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等等……什么?”

    袁州温和体贴的语气,让人下意识的认为是会回答“没问题,续杯西瓜汁,这一杯我请你,不收费了”,这样的语气就应该配这样的话,是以高颂才会下意识的道谢。

    但道谢完,就反应过来了,情绪转圜,高颂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袁州。

    “是的,规矩就在墙上,西瓜汁不能续杯?!痹葜缸鸥咚瘫澈蟮那奖谒档?。

    高颂以手作梳子,把头发向后梳了梳,冷静了一点,道:“那麻烦老板,我再点一份西瓜汁,谢谢?!?br />
    “不用谢,西瓜汁一人一天只有一杯?!痹菥醯米约核祷按永疵挥腥绱说那崛?,毕竟面对被怼的美女,要宽容。

    虽说高颂的这杯西瓜汁是乌海点的,也是乌海付钱,但一人一杯是一直以来的规矩,毕竟西瓜汁每天是限量供应的。

    高颂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气爆了。

    “真是一个两个都一样,简直是人才,还是高端人才?!备咚棠闷鹱约旱氖执?,蹬着高跟鞋大步走出小店,也不知道她朋友姜嫦曦,是怎么在这店吃了一年的饭。

    店外天色已晚,店内气氛安静。

    “哈哈哈,不行了,忍不住了,这个单身狗?!绷韬昕吹礁咚套咴?,这才笑出了声,打破了店内的安静。

    “乌大哥真是的,这么伤人家面子,恐怕就没有下次机会了?!甭酚薪槭碌囊⊥?。

    “我看他根本是没开窍,纯粹就是为了怼人?!绷韬晷Φ闹毕肱淖雷?。

    “嗯,确实?!痹菀苍谝慌栽尥牡懔说阃?,并且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对待美女,要有基本的绅士风度,至少在说话上,要注意分寸,乌海也是活该都快三十了还没有女朋友,说话太气人了?!?br />
    凌宏、陈维还有漫漫等人额头上全是问号,听着袁州话语里还隐隐透露着的一股子痛心疾首,就是梁静茹也给予不了这种勇气。

    “圆规你哪里来的勇气?你根本没好到哪里去,美女是被你气走的?!绷韬炅⒖套匪档?。

    “你怕不是傻了?”袁州口中冒出一句网络热词,道:“如果不是我话语温和,并且体贴,让她安慰了不少,否则指不定被乌海点爆?!?br />
    袁州不仅不背锅,反而认为自己功劳大大的。

    “袁老板这样挺好的,还是乌大哥情商低?!甭话牙×韬?,阻止他说下去,然后附喝道。

    “对对对,乌门檐才蠢?!绷韬暌惨幌伦臃从?,慌乱的改口,竟然不叫乌海小胡子。

    这次袁州没回答,只是平淡的看了两人一眼,眼神中很明显透露着,算你们有眼光的神态。

    而漫漫拉住凌宏只是因为排队委员会的一致认为袁州现阶段单身有利于厨艺的提升,对厨艺的不断追寻才是一个厨师应该通往的康庄大道。

    万一一番话把袁州点醒了怎么办?虽说这种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想想如果袁州有女票了,肯定会分心思,对于厨艺的追寻肯定就没这么认真了。

    漫漫这是在矫正袁州前进的方向,绝对不是为了多吃两顿饭,绝对不是!

    言归正传,不说漫漫是否真心,但袁州对于厨艺的追求,的确是不会停止的。

    明晚约请了周世杰吃豆花,但实际上袁州对于他所做的豆花,并没有那么满意。

    掌握了整个蓉派川菜,做泉水豆花也跟其他的菜一样,是至臻化境的,但在吃了自己的泉水豆花之后,始终觉得有点不协调。

    是以,在一天结束营业之后,袁州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想要将这个不协调的地方找出来。要说,泉水豆花做法其实很简单,如果不算蘸料的话,只需要卤水、黄豆和水。

    水与黄豆,都是系统提供的,都是最好最适合的食材,所以不会出现黄豆亲水性物质的活跃区别大,口感不同等情况。

    袁州做任何菜都喜欢考虑每一个细节:

    [浸泡七个小时三十二分钟的黄豆,最合适做豆花。(备注:若是在制作的工程中有什么特殊情况,可以将时间延后,但最后不要超过一刻钟。)]

    仔细一看,就能看到袁州搁在桌桌上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笔记,第一条就是关于黄豆浸泡的时间的调查。

    去看任何食谱上面都是写的“黄豆浸泡过夜”,不会有人把这个时间精确到小时,甚至于分钟。

    在昨天,袁州就在不停的时间段泡了很多黄豆,研究出了这个结果,笔记本上甚至还有关于加热温度,以及冷却时间的测验。

    当然这种东西最多还是视情况而定,毕竟料理不是物理,精确了就不会错,料理最重要的还是厨师的手艺,袁州的记录只不过是多次试验,最好的平均数值。

    一碗泉水豆花新鲜出炉,沾上调好的酱料,一口吃下去,先是豆花立刻在嘴里融化,蘸料的辣味直接冲入喉咙,而豆花的滑嫩与香味也瞬间弥漫开来。

    “唔,很好吃,这次感觉蘸料更加香辣了,并且也没有喧宾夺主掩盖豆花的味道,不错这应当就是蘸料最完美的方案了?!痹莩宰抛约旱亩够?,先夸了自己,随后若有所思。

    他味蕾所感觉到的不协调到底是什么地方。

    “既然蘸料完美的话,那么我感觉到的不对劲就来自于豆花本身?!笔且?,这一次袁州就没有沾蘸料,一口白豆花吃下去,鲜嫩的豆花也是非常好吃的,然后不协调的感觉依旧在。

    袁州翻了翻自己的笔记,今晚为了找到这个不协调,这已经是他自己做的第七碗豆花了,不客气的说……都吃撑着了。

    “从笔记看,所以细节应该我都注意到了,还有什么问题?!痹萃蝗晃氏低常骸跋低忱鲜邓?,是不是你这次提供的黄豆或者是水,不适合料理泉水豆花?!?br />
    系统什么也没说,自从上次凉拌茶叶之后,系统就更加冷淡了,经常爱搭不理。不过话说回来,好像系统一直以来都是爱搭不理的。

    不回答也就罢了,袁州也是随口一问,将第七碗泉水豆花吃完,还是一无所获,休息了一番,继续做第八碗。

    而这个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