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小店,店内。

    晚餐时间,今天小店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舞蹈就是一种表现艺术,更准确的来说,用身体完成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不少需要借助道具,总体来说需要很强的技巧性。多数的时候,舞蹈是被赋予其他意义,比如说减肥,现在跳拉丁舞的,很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个原因?!?br />
    “拉丁舞的动作以腰部、的臀部和腹部为主,所以塑身效果很好,还是技巧。除此之外,舞蹈还有社交、祭祀、求偶等等作用,所以舞蹈的起源是很复杂的?!?br />
    说话者是高颂,单说名字不像是妹纸,但实际上是货真价实的气质型美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高颂就是姜嫦曦介绍来的,并且两人也是好友。

    她是蓉城一家最大的舞蹈室特聘专家教练,在欧美的多个国家级跳舞比赛中,获得过冠军,擅长肚皮舞和拉丁舞,同时也是一个塑形达人。也正是因为高颂从小练舞的关系,身材很好,即使是穿着休闲的牛仔裤,也能够看出身材极好,有圣涡,有马甲线。

    姜嫦曦的身材就非常好了,像她自己说的,她可是前凸后翘大长腿,就连见识过很多模特美人的凌宏都说,姜嫦曦的身段是他见过最好的。

    但高颂的身材比起姜嫦曦来,还要好上一分,可想而知。

    “那……高老师我学的舞蹈作用是什么?”听高颂讲述的是一个女学生,虽然是三十多岁的职场白领,但在气场强大的高颂面前,还是像个小学生一样听话。

    要学好舞蹈,就要知道所学舞种的来历,这就是高颂常说的话,是以女学生才会有此一问。

    “你要学的是探戈?!备咚袒卮穑骸耙恢趾苄枰记傻奈璧?,一开始只是娱乐作用的舞蹈,还夹杂着一点求偶的作用,后来融入宫廷舞,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竞技性舞蹈。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来,从娱乐舞蹈变成竞技舞蹈,根本的变化,就是技巧的规范性?!?br />
    高颂并不是工作狂,喜欢在吃饭的时候,交谈业务的时候。她只是把袁州小店,当做了一个临时办公室,毕竟这里的环境好,特别是有好友还有美食。

    是以,第一次被姜嫦曦带着来,第二次就直接带着女学生来了。有一点是好的,高颂说话的时候嗓音并不大,并不影响其他食客。

    值得一说的是,这个“其他食客”不包括乌海。

    今天也是碰巧了,乌海刚好坐在高颂的右手边上,两口把自己碗里的蛋炒饭全部吃掉,对就是两口,两口并不是一个模糊的形容词,而是非常准确的形容。

    “咳咳咳……”

    乌海左边的陈维连连咳嗽,乌海抬头一看,发现就刚才十几秒的功夫,之前摆在陈维面前,满满的盘子,现在已经见底了。

    一盘熊掌豆腐、一盘瑞典肉丸、一份清汤面。

    看着两颊鼓胀,脸色通红的陈维,乌海好奇的问:“你噎死了没有?”

    “呜……”陈维狠狠的瞪了乌海一眼,看样子是快噎死了,陈维明显是怕乌海抢饭这才吃的这么快。

    十几秒,把三盘东西清盘,首先这在物理学上都是一个奇迹,难以想象,是以什么样的速度,把东西塞进口中。更不用说从生物学,陈维是真的快被噎死了,或许是一个肉丸,又或许是一块豆腐,咽不下去了。

    “这里,喝水?!蓖窠惆殉挛直叩目笕苯拥莸搅顺挛毂?。

    陈维咕咚咕咚的一口气灌下,这才把东西哽下喉咙,呼吸急促差点死掉,虽说袁老板的东西很好吃,但陈维也不想被袁老板的东西噎死。

    “下次吃东西注意点,没……嗯反正注意点?!蓖窠阕急杆晨谒?,没人跟你抢,但看见乌海坐在旁边,就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

    嘱咐完,婉姐就在空位坐下了,她也是排好队来吃饭的。

    “从老家回来了?”陈维打招呼,这是他过年后第一次看见婉姐。

    “没有过年休息一个月的,就算我想,公司领导也不准?!蓖窠愕溃骸鞍敫龆嘣虑?,我就来蓉城,来过小店一次,只不过没吃东西,所以没呆多久?!?br />
    难怪了,陈维点了点头。其实很多时候,来袁州小店并不仅仅是为了吃饭。

    有了这样一个店,就不会在过年回到蓉城后,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出租屋过一晚,第二天就开始工作。

    虽说有这样一个店,也不会改变什么,但总感觉多了一点仪式感。

    是以,不少在蓉城上班的人,过年回来都会来店里打一个招呼,具体跟谁打招呼,其实也没有特定的,有来跟袁州说一声的,也有来跟店里熟悉的食客说一声的。

    无论吃不吃东西,反正总要来一趟。

    婉姐就是其中之一,说明白后,和陈维的交流也结束了,毕竟前者要点菜,而后者也不知道说什么。

    “吃东西吃到把自己噎着,陈维你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共享单车和蚂蚁花呗吗?”乌海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道。

    “滚蛋蛋,小胡子我告诉你,不要想抢我东西?!背挛窈莺莸亩⒆盼诤?,虽然被噎住,但成功拦截乌海的抢劫,心情还是愉悦的。作为一个保安队长陈维觉得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他锐利的眼神,就刚才乌海那快速吃东西的样子,肯定就是想要抢他的东西。

    “毛病?!蔽诤?闯挛哪抗?,表露出一个情绪:你怕不是傻了吧。

    为了不让自己智商受到影响,乌海决定暂时不跟这个癔症的陈维说话,陈维饭吃完后,还点了一份西瓜汁,他需要喝一杯西瓜汁冷静冷静。

    乌海则一直在等一件事情,大概五分钟之后,右手边的高颂和学生之间的谈话结束了,准备离开袁州小店之际,乌海突然站起来,转身。

    “能不能请你喝杯西瓜汁?!蔽诤U饣故堑谝淮沃鞫舜钰?,所以很不习惯:“我的意思是喝杯西瓜汁,坐下来聊两句?!?br />
    此话一出,瞬间就吸引了店内好多人的目光,甚至连做完手上的活儿,正在休息的袁州都吸引了过去。

    乌海这个只对画画和吃东西感兴趣的家伙,也会搭讪妹纸了?袁州瞬间有一种,养的娃长大的错觉。

    “吃错药了?”陈维看着乌海喃喃自语。

    “门檐乌海?”高颂被搭讪习惯了,所以也很平常,上下打量着乌海,然后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

    ps:咳咳咳,求月票求推荐票,厚脸皮的菜猫又来求票啦~打劫票票,各种票票都要,都投给菜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