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袁州小店中。

    “小袁,我今天可是带了人来的,没问题吧?!敝苁澜芤唤啪托γ忻械拇蛘泻舻?。

    “当然,请坐?!痹菁蚪嘤辛Φ乃档?。

    “袁老板好,我是这老小子的朋友,听说今晚吃豆花,就不请自来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彼祷暗睦先诵敕⒔园啄暝计呤难?,但满脸红润,看起来很是精神抖擞。

    “不会?!痹菘隙ǖ牡?。

    白须老人闻言点头,无论怎么说,这自信的气势是很好的。

    “那就好”周世杰似乎早就猜到了袁州的回答,接着说道:“我只是吃过史大师两次泉水豆花,但他和史大师是至交好友,经常吃那味道可是熟悉得很?!?br />
    白须老人名叫吕咸,以前是干什么的,就没必要说了,反正现在是四处溜达养老。

    作为朋友,周世杰是挺嫌弃吕咸的,因为吕咸蹭美食的功夫堪称一绝,很多好吃的,他没吃到,吕咸就已经吃过好多次了。

    周世杰接着说:“既然是专门来吃泉水豆花的,那么今天我们俩就不点其他的了,就泉水豆花配饭就行了?!?br />
    袁州点头:“请稍坐,两碗泉水豆花马上就来?!彼低?,开始准备,他的完美泉水豆花。

    吕咸揪着白胡子,看着袁州炉火纯青的技艺,说道:“这位就是小小年纪,厨艺就已经绝好的袁老板,闻名已久,今天倒是第一次见到?!?br />
    “我就不跟你介绍了,那你觉得这份泉水豆花,能够史大师几分好吃?”周世杰问。

    作为老吃货,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袁州,吕咸虽说从来没有来过袁州小店,但对于袁州的了解,是超过大多数食客的。

    “一般地方不过三四分,但袁老板作为近年来最天才的厨师,应该有九分?!甭老套邢杆伎?,揪下来一根白胡子。

    “九分,头一次听你如此高的评价,小邱也不过只得了八分?!敝苁澜芤捕月老痰母咂兰燮奈?。

    “老小子不要想给我下套,我可是全知道的,纵观袁老板的事迹,是不能用常理来形容?!甭老桃桓蔽也簧系钡哪Q?。

    两人口中的史大师,是川菜掌门人,师承宫廷御厨,是华夏十大名厨之一,其料理能力不用多说,最厉害的还是教学能力。

    史大师叫出过很多杰出的学生,比如周世杰刚才提到的小邱,就是其中之一。

    在第四届华夏烹饪世界大赛上,就用泉水豆腐打败了诸多名菜,夺取了一块特金奖牌,同时这也是那一届唯一获得特金奖的川菜。

    要知道,华夏烹饪世界大赛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小比赛,它是中餐界最盛大的比赛,不仅仅是国内的,好像墨西哥、西班牙、美国等等的华人厨师都会参赛,含金量相当的高。

    比起其它的清汤牡丹蒸菜、蟹粉戏蛟龙、石斑双味、南天鲍鱼等等菜肴,泉水豆花真的是太简陋了,而小邱敢做这道菜,并且还靠这道菜赢了最高奖项,可想而知其精致美味程度。

    而小邱也只学到了史大师八分泉水豆花的本事,是以作为史大师好友的吕咸感觉刚才的评价,可以说是顶破天了。

    “我倒是觉得小袁肯定能给你个意料之外的惊喜?!毕啾绕鹄粗苁澜芑故歉私庠莸?。

    “哦?怎么说?!甭老桃涣澈闷娴奈实?。

    “因为小袁就没按常理出过牌,要是史大师的泉水豆花那他肯定不会特意叫我来?!敝苁澜芤涣丑贫ǖ乃档?。

    “新版的?”吕咸猜测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估计吃了就知道了?!敝苁澜苄γ忻械乃档?。

    “吃白饭的?!蓖蝗灰桓鐾回5纳舸?。

    “你这个小兔崽子,你个饭桶?!敝苁澜芗负跏窍攵疾幌肓⒖谭椿?。

    只不过这一下周世杰的高人形象也差不多没了。

    “那也比你个吃白饭的好?!备崭账祷暗氖俏诤?,现在正横眉冷目的等着乌海。

    说起来两人其实没什么,就是因为每次乌海跟着袁州去参加美食交流都没进得去,恰巧又被乌海撞见周世杰来吃饭不给钱。

    当然乌海知道这肯定是袁州请客,而袁州乌海是不敢说什么的,最多就是抱怨抱怨,但屡屡拦下乌海的周世杰就成了他的眼中钉了。

    上次魔都,还有上上次东京。

    一老一少就这么结下了仇怨,开始了见面就互怼的状态。

    “老吕,今天这泉水豆花那可是不要钱的,我可得好好品尝品尝?!敝苁澜芤涣硣N瑟的对着吕咸说道。

    “至少我这份那是不要钱的?!苯幼胖苁澜芟肫鸶崭盏淖?,立刻又补充了一句道。

    “周佳给我来一份蛋炒饭和蛋炒饭套餐,东坡肘子茶叶蛋也要一份,金陵虾和回锅肉也来一份?!蔽诤T谝慌源笊目嫉悴?。

    “好的,稍等?!敝芗延ο?。

    “有钱任性,可以换着花样吃?!蔽诤C判『右涣车靡獾乃档?。

    “不要钱的肯定好吃,小袁的手艺就是好?!敝苁澜苣昙鸵膊恍×?,很有些老小老小的样子。

    “幼稚?!蔽诤V苯禹?。

    “我说你个老小子还真挺幼稚的?!北呱系穆老倘贤牡阃?,作为华夏出事了联盟会长,必须要有格调。

    “今儿个袁老板请的可是我?!敝苁澜芩畚⒚?,直接使出杀手锏。

    “行,今天听你的?!甭老塘⒖掏督?。

    “关我屁事?!蔽诤T谝慌岳涑?。

    这下子三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怼着,倒没有真生气,就像是另类的一种交流。

    至少在暮小云看来是这样的,是以她安静的准备端上菜肴。

    “我来?!痹荻宰拍盒≡频?。

    “好的,老板?!蹦盒≡频阃?,然后去端别的菜。

    “两位,这是泉水豆花和白饭,请慢用?!痹莘畔铝椒菁虻サ亩够ê头?。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甭老套钕瘸錾?,他很好奇周世杰所说的意料之外,迫不及待的准备尝尝是否是这样。

    “小袁你忙你的?!敝苁澜艿阃?。

    “请慢用?!痹莶⑽炊嗨?,淡淡的道。

    “唔?这是什么味道?”袁州和周世杰说话的时候,吕咸已经把豆花吃到了嘴里,而且是没有蘸料的豆花。

    不过他一下子就惊讶出声了。

    这时候,袁州却很是淡定自若的看了看,直接转身回到厨房,继续做其他食客的餐点。

    徒留吕咸一脸震惊的看着碗里的豆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