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周宇打了个哆嗦,这个时候卖钵仔糕的中年妇女已经全部收拾好了。

    而周宇的背部也完全湿透了,天蓝色的制服晕成了深色的模样,就连后半部分带着的冒着都**一片。

    “谢谢周小哥,好了,不用打伞了,谢谢了?!敝心旮九鸨陈?,回头说道。

    “知道了,快点去那边?!敝苡钪缸帕奖叨阌甑挠昱?。

    “好咧,这就走,这就走?!敝心旮九白呷?。

    而周宇也撑着伞跟着,始终没让中年妇女和她的背篓淋到雨。

    “快点走,别多说?!本驮谥心旮九胱匪祷暗氖焙?,周宇的声音再次响起。

    “到了到了,这就到了,周小哥要不要吃点钵仔糕,我做的味道可不是很不错?!钡降胤胶?,中年妇女小心的放下背篓,笑着说道。

    “不用,下次注意,动作快点?!彼低?,周宇转身就走。

    “谢谢你,那下次再请你吃钵仔糕?!敝心旮九谥苡钌砗笏档?。

    而周宇根本没回话,直接回到自己的车子边上,准备回队里去。

    毕竟一会还要检查呢。

    不过暴露在雨中的自行车现在坐凳上全是水,周宇皱了下眉头,准备直接坐上去的时候,周佳打着伞过来了。

    “周城管,这是袁老板让我给你的?!敝芗训萆侠吹氖敲?。

    这个毛巾是袁州自己购买的,是为了食客们准备的。

    比如那个拳击手,还有那些不小心淋雨的人,并且这还是免费的。

    这可是袁州小店唯一免费的东西了。

    “这怎么好意思?!敝苡钣行┎缓靡馑嫉哪油?,小心翼翼的问道:“毛巾收钱吗?”

    毕竟袁老板,死抠门的名声,周宇是有所耳闻的。

    “毛巾都是免费的,收下吧,我只是带话的,这可是袁老板让我拿来的?!敝芗寻衙砣苡钍掷?,然后转身离开。

    “谢谢袁老板,也谢谢你了?!敝苡钅米琶砀厦Φ懒烁鲂?。

    “老板说不用谢?!敝芗殉抛派⌒γ忻械幕赝分馗丛莸幕?。

    周宇看了看袁州小店门口,那里只有排队等候的食客和刚刚走到的周佳,并没有袁州的身影。

    用毛巾擦干坐凳,周宇收起毛巾,一手撑伞一手扶着自行车头缓缓的离开。

    虽然背后还是湿的,但自行车的坐凳却是干,这样倒是不觉得很冷了。

    距离楚枭打电话过来已经三天了,袁州这三天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外国人来吃饭。

    当然这几天还是有外国人的,但却看起来都不像美食家,袁州对此并不在意。

    毕竟在他看来,米其林的评选标准并不适合他,甚至不适合华夏的餐饮情况。

    袁州不在意,但有人却是很在意的,那就是华夏厨师联盟的会长周世杰,他还是很在意的。

    这不就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周会长?”袁州看了看手机,然后接起电话。

    “小袁啊,忙完了吧?!弊源又腥战涣骰岷?,周世杰就称呼袁州为小袁了。

    显得亲近,而且周世杰是真的很看好袁州。

    “是的,会长,有事吗?”袁州直接问道。

    毕竟周世杰还是很忙的,每次打电话过来都是有事的,而袁州恰恰不擅长寒暄,是以直接开口问。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许久不见,问问你?!敝苁澜艹聊艘幻?,这才说道。

    “您可以来吃饭,出了蓉派川菜?!痹葑匀坏乃档?。

    “这可不错,是老派的那种吗?”周世杰感兴趣的问道。

    “是的,正宗蓉派川菜?!痹葑孕诺?。

    “那一定得找个时间来尝尝?!敝苁澜苌衾锫歉行巳?。

    “嗯?!痹萦ο?。

    “对了,那米其林的人走了?!敝苁澜茏此撇痪獾乃档?。

    “哦?!痹莩錾?,表示自己正在认真听。

    “那些外国佬眼高于顶的,就去了那公馆菜看了看,其他的是去都没去?!敝苁澜艿目谄行┎灰晕夂驮频缜?。

    “嗯?!痹菰尥牡阃?。

    “所以这事你也别放心上?!敝苁澜芴莸纳舨⒚挥斜浠?,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

    是的,周世杰知道那米其林的人一来,心里也是高兴的,想着袁州也能在国际上露露脸。

    毕竟袁州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完全不虚任何人去品鉴的。

    谁知人家人倒是来了,既不让接待,也不理人,自顾自的去了公馆菜,吃完就走了,这不是瞧不上了,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中间也就和周世杰打了个招呼而已,是以袁州那里是去都没去的。

    周世杰怕袁州知道了心里不好受,毕竟袁州今年才二十五,正是有傲气有骄傲的时候,这才是打这个电话的原因。

    “谢谢会长,我不会?!痹菟嫡饣暗氖焙?,语气肯定而淡然,并没有丝毫的不满。

    “那就好,也不用管他,明天我可得来尝尝你的蓉派川菜?!敝苁澜苡ο?,转而又说起了别的。

    “好?!痹葜苯哟鹩?。

    “就这样,我也不打扰你了,知道你每天都忙着呢?!敝苁澜苤鞫业缁?。

    “周会长再见?!痹菟低暝偌?,周世杰那边也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莫名其妙的米其林,也不好好卖自家的轮胎,到处搞事情?!敝苁澜艿勺诺缁?,脸上的表情很是不满。

    而袁州那里却很平静,毕竟米其林什么的他还真的看不上。

    “老子将来可是要学贯中西成为厨神的男人?!痹葑匝宰杂锪艘痪?,然后放下了手机,准备雕刻。

    不过刚刚放下的手机,立刻又响了起来,归属地显示为法国。

    “不要钱的?”袁州看到国外电话的第一反应就是客服告诉他,接听国外电话是不要钱的。

    是以,袁州很干脆的接通了电话。

    “看来是不忙?!背傻谝痪渚褪撬档恼飧?。

    “你也不忙?!痹莶换挪幻Φ乃档?。

    “米其林的没去你那里?!背傻挠锲苁强隙?。

    只是还没等袁州回答,楚枭又继续说道“那是他们的损失,挺好的?!?br />
    “确实,他们损失大了?!痹莺茉尥飧鏊捣?。

    说完后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袁州自在的坐在椅子上,甚至拉出抽屉拿了一本书。

    而楚枭则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桌面出神。

    这个样子好似又是在比赛沉默。

    就在袁州以为会很久的时候,楚枭突然开口“上次为什么不说话?!?br />
    袁州回答很有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