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有一个习惯,等饭吃的时候,喜欢用筷子敲着碗叮叮咚咚的响,有头脑也有一个习惯,等东西吃的时候,喜欢喝水,就好像有一次,饭店的菜隔了半个小时才上,而有头脑把餐厅的茶水都喝了七八壶,直接灌了一个水饱。

    只不过在袁州小店,两人很克制自己的这个习惯,首先是很高兴,他可听说过,袁州小店的餐具是很贵的,万一敲坏了这么办?至于喝茶水,前提是店内提供的,然而袁州小店只提供一杯白水。

    还好小店上菜还是很快的,粉蒸肉、回锅肉、金陵草还有两碗米饭,摆在了两人面前。

    俗话说得好:饭局犹如战局。一直认为这句话,是说在人际交往之中,饭局就好像战局一样复杂,但今天有头脑和很高兴两人重新诠释了这句话的意思。

    甚至让人感觉,以前听到的,可能是一句假俗话了。

    筷子与筷子之间刀光剑影,有头脑和很高兴开始抢菜,这边夹上一块肉,另一个马上筷子横截,隐隐约约仿佛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从来没有见过,吃一顿饭,能够吃得这么战火连天的。

    有头脑一招声东击西,好不容易吃到一块回锅肉,有肥有瘦,特别的好吃。有头脑搜肠刮肚,脑子里面没什么墨水,所以半天只想了一个肥而不腻。

    “蓉城川菜,这才是正宗的回锅肉,吃了一块,想吃第二块,更加想吃第三块?!?br />
    说话之时,筷子犹如青龙出海,准备夹第二筷子,有头脑心里已经预备好了,把那个烦人的朋友带过来,让他知道什么才是权威。

    “我早就知道,袁老板做的东西肯定好吃?!焙芨咝怂祷暗氖焙?,筷子也不忘夹住有头脑的筷子。

    一旁的殷雅都看呆了,关于眼前的足以耳目,她突然有一点不成熟的建议……

    如果让乌海和这两人战斗,会出现什么情况?

    在店内一片和谐之中,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人,穿着西装,梳着小背头,道:“请问您是袁老板吗?我知道您在料理的时候很专心,所以在料理结束后,能不能请你抽出一点时间?!?br />
    小背头说话很快,用最短的话语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并且说完就退到了店外安安静静的等着。

    很会做人,食客们都不由点了点头,而有的在猜测,是不是又是什么美食节目邀请做嘉宾什么的,毕竟自从美食交流会之后,这样的邀请络绎不绝。

    等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小背头才又进店,说出了他的来意。

    “袁老板是这样的,我是《翻滚吧牛宝宝》的联系人,可能你知道这个节目?!彼低晷”惩房醋诺阍?,希望袁州给一点反应,但让小背头失望的是,袁州面无表情,一副你继续说,我听着的模样。

    小背头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借助节目的知名度的,但没想到遇到一个不关心娱乐圈的,很快调节好情绪,继续道:“我们这个节目收视率很高,是一个户外节目,每一期都会完成一些任务,所以希望袁州小店能够成为我们节目的拍摄地点?!?br />
    《翻滚吧牛宝宝》是目前最火的户外综艺节目,目前是第一季,每一期都把明星赶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完成一些任务,这一次是到蓉城,当然会找到袁州小店想想也是很正常的。

    袁州每天晚上都会看重播,很有趣很欢乐,听到自己的店铺被节目组看见了,内心还是很开心的,然而袁州为了保持自己的男(men)神(sao)形象,还是面无表情。

    小背头说清楚后,袁州最后的答案却是没答应也没有拒绝,考虑考虑明天再给答案。

    “女明星什么的真的不是我的目的?!痹萏稍诖采?,想着节目里漂亮的女明星,很是淡定的说道。

    然后就直接睡下了。

    第二天,天气很好。

    “嗯?你不是说再也不来袁州小店了吗?怎么又来了?!?br />
    会无聊的问出这话的,除了乌海也就没有其他人了,而之所以乌?;峒堑谜饣?,是因为这人昨天神经兮兮的叫了他的名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并且紧接着,在吃完后,还言辞笃定的嘀咕了一句,再也不来了,乌海对于两种声音最敏感。

    一是袁州店门打开的声音,这个声音乌海就算是不下楼也能听见,并且还能够清晰的和旁边店门打开的声音准确的区分开来。

    譬如,隔壁左边的这一家,店门打开的声音比较刺耳,是哗啦声,而对面的沉闷,是哗哗砰,再右边的大门年久失修,是刺啦等等。

    言归正传,另一种声音,就是关于袁州的消息,所以昨天就算是由桑不忧桑自言自语的嘀咕,也被乌海听见了。

    由桑不忧桑愣神,没有想到会被这样问话,当然如果是其他人,就能回一句“关你屁事”,但面对怪才画家乌海,心里还是有点底气不足的。

    所以回答:“我有说过这种话吗?哪个龟孙子才这样说过?!?br />
    “嗯?你的无耻让我眼前一亮,小伙子你跟我学画画吧?!蔽诤U庋?。

    “真的可以跟你学画吗?我也想加入?!?br />
    “乌哥如果要收徒,请务必不要忘了我?!?br />
    由桑不忧伤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就传来一男一女两道声音。

    男的大概三十多岁,比乌?;挂瓿?,之所以叫乌海乌哥,还不是因为他是乌海的忠实粉丝。上一次乌?;古某鋈ナ?,这货一共拿下了四幅,可想而知。

    至于女声的主人,就是冯女士,她也算是店里的??土?,并且十分的让人瞩目,每次来身后就带着一个健身教练,和一个营养师。

    “上次你说画画这种脑力劳动能减肥?!狈肱靠醋盼诤7浅H险娴牡溃骸扒胍欢ㄒ涛艺饧醴示?,只要有用无论多少学费都可以?!?br />
    男粉丝也不甘落后,他了解乌海并不缺钱,所以他决定打感情牌:“乌哥你看我们四五年的交情是做不了假的?!?br />
    眼看没有由桑不忧桑啥事,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跟周佳点了菜,并且付了钱。

    今天由桑不忧桑也属于巧合,刚好在店门要开的一个小时前到了,再加上乌海被一男一女两人缠住了,所以他成功的抢在了乌海前面,成为第一个点餐的人。

    位置靠近门边,由桑不忧桑在等菜的时候注意到了放在门边的钱箱,目测里面钱的数额已经不多了,绝对不超过两百。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并不是适用任何时候?!庇缮2挥巧R丫涔枷?,钱箱不是炒作,那么就真的是给人急用,按照理想状态来说,钱箱里的钱应当是不会少,甚至于还会越来越多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目前的状况,很明显是有至少一半的人,拿了没有还。

    ……

    ps:身在泰国的菜猫已经要变成一只香料猫了,食不下咽,睡不安寝,土鳖如菜猫第一次走出国门,实在是太不习惯了,对不起,只写出了一章,菜猫愧对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