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袁州首先放下筷子,然后快速的擦了擦嘴,然后才回道“在的,您请进?!?br />
    “那行,我们就直接进来了?!崩洗笠纳舭樗孀湃艘黄鹁吞そ嗽菪〉?。

    “两位怎么过来了?!痹萜鹕?,认真的问道。

    “我们这不是给你带好消息来了嘛?!崩洗笠涣承γ忻械乃档?。

    “请说?!痹莸阃?,客气的说道。

    “快,愣着作什么,难得小袁老板没在雕刻?!崩洗笠苯幼Я艘话淹跏嬖?。

    而王舒远则从进门开始就皱着眉头,四处打量,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怎么了你?”老大爷见王舒远没说话,奇怪的问道。

    “袁老板请问刚刚你是在泡茶喝?”王舒远白了老大爷一眼,然后才对着袁州问道。

    “没有?!痹菀⊥?。

    “不可能,这满屋轻柔馥郁的兰花香气,肯定是龙井茶?!蓖跏嬖渡钗豢谄?,然后肯定的说道。

    “这么一说确实,这店里的茶香还真浓,小袁老板你是不是又泡茶喝了?”老大爷一下子反应过来,立刻发问。

    见袁州皱眉否认,老大爷立刻说道“小袁老板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咱们都赶上趟了,就均一杯喝喝,这才是待客之道嘛?!?br />
    老大爷对于喝茶这事,那是脸皮比城墙还厚,说起蹭茶的事情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真没泡茶?!痹菘隙ǖ乃档?。

    “不过确实也挺奇怪,虽然茶香味弄,但我怎么隐隐闻到了里面混合着辣椒的味道?”王舒远一脸惊奇。

    “是吗?辣椒味?哪有茶里加辣椒的?!崩洗笠辉尥乃档?。

    “确实有,你闻闻?!蓖跏嬖妒疽饫洗笠?。

    而这时候袁州把手拿了起来,准备不着痕迹的把琉璃台上的凉拌龙井推进去些。

    因为这个时候,袁州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时候用祁门春茶煮茶叶蛋的事情。

    那时候老大爷差点跳起来打人,而现在,袁州觉得他还是尊老爱幼一番,别让两位老人看到。

    毕竟动气对肝脏不好。

    “还真有,小袁老板你做什么呢?”老大爷突然一脸严肃而警惕的问道。

    “一个小菜,提神醒脑用的?!痹莸坏乃档?。

    “等等,你这手做什么呢?”老大爷对于袁州已经有了些警惕,是以格外注意,这不就看见袁州的手在轻微移动。

    “踏”袁州往后退了一步,示意什么都没有。

    “您还没说是什么事情来找我?!蓖痹莶欢淖苹疤?。

    这个时候,袁州用出了他最高的情商。

    “对,王舒远你自己说?!崩洗笠腥淮笪?,对着身后的王舒远说道。

    说完,老大爷自顾自的走上前,自然的坐在袁州对面。

    “事情是这样的……”王舒远再次闻了闻茶香,这才开口。

    然而他还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被老大爷的咆哮打断了。

    这次老大爷是真的咆哮,比咆哮帝夸张多了,双手抠住长桌的边缘,眼睛瞪的老大,死死的盯着那盘子碧绿的菜。

    嘴巴大大的张开,大声吼道“这TM是什么?这难道是茶叶?这难道是凉拌的茶叶???!”

    是的,老大爷坐下的时候,表现的很自然,然而突然一下子站起身,这一下就连袁州都没想到。

    这样子自然也让老大爷看见琉璃台上的凉拌龙井了。

    听闻老大爷的咆哮,王舒远立刻上前几步,走上来一看,瞬间也惊呆了。

    指着袁州的手指都在发抖,当然那是气的“袁老板,这难道就是你说的提神醒脑的小菜?”

    “难怪有辣椒味,原来放了辣椒?!蓖跏嬖多杂锏哪钸?。

    “辣椒个屁,这是啥,这明显是新鲜茶叶,闻闻这高雅的兰花香气,这TM是龙井啊,而且是好的龙井?!崩洗笠孀判脑?,一副不堪负荷的样子。

    “凉拌茶叶?还是龙井,老夫这辈子都没这么吃过,这么好的茶就这么糟蹋了?!蓖跏嬖锻葱募彩椎乃档?。

    “可不是,哎呦喂我的心脏,老头子我都没喝过这么香的茶,简直要命了?!崩洗笠浪赖勺拍桥套硬枰?。

    “现在还能抢救一下吗?”老大爷突然一脸希冀的看着王舒远。

    因为王舒远的茶艺是很不错,是以老大爷才有此一问。

    “看那样子辣椒什么的没少放,怎么抢救?我倒是需要抢救一番?!蓖跏嬖睹缓闷牡闪死洗笠谎?。

    老大爷瞬间蔫了,但刚刚低头立刻又抬起,看向一旁站的笔直的袁州。

    不过那双眼中简直要喷出实质性的火焰,开口就问道“袁老板这是什么?”

    “这是凉拌龙井,味道非常不错,口感脆嫩而柔软,当然这也是滇省云龙镇的一个地方上的小菜,很有特色,一般地方吃不到?!痹菁虻ッ髁说乃档?。

    “他们那里吃龙井不成?”老大爷边问边往桌上上爬,显然是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注意影响,注意影响?!蓖跏嬖蹲焐现浦?,但手上却在帮忙托着老大爷的脚往上爬。

    说真的,他都想爬进去打死袁州,打不死算他的。

    那是什么?那可是龙井,还是被如此糟蹋了之后还有这么纯正兰花香气的龙井。

    想想这个茶叶的品质,王舒远的心都在滴血,心里不断的念叨“这不是我的茶,不是我的茶”。

    “是的,白族并不吃龙井,那里出产白茶,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做的,作为一个厨师当然要不断尝试新菜的研究?!痹菡萑欢纤嗳险娴乃档?。

    “你你你,你狠?!崩洗笠惶Φ氖虑?,呆了一下,然后指着袁州说不出话来。

    “龙井啊龙井啊?!蓖跏嬖赌钸读艘痪?,果断转身走人。

    既不能抢救茶叶,也不能打人,那还留在这里闻着这样的香气做什么。

    “老头子得回去吃速效救心丸?!崩洗笠低暌怖涞奶乱巫?,快步离去。

    “踏踏踏”两人踏着快步走远。

    “幸好我博学多才知道白族有这个习惯?!痹莸坏拿嗣钔返暮?。

    “不是我说,系统你也太小气了,不营业就不负责去除味道,这样可不好?!痹菀槐菊亩宰畔低程嵋饧?。

    然而袁州是没听见系统的心声,那是迫切希望袁州被打死的心音……

    ps:关于系统崩了的事情,菜猫已经告诉技术了,应该已经解决了,谢谢书友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