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的食客大眼瞪小眼,就连袁州都默默的做菜,八卦都不听了。

    倒是乌海是一个生来就不知道尴尬是什么的人,疑惑的开口问道“那你们怎么不干脆店里相,那天你们不是都在?”

    陈维脸色肃穆看不出什么,倒是婉姐一脸无奈加无语的表情,智障乌海,乌三岁,不能再多了。

    “因为媒人的错误信息传达,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对方,而且我习惯早到一会?!蓖窠阕匀坏乃档?。

    “原来如此?!甭阃?。

    倒是乌海盯着陈维看了好一会后,突然出声。

    “哦,难怪你那天跑那么快,原来不是总经理找你,我就是你一个保安部长不应该怕经理,你们可是同级的?!蔽诤R涣沉巳患涌隙ǖ乃档?。

    这下,店里的食客不看婉姐和陈维了,而是改看着乌海了,不过这对乌海来说不痛不痒,这个事情是乌琳用事实告诉他的。

    “婉姐挺好,就是我喜欢可爱类型的?!背挛蝗槐某隽艘痪浠?。

    “我说你够了,那天你也是这样说的,要知道老娘就没有不合适的,我可是百搭款?!蓖窠阃蝗坏勺懦挛涂诹?。

    陈维瞬间蔫了,不说话,就那么坐着,而婉姐则捋了捋头发,又恢复了温婉的样子,好像刚才发飙的不是一个人。

    转折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额,看来是没成?!甭∩泥止玖艘痪?。

    “我觉得也是,看陈维都被吓着了?!庇惺晨托∩乃档?。

    “但是我倒觉得婉姐挺好?!币灿惺晨涂渫窠愕?。

    “女人心,海底针?!痹菪睦锇蛋蹈锌?。

    “面来了,婉姐慢用?!闭谡馐焙?,周佳端上了婉姐的餐点。

    “谢谢佳佳?!蓖窠阈γ忻械牡阃?。

    “你好?!毙〉昀锶死慈送?,这时候又进来一个女孩子,一个短发的女孩。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殷雅的同事,听殷雅的称呼应该是什么叫晓晨的,倒是难得见她单独来吃。

    但她每次来都很客气,都会对着周佳说你好,倒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多。

    “你好,晓晨姐今天吃什么?”周佳温和的问道。

    “我看看,还没想好呢?!毕哭哿宿鄱叩亩谭?,坐下拿起菜单,笑着说道。

    “好,那晓晨姐你慢慢看,我先去别的地方?!敝芗训阃?,然后离开。

    “哇,没想到袁老板这里又出了这么多菜?!毕恳槐叨宰挪说チ骺谒?,一边哀叹自己的荷包。

    “回锅肉,红烧肉,麻婆豆腐,宫保鸡丁还有烧白,都好想吃吃看?!毕啃睦锬钭挪说?。

    晓晨对着菜单起码认认真真的看了三遍,然后重新叫来了周佳点餐。

    “晓晨姐准备吃什么?”周佳道。

    “开水泡饭,有这个吗?”晓晨看了看米百做,然后问道。

    “开水泡饭?等我问问老板?!敝芗驯硎久惶飧雒?,有些迟疑。

    “应该也是属于米百做的?!毕坎钩淞艘痪?。

    “好,我问问?!敝芗训阃?,然后去了袁州那里。

    “老板,有人点开水泡饭,这个属于米百做吗?”周佳知道做菜的时候袁州很忙,每次问问题她都很直接的问重点。

    “算,可以做?!痹莸?。

    “好,那我去说?!敝芗蚜⒖袒氐较空饫?,然后说了可以点。

    “那就要一份这个就可以了?!毕亢仙喜说?,然后道。

    “好的,加上迎客套餐一共118块,可以转账或者现金?!敝芗驯ǔ黾鄹?。

    “已经转了?!毕炕瘟嘶问只疽?。

    “收到了,请稍等,一会就来?!敝芗训阃啡啡?,然后离开。

    周佳走后,晓晨突然自言自语了一番“也不知道袁老板做的开水泡饭是什么味道?!?br />
    说完后,晓晨就开始盯着袁州,而这时候的袁州还在做上一个食客的樟茶鸭子,脸上的表情严肃而认真。

    “袁老板还是那么帅,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做袁老板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毕克殖抛畔掳?,一脸花痴的嘀咕。

    晓晨就这样顶着短发,撑着下巴对着袁州发呆,还好晓晨这样并不显眼,毕竟袁州的自信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要知道现在袁州的女性缘还是很不错的,就是没人表白倒是真的,是以这样对着袁州发呆的人还真不少。

    嗯,这其中还有男的,当然这个时候袁州是忽略的。

    毕竟还是可爱的软妹子更加养眼,其他对着他发呆的男的,基本都是惊讶于他厨艺,想要拜师学艺的。

    “砰”一声锅底与琉璃台轻微碰撞的声音响起,这惊醒了正在发呆的晓晨。

    “对了?!毕靠醋耪邢乱坏啦酥谱鞯脑?,立刻起身。

    “等等袁老板?!毕客蝗唤凶≡?。

    “嗯?”袁州抬头,同时手上正在清洗一个新的锅子。

    “那个,开水泡饭我想要隔夜饭泡?!毕勘辉菀豢?,又有些气弱,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开水泡饭的米饭原材料确实是隔夜饭?!痹莸阃?,理所当然的说道,隔夜饭更好吃。

    “谢谢袁老板?!毕克闪丝谄?,立刻坐下。

    “应该的?!痹莸阃?,然后继续洗锅。

    对于袁州来说做出好吃的食物和按照食物来做饭就是应该的,因为他是厨师。

    晓晨看了看没人注意自己,安心的继续发呆。

    其实晓晨这样倒也正常,毕竟袁州这里菜好吃这是出了名的,但还有一样就是,袁州这里的饭菜都特别健康,像电视里那些广告吹的那样,不添加防腐剂,这点是长期来这里的食客自己发现的。

    不光是袁州开放式厨房可以让人看见他做菜的每一步,还有袁州锃光瓦亮的灶台,加上那些看起来高级,吃起来美味的食材。

    所以晓晨很担心袁州会不会有隔夜饭这种东西,毕竟隔夜饭致癌,不健康,都被那些专家说的妖魔化了。

    但是开水泡饭不用隔夜饭,还有什么味道可言?

    “还好袁老板懂行,果然不愧是袁老板?!毕靠醋旁?,喃喃自语的感慨。

    ps:看在菜猫最近如此勤快的份上,可否来些月票和推荐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