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就过来接我,对了还有袁老板,我们走散了?!蔽诤W匀坏乃档?。

    “好,你在哪?!敝<椅案纱嗟奈实?。

    然后乌海说了一遍他的位置,自然的没漏掉他的凤灯笼。

    “这个位置不好找,有别的吗?店铺名字这些?!敝<椅岸杂谖诤5男稳菀坏闫婀忠裁挥?,似乎已经习惯了,只是继续引导性的询问。

    “哦,对了,我可以发定位给你,你来找我?!蔽诤O肫鹪莸幕?,立刻回道。

    “那好,我教你发定位?!敝<椅氨叱龇?,边自然的说道。

    然后乌海在郑家伟教了五遍后,成功发送了自己的定位,现在就等着人来接了。

    至于袁州则静静站在那里等着,他等的是乌海被接走,然后他再离开。

    到时候怎么走倒是容易了,他可以打车,对于自己小店的地址,他是十分清楚的,袁州表示。

    以往他去银行、税务局甚至于卖家具都是可以打的的,没有什么位置是的哥找不到的,如果有那就换个的哥。

    郑家伟有多年的找寻经验,对于乌海这种深度迷路的患者,千万不能听其长时间的形容,否则本来找得到人,听完后就找不到了。

    很快郑家伟就接到了人,然后乌海再次拨打电话给袁州打。

    “郑家伟到了,袁老板过来我们一起回去?!蔽诤@硭比坏乃?,袁州可千万不能丢,丢了谁开店?

    “好,你们在哪里,店名是什么?!痹菡獯挝实暮艽厦?,直接问店名。

    “芜湖西路的小张串串,对面是万里小区的三号门,袁老板在哪?我来接您吧?!敝<椅暗纳舸拥缁澳峭反?,准确的表达出了地址。

    “不用,我和乌海不一样,我能找到,自己过来,不远?!痹萘⒖叹芫?。

    说话之后,不等郑家伟发表点意见,袁州就挂断了电话,走了大约五分钟找到了一辆出租车,打车。

    “师傅,去芜湖西路的小张串串?!痹葑?,报出地名。

    “小张串串?”的哥皱眉,或许师傅不是吃货,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袁州再次补充:“就是万里小区三号门对面?!?br />
    师傅看袁州的眼神很是诧异,道:“小哥虽然小张串串我不知道,但这就是芜湖西路,那个三号门前面走三百米就到了?!?br />
    还有一句的哥师傅怕伤袁州自尊没说,身后这一片都是万里小区。

    袁州脸色不变,自然的说道:“我朋友等着,他很着急,我去送纸,所以师傅你懂得?!?br />
    “哦哦,那确实要快点?!笔Ω狄桓蔽叶难?,立刻开车出发了。

    蓉城的哥就喜欢闲聊,虽说路程极短,但还是聊了起来。至于要被送纸的乌海则是一无所知的和郑家伟等着袁州过来。

    “下次出门身上还是带点纸,距离太近了,很多出租车会拒载?!钡母缛刃某Φ牡?。

    随即的哥又表示,现在很多同行宰客太严重了,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十几块的路程,偏偏跑出了三十多块。

    袁州深有所感的点头,即使他是本地人,也是被出租车拒载和绕路过。

    “上次我去机场,就差点误机?!痹莸?。

    的哥立马义正言辞的说:“下次遇到这种,一定要开发票,把钱给了然后举报,如果不给开发票,乘客可以拒付车费,这是规矩,你们乘客要懂得利用自己的权益?!?br />
    见袁州连连点头,的哥气愤的语气才放缓了:“这些人真的太过分了,出租车一行的声誉就是被这些人败坏了,害得我们这种老老实实开车的司机,生意都差了,现在很多乘客愿意用手机叫车?!?br />
    “手机叫车,我还没学会?!痹莶恢涝趺唇踊傲?,所以不由安慰了一句,正好也到达了,距离的确很近,准确来说过个红绿灯,穿过一条街就到了。

    “好品质继续发扬?!钡母缛险娴?。

    的哥师傅的称赞,差点让正在下车的袁州一个踉跄,继续发扬是什么鬼?

    袁州在刚刚在车上已经看见了小张串串香的招牌了,郑家伟和乌海两人就站在门口。

    这边袁州下车,那边郑家伟和乌海就上来了。

    “袁老板来了?!敝<椅跋瓤?。

    “是挺近的,这么快就到了?!蔽诤R部?。

    倒是一旁没来得及开走的的士司机眼神疑惑的看了看郑家伟和乌海这才离开。

    因为司机的眼神太明显,乌海都感觉到了,直接开口问道“这人怎么了?!?br />
    “可能认出了你这个大画家?!痹菀槐菊乃档?。

    “那倒是,毕竟我还是挺有名的?!蔽诤C判『?,一脸自豪的道。

    人到齐了,看还有点时间,袁州也不愿意浪费了,就提议再找下那个菜市场。

    这点乌海是无比赞同的,而郑家伟听乌海的,是以就在袁州领头,郑家伟辅助的情况下,找到了三轮老人口中的菜市场。也正就像老人所说,这菜市场虽说不小,但地方还挺隐蔽了,要进一个小巷,才能看见菜市场大门。

    小车进不来,的确是没办法打的。

    “原来是这里,还挺难找的?!蔽诤?戳丝床顺〉拇竺?,感慨。

    “还好?!痹莶欢?。

    找到地方,现在时间也不对,那位做肝生的也不是这个时间出现,三人就准备打道回府。

    “下次再来,时间不多了?!痹葑匀坏目戳丝词奔?。

    “对对对,该吃晚饭了?!蔽诤H淅氩豢?。

    “那我送两位回去?!敝<椅八α怂κ?。

    “麻烦了?!痹莸阃?,客气道。

    “不用客气,今晚一起吃饭?!蔽诤2辉谝獾陌谑?,然后对着郑家伟说道。

    “那好,今晚在小海你这里吃?!敝<椅案咝说牡阃?。

    “错,是在袁老板店里吃?!蔽诤>勒?。

    “嗯,我请客?!痹菹肫鹚崭蘸偷母绲幕?,自认非常有良心的说道。

    “这趟出来的值?!蔽诤A⒖痰阃?,生怕袁州反悔。

    “那就麻烦袁老板了?!敝<椅傲⒖痰佬?。

    “不客气?!痹莼故抢涎?,脸上表情不多,自然的上车了。

    晚餐乌海自然在店里一阵炫耀,能和袁老板单独找美食不说,还被请客,这简直比中大奖还难。

    这自然引得店里其他食客的羡慕,而乌海是非常聪明的,有了这次请客后,他便时不时的去找袁州一起,然后找那个做肝生的老人。

    而袁州的运气一向不错,在空跑了五六次后,终于遇到了正主。

    连系统都号称不成立的菜,终于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