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不满意?!”小背头激动得声音都不由上扬,说完就后悔了,太大声会影响发挥。

    小背头再也不敢说自己要求高了,自己这的高要求,在别人那是失败品。

    上扬的声音没有影响到袁州,他一刻没停再次拿起一个萝卜继续雕刻了起来。

    而汤姆则下意识的想扶眼镜,然后发现自己今天没带眼镜出门,瞬间有些懊恼,又有些羞躁。

    “这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班门弄斧?!碧滥纺训靡涣潮某隽肆礁龀捎?,脸上都胀的通红。

    神tm的小店厨师。

    汤姆觉得这个地方太危险了,必须马上离开,正是不好意思准备赶快走的时候,袁州却雕完抬头了。

    “两位还有什么事?”袁州轻描淡写的问道。

    “额……”小背头还处于震撼中,词穷,下意识的看向汤姆。

    汤姆则是脸上红了又青,看那样子和中毒了也没区别,憋了半天才吭吭哧哧的说道“那个,咳,是这样的,我来看看到时候摄像机摆哪里可以拍到您的雕刻的样子?!?br />
    作为一个很火的综艺节目的后勤部长,平时的汤姆也算是非常吃香的,难得看到他说话如此结巴,又没有底气的样子。

    “不拍脸?!痹莸?。

    “您放心,不拍脸,都听您的?!碧滥氛馐橇某坪舳加贸隼戳?。

    毕竟想起了还有点心虚,亏他刚刚还准备和袁州说说雕刻要注意的事情,准备送人家一套雕刻刀,真是想起来汤姆都想挖个洞钻进去。

    “嗯?!痹莸阃?,然后看了看两人一脸嬉皮笑脸又不说话的样子,也就低头重新雕了。

    “呼,快走?!碧滥芳莸屯?,立刻低吼一声,然后率先转头快步离去。

    要不是跑起来会更奇怪,汤姆都忍不住要跑了。

    “这TM简直尴尬到姥姥家了?!碧滥分痪醯棉限渭蛑比缬八嫘蔚母潘?,让他再次加快脚步离开。

    “没想到袁老板这么神,这下汤姆先生应该是知道中餐的厉害了?!备谏砗蟮男”惩沸睦锏靡獾南氲?。

    中餐,不用味道,就改变了汤姆的三观。

    距小背头和汤姆先生的来访又过去了两天,这几天的袁州小店风平浪静。

    而门口钱箱里面的钱,则是有多的时候,也有少的时候,姜嫦曦和袁州偶尔还是会向里面放钱。

    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有很多贪小便宜的人。但人也绝对没有想象中的差,之前就有一个,沙市的旅客,为了还四块,专门再从沙市来蓉城一趟。

    当时正好遇上了马志达,马志达还高兴的念叨这就是诚信,然后问那位旅客为什么这样做。结果旅客也不知道的没听见还是很高冷,没回答,急匆匆的就走了。

    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惜不是每一个故事都会被人知道。

    还好马志达并不觉得有什么,相反还很是高兴,毕竟这说明他的钱箱有了作用。

    是以当天马志达就兴冲冲的去了袁州小店。

    “好久没见了,最近可没有新菜?!笔晨鸵患铰碇敬锪⒖痰髻┑乃档?。

    “今天不是来吃新菜的,我可是来验收成果的?!甭碇敬锖俸僖恍?。

    “你还真是积极,一回来就来了?!蔽橹薜?。

    “那当然,要不是临时出差,我早就来了?!甭碇敬镄γ忻械乃档?。

    “不过我今天没看到姜姐来?!庇腥刃牡氖晨?,立刻前面左右的张望排队的人群。

    “确实还没看到人来?!甭碇敬镆部戳丝?,人群里确实没人。

    “说不定一会就来了?!庇惺晨土⒖痰?。

    “对,应该过会儿会来的?!逼渌晨头追赘胶鹊?。

    姜嫦曦来袁州小店虽然不是天天都来,但也是一有空就会来的,是以马志达确实不担心这个问题,也就安心的排队等候了。

    等着等着,就等到了他进去吃完饭,姜嫦曦还是没来,马志达略微有些奇怪,但没说什么。

    第二天,马志达再次来到袁州小店,然而姜嫦曦依然没来,这就有些奇怪了。

    直到第三天姜嫦曦还是没来,到第四天早上马志达就忍不住有些嘀咕了。

    “这家伙该不是知道输了就不来了吧?!鄙习嗟氖焙蚵碇敬锒既滩蛔∴止?。

    “你嘀咕什么呢?”马志达的同事一脸好奇的问道。

    “没事?!甭碇敬锪⒖袒厣?,摇头。

    “不不不,你肯定有事?!蓖币涣郴敌Φ目醋怕碇敬?,就差脸上写着我不怀好意了。

    “工作的事情自己来,我没时间,不加班,很忙?!甭碇敬锪⒖叹璧幕卮?。

    要知道这个同时经常偷懒,喜欢叫周边的同时帮忙,马志达已经上过一回当了,自然不会再上第二次,立刻表明立场。

    “不是工作的事情,放心,是别的事情?!蓖铝⒖桃⊥?,紧接着一手搭上马志达的肩膀。

    “别的事情就更不行了,我还有工作,下班再说?!甭碇敬锬孟率直?,准备工作遁。

    “别别别,好歹同事一场,你说你最近是拿奖金了还是中奖了?”同事拉住马志达,立刻开口问道。

    “什么鬼?”马志达一脸懵逼的看着同事。

    “别装了,你都连着三天去那个袁州小店吃饭了,还不是中奖了,或者拿了什么奖金?!蓖乱涣晨隙ǖ乃档?。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我去但是没吃,是等人去的?!甭碇敬锟扌Σ坏玫乃档?。

    “真的?”同事有些怀疑。

    “当然是真的,中奖第一个请你吃饭?!甭碇敬镂弈蔚乃档?。

    “那就行了,中奖别忘了哥们?!蓖滤低?,挥手离开。

    “真是的,姜姐怎么还没来,也不知道今天来不来?!甭碇敬锾酒?。

    中午一下班马志达照例走的飞快,径直的走去袁州小店,当然他是买了饭带去的。

    一到地方,食客们已经把袁州小店门口排的满满当当的了,但还是没有姜嫦曦的身影。

    “这家伙怎么还没来?”马志达边吃边嘀咕,耐着性子又等到了开始拿号的时候。

    然而姜嫦曦依然没有来。

    “奇怪,姜姐不是出事了吧?也没见过姜姐连续好几天都不来的?!甭碇敬锏男那榇悠婀致源宦搅说P?。

    马志达下意识的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翻了一圈才发现他根本没有姜嫦曦的电话。

    “居然忘了存电话,去问问乌不要脸好了?!甭碇敬镒急钢苯尤ノ饰诤?。

    要说马志达和姜嫦曦也算朋友,但只在袁州小店见面交集多,出了店圈子不同极少基础,是以他并没有姜嫦曦的手机号。

    马志达不嫌麻烦。

    朋友并不一定会不嫌麻烦的关心,但不嫌麻烦关心你的一定是朋友,哪怕平日联都不联系。

    很多时候,关心你的人,并不躺在电话薄里。

    就好像马志达会担心姜嫦曦,陈维会担心婉姐,漫漫会担心袁老板……

    ps:日常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