开口的,这人也是耐心很好,笑着等袁州和乌???。

    “哦,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我是柳章?!闭馊怂底?,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你是那厨神小店的老板,做菜很厉害,你是那个小胡子?!闭馊说纳糁衅?,一时之间都听不出到底多大。

    “打扰了?!痹莸?。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乌海倒是没那么多顾忌,先看了看他的胡子,然后才问道。

    “简单,因为他是厨师,你是个爱吃的?!闭馊嗽俅涡Φ?“你们的故事我也听了很多?!?br />
    骑车老人爱讲故事,所以在吃饭的时候,讲了袁州小店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真是了解我?!蔽诤O乱馐兜拿嗣约旱男『?。

    “那么柳先生的晚餐能否教给我?!痹莸?。

    袁州早就想好了,他来蹭一顿肝生,然后再回请他一顿。

    “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那老头说你店里的价格都很符合那些菜的身价?!绷掠锲崴傻乃档?。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痹菀膊慌つ?,点头道。

    “这就进去吧,估计羊肝子是有了?!绷鲁白吡艘徊?。

    袁州摆出学生的架势,准备好好的观摩学习,而乌海则好奇的东看西看的,时不时还看柳章的胡子。

    要知道柳章的胡子确实很引人注意,因为一看就知道平时对它非常的爱护。

    “哈哈哈,其实没什么要学的,估计你等会一吃就知道了?!绷录菀桓毖纤嗳险娴难?,笑呵呵的说道。

    “这道菜我不会?!痹萑险娴乃档?“所以希望能够不吝赐教?!?br />
    “具体也没什么好说的,一会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绷虏灰晕獾乃?。

    听语气并不是吊胃口卖关子,袁州就压下心头的情绪。

    “别管他,每天都严肃的很,不过因为这样才能做得好,毕竟我也是个很严肃的人?!蔽诤T谝慌运档?。

    “哈哈哈?!绷氯滩蛔「氪笮?。

    一旁的袁州权当没听见没看见乌海的耍宝。

    “小伙子的胡子有趣,人也有趣?!绷滦ν?,然后道。

    “当然,我是个很风趣的男人?!蔽诤S昧街杆沉怂匙约旱陌俗趾?。

    “呵呵?!痹荻杂谖诤5暮窳称び钟辛诵碌娜现?。

    说话间,三人早就走进了菜场来到了卖羊肉的地方。

    这个菜场算是比较大的,单单是卖猪肉的肉摊子就有三长排,就连卖牛肉的都有一整排,这在其他市场是很难见到的。

    毕竟蓉城地处西南,吃猪肉的还是多于吃牛肉的,一般的菜场也就一两家卖牛肉的,而羊肉的得到冬天才有一两家,平时还根本没有。

    但这里却有三家卖羊肉的,柳章带着人直直的朝着最边上的摊子走去。

    “这人做生意公道,羊肉是吃草的,肉味大,膻味小,每天都杀两头羊,一头早上,一头现在?!绷卤咦弑咚?。

    这话明显是说给袁州听的。

    “嗯?!痹莸阃?,像个学生跟在后面。

    达者为师。

    乌海则好奇的比较着羊肉和边上牛肉的区别。

    “老柳来了,刚刚掏出来的羊肝子,给你?!绷麓湃烁崭兆叩教簧?,还没说话,那个正在解羊的汉子,立刻把羊肝从羊肚子里拿了出来。

    “谢谢了?!绷虏恢幽睦锩鲆桓龅静荼嗟拇?,接住了羊肝。

    “客气什么,什么时候再给来一盘,我下酒?!苯庋虻暮鹤铀斓乃档?。

    “没问题,明天你留两幅,给你备一碗?!绷滤斓?。

    “说好了,我明天去找你?!苯庋虻暮鹤恿⒖逃ο?。

    “留着留着?!绷履米叛蚋?,边走边应。

    “这羊肝还真小?!倍员韧昱:?,乌海道。

    “但是羊肝鲜?!绷碌?。

    “嗯,但也膻?!痹葜迕?。

    “这刚杀出来的羊肝鲜嫩,用其他的装得串味,这个草袋子好,去腥还杀菌,还能沥血水,到家清洗就刚好?!绷碌?。

    “谢谢柳大师?!痹葜V氐佬?。

    柳章确实是大师风范,和袁州素不相识,但也能把自己做菜的秘密直接说,还很仔细。

    古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连师徒之间都要留一手,更何况是陌生人,是以听上去没什么,但实则大师胸怀。

    “谢什么,我也等着你的饭呢?!绷虏唤舨宦淖咦?。

    从菜市场到柳章家徒步只需要七分钟,三人边说边走,倒是很快。

    柳章家就在不远的小区里,住的是一楼,带个小院子,摆了张小木桌边上种了些调料,已经郁郁葱葱的了。

    穿过小区花坛时,就能看到不少上了岁数的老人,靠着太师椅,一摇一摇,慢悠悠让人有种莫名的安静。

    “葱姜蒜都是自己的,这样方便?!笨丛菰诳?,柳章就解释道。

    “味道也能自己控制?!痹莸阃?。

    住所不偏僻也安静,种半亩蔬菜,自给自足,真的是理想生活。

    “你们俩坐一会,我就不给倒茶了,这肝生不能迟了?!绷滤底啪湍醚蚋谓顺?。

    “没问题?!蔽诤A⒖坦婢氐淖?,也不东张西望,安静的等菜吃。

    这倒是乌海的好习惯,有吃的特别安静,跟狗差不多。

    至于袁州内心平静不下来,目光望着厨房,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袁州是极其好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