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你果然不会说话?!蔽诤R涣潮墒拥乃档?。

    “难道你会?”袁州难得表情惊讶的反问。

    “当然?!蔽诤:敛挥淘サ牡阃?。

    “呵呵?!痹莸屯?,不准备理人了。

    一个毫无情商的人还敢当着他的面说自己很会聊天,袁州心里鄙视,脸上也没掩饰。

    “等等在雕刻,我这是有事来的?!蔽诤R涣橙险娴乃档?。

    “什么事?!痹萏惺?,还是很给面子的抬头问道。

    “肝生,袁老板不会忘记了吧?”乌海道。

    “没有?!痹菘隙ǖ囊⊥?。

    “那我们今天就去吧,今天天气不错,而且离吃晚饭还有三个多小时呢?!蔽诤?戳丝词奔?,然后道。

    “行,那我带你去?!痹莸?。

    “我等你,你收拾东西?!蔽诤A⒖痰阃?,然后说道。

    “你就这样去?”袁州起身,看着乌海的家居服问道。

    “当然不,你进去收拾,我就回去换衣服了,很快的?!蔽诤R⊥?。

    “你快点,时间不多?!痹菟低?,端着板凳回了小店。

    两个男人收拾起来还是很快的,袁州换了一声灰色的运动服,看起来轻便休闲,而乌海则是一声休闲薄呢子西装,也挺人模狗样的。

    “原来你还是有能见人的衣服的?!痹莶挥筛锌?。

    “当然,我每套衣服都是郑家伟配好的?!蔽诤=景恋牡阃?。

    “真是辛苦郑家伟了?!辈晃试?,袁州就能猜到郑家伟如此细心的原因。

    肯定是被乌海的审美折磨的不轻,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样高雅的审美眼光的,袁州心里很是自得的想到。

    “我们怎么去?!弊叩叫〗挚?,乌海转头问道。

    “查过了,先坐车到芜湖路,然后再按照大爷给的地图去那个高人出没的地方?!痹莼故亲隽斯蔚?,立刻就回答。

    “好,那我们坐几路车?是在这个方向坐还是对面那个方向?”乌海直接走到公交站牌,边看边问。

    “不,我们打车?!痹菡镜秸九魄懊?,以便打车。

    “公交车也不错的?!蔽诤W呋乩?,建议道。

    “你个路痴就别瞎指路了?!痹葜苯右痪浠岸禄厝?。

    “那好吧?!蔽诤L?,表示无所谓。

    袁州不坐公交车的理由倒是很简单,因为他分不清应该从哪个公交站牌坐,既然分不清,那么打车就行了,袁州的原因简单粗暴。

    打车然后坐车,到站下车,袁州很是自己的自己付钱了,毕竟今天可是他带乌海飞。

    “应该就是这里了?!绷饺苏驹诼房?,袁州拿出老头的地图,确认道。

    “后面怎么走?”乌??醋徘懊娴男〗?。

    要说芜湖路这里是一条大街道,两旁高楼林立,左边是一个大型商场包括超市的后门,而右边则是一家家大红门面,大门大开的店面,看起来不是火锅就是串串。

    街道两旁还有一些小巷子,里面有的是小吃,有的则是小区的侧门之类的。

    “直走一里半,然后左拐,然后走两百米之后再左拐,就是菜市场了,人就在那里?!痹菘醋诺赝佳纤嗟乃档?。

    “还好,感觉不远?!蔽诤5阃?,然后跟着袁州开走。

    “一里路是五百米,一里半就是七百五十米,我穿四十码的鞋子,四十码是二十五厘米,我的步子大小中间的跨度应该是三十七厘米,加上脚本身的长度二十五厘米,那么就是两步一百一十四厘米,中间需要减去重复脚的长度,剩下的应该正好是一米,所以我应该走一千五百步?!痹菅杆僭谛睦锼愠隽俗约盒枰叩牟绞?。

    是的,袁州其实找不到路,但是有地图袁州觉得不难,而且他会严格的计算位置,这样应该不会有错。

    袁州边走边注意自己的步伐大小一致,心里默数着走了多少步,脸上的表情严肃而认真,就好像是某种科学实验一般。

    “踏踏踏”袁州规律的脚步声在街道上轻轻响起。

    “一千四百四十九,应该要转弯了?!痹菽盍艘痪?,然后下意识的转头看。

    转头的时候,袁州按照习惯是没有停下的,是以他回头的功夫他顺势转了弯。

    “嗯,接下来就是两百米的直线,果然还是很简单的?!痹菪睦锓潘?,继续计算。

    “等等,好像哪里没对?!痹萃蝗煌O?,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袁州皱眉转头思考着,发现后面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对于自身的方向感,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

    人群里有带着小孩子的大妈,有逛街的青年女孩,也有半大的中学生在笑闹。

    “好像少了点什么?!痹葑杂?。

    “对了,乌海这家伙呢?!痹萃蝗灰慌恼菩?,记起了乌海应该是跟着他走才对,但现在后面空无一人。

    “这家伙跑哪里去了?!痹菡驹谠乜嫉热?。

    袁州的耐心是很好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的等了五分钟,然后后面还是没出现乌海的身影。

    “不会是丢了吧?!痹葜迕?,然后离开原地,向前后走了走,看了看,甚至向着旁边的小巷子也进去看了看。

    “居然这么容易丢,三岁吗?”袁州吐槽。

    吐槽完自然要打电话,袁州麻利的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还好乌海死皮赖脸的在袁州手机里存了电话,不然还不知道怎么联系。

    “嘟嘟嘟”电话响了三声,然后被人接起。

    “乌海你人呢?”袁州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在找你?!蔽诤D峭酚行┏衬?,但话语很直接。

    “你在哪?”袁州准备自己去找这个路痴。

    “我在我们分开的地方,没走多远,应该能看见?!蔽诤C判『?,四处看了看,然后道。

    显然乌海这话说了等于没说,袁州根本不知道他乌海是什么时候丢的。

    “你那里有什么标志性建筑?”袁州皱眉问道。

    “红色的房子,是个火锅店,边上有个电线杆?!蔽诤R蛔忠痪涞男稳莸?。

    袁州按照乌海的形容环顾了四周一圈,发现这里和乌海说的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说说更显眼的东西?!痹菰俅挝实?。

    “门口有红灯笼,灯笼上画的是凤,我看其他画的都是凰,这个就很好认了?!蔽诤5?。

    袁州冷笑,你TM在逗谁他只是个厨师,不是什么生物学家,凤和凰TM的有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