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乌海的不靠谱袁州早有预料,但是现在人都丢了,也就只能再问。

    袁州再次开口“说人话,说个正常的、标志性的,能让人一眼看到的建筑?!?br />
    这次袁州的语气严肃而认真,脸上的表情都肃了起来,毕竟人是他带出来的,还没带飞就丢了,他的脸往那搁?

    “还不够明显,你注意看门口的灯笼,明明挺显眼的,一公一母的凤凰,挺好认的……”乌海摸着小胡子,再次抬头看了看灯笼。

    “快说?!痹菁蚨逃辛Φ拇蚨衔诤5幕?。

    “要不你说说你在哪,我来找你?!蔽诤;肥右蝗?,觉得实在没有参照物,除了房子都是房子,换了个说法。

    “也可以?!痹菹肓讼胝庋残?,可以计算步数,应该没问题。

    “那你在什么地方,有什么标志性建筑?!蔽诤5?。

    被乌海这么一问,袁州这才环视起自己周边的环境。

    周围是一条街道,目测比进来的那条街稍小一点,但应该好像貌似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袁州转弯进来的那条。

    但具体位置……袁州打开了他画的地图,然后很果断的道:“等会给你打过来?!痹菹裙叶狭说缁?。

    “什么鬼?!蔽诤D米攀只?,有点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挂断手机的袁州开始认路,作为老司机,必须展现出高超的找路技巧。

    “刚刚是从这里然后走到这里的,是这条巷子吗?”袁州站直身体,往后看去,然后他的背后有三条巷子。

    “是这条还是边上的,我刚刚打电话的时候脚应该没动,那么我的脚尖代表了我没转身?!痹葜迕既险娴乃伎?,低头看了看自己脚尖。

    “不知道我刚刚到底走了多少步?!痹萼洁炝艘痪?,然后往后倒着走了几步。

    刚刚袁州忙着找寻乌海倒是没计算自己的步子,是以他前面的计算算是全部都乱了。

    然而倒着走了几步后,袁州发现这条巷子却不是他刚刚认为的那条,这下袁州有些纠结了。

    在原地来来回回的起码走了十几分钟,袁州还是没找回他刚刚停下的位置。

    在外人看来,袁州的行为非??梢酝饧由窬?,那是因为不迷路永远不知道路痴的忧桑。

    同一条路,初夏秋冬不同,早上晚上不同,甚至连一分钟前,和一分钟后,看上去都不一样。

    是以不要觉得袁州看脚尖,数步数很夸张,这是一个路痴且又喜欢带路的年轻人,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

    捣鼓了半天,袁州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我应该不可能会迷路的?!痹菀涣逞纤嗟乃伎甲耪飧鑫侍?。

    “都怪乌海,也不赶紧我的步伐,瞎走,你看现在不但自己掉了,还让我因为找人,弄错了步伐?!痹莘浅1墒游诤?,害人害己的家伙。

    袁州还没想到办法怎么解决自己迷路的事情,乌海的电话倒是率先打了过来。

    “袁老板你没事吧?找到标志性建筑没有”乌海先是关心的问道。

    “没事?!痹莸幕坝锛蚨潭焖?。

    他还在想两个人都迷路了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总不能去找警察叔叔吧,两个成年男人去找警察叔叔说自己掉了,画面太过辣眼睛,袁州拒绝想象。

    “袁老板你不会是已经找到那个大师,自己吃上了吧?!蔽诤5挠锲渎丝厮?。

    “没有,我在等你?!痹菡驹谠?。

    “那行,你在哪,我来找你?!蔽诤T俅嗡档?。

    “以你的认路能力还是算了?!痹菘戳丝茨吧幕肪?,拒绝道。

    “现在怎么办?”乌海摸着小胡子,看着灯笼上的凤。

    “你打给你的经纪人,你的手机是智能手机吧,发定位给他?!痹莶唤约旱幕堑阍?。

    “嗯,是个好主意,那么定位怎么发?!蔽诤:苁窃尥?,然后问道。

    “我只是个厨师?!痹莺苁俏竦乃档?。

    定为这种操作,对于不玩手机的袁州,还是超出了能力范围。

    “那我问问郑家伟?!蔽诤U獯魏茏跃醯墓叶狭说缁?。

    袁州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缺点,求救手段太少了。好像目前,他也只有,发定位,才能找回去。

    “我是要问姜嫦曦呢还是殷雅呢?!痹菽米攀只伎颊飧鲅纤嗟奈侍?。

    袁州打开电话簿里——

    姜姐、殷大美女、小楚、乌三岁、周佳……一共只够十几只。

    袁州在心里盘算着人选,毕竟就这么丢在这里也不是事,晚上还要营业的。

    而让袁州去问路,这却是为难他了,毕竟他也是一百多斤的人了,也不是小孩子。

    关键的问题是,如果问路和看地图能找到的话,就不是路痴了。

    “还是打给周佳吧?!痹菘悸橇撕靡换?,然后决定了人选。

    在袁州看来姜嫦曦已经被求教过一次了,再次求教袁州有点放不下,而殷雅的话,现在还不想因为这样找她。

    周佳就好说多了,毕竟是自己的员工,何况周佳做事稳重,很值得信任。

    “老板?”周佳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惊讶。

    “嗯,你知道怎么开定位吗?”袁州语气严肃,好似在讨论什么科学研究。

    “我只会发微信的定位,老板是问这个吗?!敝芗讶险娴幕卮鸬?。

    而且并没有问袁州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别的?”袁州并不知道定位怎么发,也就顺势问道。

    “应该有吧,打开微信界面后……”周佳细致认真的说了一遍流程,然后再等着袁州回答。

    袁州的学习能力毋庸置疑,是以发个定位这样的小事,他很快就掌握了。

    “嗯,就这样,晚上见?!痹莸?。

    “好的,老板再见?!敝芗牙衩驳牡辣?。

    挂完电话,袁州拿着手机,他想起一件重要事,那就是他根本不玩微信。以前没有系统前,都用企鹅,而有了系统后,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钻研厨艺上,连企鹅都很少用了。

    是以现在的情况是,哪怕说了怎么发定位,他也没办法发给别人。

    袁州这里有些郁闷,怎么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与之相反乌海那里倒是异常顺利。

    “郑家伟在忙没有,我有急事?!蔽诤?谖实?。

    ……

    ps:今天中秋节,祝大家团团圆圆的,说起来大家吃螃蟹会不会舔手指,菜猫会哟。

    (说起来菜猫前面也不会发定位,还是二胖教的,在此谢谢二胖啦~说起来还有谁不会,菜猫可以教,我现在可是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