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沉默并没有多久,甚至袁州的书都还没来得及翻开,楚枭就开口了。

    “上次为什么不说话?!背傻幕懊煌访荒缘?。

    但袁州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淡定的道“我接电话又不要钱?!?br />
    这话说的很是直白,直白到楚枭都愣了一下,这才回答“我打电话也不要钱?!?br />
    “因为套餐规定,每月消费四十欧以上,免费赠送一小时通话时间,刚好我还剩一小时?!倍倭硕俪杉绦?“我也不要钱?!?br />
    “嗯?!痹菀庖宀幻鞯泥帕艘簧?,并没有多说。

    “再见?!背赏回5乃档?。

    “再见?!痹菡獯位故堑茸懦晒?。

    帮楚枭用掉一个小时的免费时间这个小事,袁州表示他还是很愿意的,这样下次他就可以尽情的打付费电话了。

    然而楚枭挂电话却很及时,几乎是袁州一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手真快?!痹萼洁炝艘痪?。

    “说起来今晚吃豆花吧?!痹莨伊说缁?,突发奇想的确定了今晚的晚餐。

    蓉派川菜中有道菜名为泉水豆花,这是一道极其普通又极其高级的菜。

    普通是因为家家户户都可以做,而高级则是因为一位川菜大师曾经用这道菜夺得了一个金奖,打败了其他燕、鲍、翅作为主料的菜品。

    “系统,你提供的黄豆是不是当季的黄豆?”因为现在正是春天,是以袁州才有此一问。

    系统现字:“本系统不提供反季节蔬菜或肉类、禽类以及其他任何食材?!?br />
    “本系统的食材都出自严格的科学培育,在适宜的季节播种和成熟,宿主不必有此疑惑?!?br />
    “所以系统你的食材来自全世界对吧?!痹菀幌伦酉肫鹉切?,放在柜子里的不同季节的菜品。

    系统现字:“宿主等级不够,暂不能回答?!?br />
    “好的,下一句是努力升级,我知道了?!痹菸弈?。

    系统现字:“黄豆为豆科大豆属一年生草本,高30-90厘米。茎粗壮,直立,密被褐色长硬毛,其叶通常具3小叶;托叶具脉纹,被黄色柔毛,而它的花期为6-7月,果期7-9月?!?br />
    “华夏为黄豆原产地,本系统选用的乃是出自东北黑土地的原生态本地豆种?!?br />
    “每一个豆荚上只取中间一颗,其余另做他用,以此来保证每一颗阴干后的黄豆为淡黄色,形状是椭圆形状,略扁,肚脐为浅褐色,长度1厘米,宽为8毫米的标准尺寸?!?br />
    “停,我不想知道一颗豆子吃的是什么肥料了,我需要安静的做菜环境?!痹菁笆苯型?,避免了他产生他还不如一个豆子活的精细的错觉。

    系统现字:“好的?!?br />
    不知道为什么,袁州从系统这两个字上感觉到了愉悦的感觉,当然也许只是错觉。

    泉水豆花真的很简单,用料只有三样,一个自然就是泉水,另一个是黄豆,剩下的就是卤水了。

    而黄豆是系统提供的,泉水也是系统另外提供的,不是现在所有的任何一种水。

    “这水不错?!痹葜苯咏恿艘槐?,然后尝了尝。

    系统现字:“此泉水来自历城区彩石、港沟镇一带,那里共有泉池68处,其中列济南七十二名泉的有玉河泉,而玉河泉是巨野河源头,共有八处泉眼组成,原名榆科泉?!?br />
    “郦道元所注的《水经注》中记载‘泉水自百米岩层之下,甘甜醇厚,酷似圣水也’。本系统选取的乃是书中记载的那一眼泉水?!?br />
    “你挖了济南的泉眼?”袁州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毕竟这泉水太有名了,要是突然不见了一眼,那不得闹翻天?

    系统现字:“本系统截取了其中一眼,并未带走?!?br />
    “哦,那就好?!痹菟闪丝谄?。

    见系统不再回复,袁州再次喝了口水,感慨“这酷似圣水的泉水确实不一般?!?br />
    “咕咚?!痹菅氏乱豢?。,

    这泉水清凉又不凉着喉咙和胃,只是在刚刚入口的时候感觉稍凉,但一入喉,立刻就好似甘露一般滋润了咽喉,让喉咙觉得一阵舒爽闲适。

    进到胃里的时候更是觉得这水带着暖意了,很是舒服适口。

    喝完泉水,袁州就开始洗黄豆,因为黄豆上本身有一层看不见的薄膜,是以袁州洗的特别小心。

    洗完后才泡上豆子,袁州拿起板凳去了门外开始一边雕刻一边等着豆子泡好。

    从泡豆子到做好一共需要三个小时,袁州的时间倒还是来得及的。

    现在小朋友们来拿雕刻几乎是形成了习惯,是以袁州每天都会花些时间来雕刻一些东西放到架子上。

    雕刻起来就没有时间了,两个小时一会就过去了,袁州放下最后件成品,搬着板凳又进门了。

    “哗啦”袁州关上了大门。

    是的,袁州算是学聪明了,非营业时间系统并不会打开避味功能,一会儿豆香味太浓,开着门就不好了。

    袁州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毕竟闻着这么香却不给人吃,恐怕会被打。

    一厘米大小的黄豆经过泉水的浸泡后,膨胀得光滑而透亮,每一颗都圆圆滚滚的惹人喜爱。

    沥干水后,袁州用泉水再次冲洗了一番,这才开始用石磨研磨黄豆。

    “吱呀吱呀?!泵恳话鸦贫?,袁州都会保证研磨三次,直到豆浆细腻,豆渣均匀为止。

    研磨豆浆袁州做的又快又好,剩下的就是滤出豆渣,然后煮开这些生豆浆。

    直到石锅里开始冒出“咕咚咕咚”奶白色的大气泡,这时候就算是煮开了。

    袁州直接盛出一碗,准备自己喝,毕竟做豆花还得等豆浆稍微凉一下,先喝碗豆浆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碗加糖,一碗不加糖?!痹葜苯邮⒊隽酵攵菇?。

    当然,他还没忘记盛一碗面汤出来,这个时间也到面汤喝汤的时候了。

    “哐”袁州打开后门,面汤果不其然的等在门口了。

    “你的晚餐?!痹葜苯影衙嫣赖菇嫣赖耐肜?,然后他自己拿着一碗豆浆站在门口喝着。

    不过就是喝豆浆也挡不住袁州说话的**,这不又开始荼毒面汤了。

    ……

    ps:啦啦啦,求月票求推荐票,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