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嘛?!蔽诤>湍敲纯醋庞缮2挥巧?,再问了一遍。

    “额,没……”由桑不忧桑刚想说没事,但又转了个口风重新问道“是这样,您是哪位有名的天才画家乌海乌先生吗?”

    “求画的?没空?!蔽诤7瓷湫缘闹迕?,直接拒绝。

    “不不不,我只是想确认您的身份?!庇缮2挥巧A⊥?,他可买不起乌海的画。

    乌海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由桑不忧桑。

    “……”这下由桑不忧桑直接噎住了,不知道说什么。

    “果然是大画家乌海,性格糟糕?!闭饩渫虏塾缮2挥巧J欠旁谛睦锼档?。

    由桑不忧桑都有些不敢看袁州做东西了。

    “您的樟茶鸭到了,请慢用?!敝芗亚崛岬纳粼谟缮2挥巧5亩呦炱?。

    “哦,好的,谢谢?!庇缮2挥巧A⒖袒厣?,转头道谢。

    “不客气?!敝芗阉低?,转身离开。

    “卖相不错?!闭馐怯缮2挥巧?醇庋甲拥牡谝环从?。

    是的,这樟茶鸭的卖相是真的不错。

    整个鸭子都被切好然后摆出一个完整的鸭子形状,外皮的颜色是漂亮透亮的金红色。

    鸭子被摆在一个长型的盘子里,做好的樟茶鸭摆在里面盘子的边缘隐隐露出一下流水的纹路,就好似鸭子在里面游泳一般。

    而边上则围着一圈的青绿色的荷叶饼,样子是小小的折叠的荷叶夹子,叶子边上的盘子里绘着粉嫩的荷花。

    这一盘樟茶鸭就好似一只正在荷花池里畅快游泳的鲜活鸭子。

    “真漂亮?!庇缮2挥巧8锌艘痪?,然后毫不犹豫的破坏了这样的美感。

    因为他直接夹起了一块鸭子塞进了嘴里。

    “啊呜”由桑不忧桑一口就吞下了,这是一块鸭腿肉,首先让人感觉到的就是外面的鸭皮。

    “呲呲”由桑不忧桑咀嚼了一下,然后发出了鸭皮被嚼碎的声音。

    脆脆的鸭皮里含着饱满的油脂,牙齿刚刚切断稍硬的鸭皮立刻就接触到了嫩滑的鸭肉。

    鸭肉极为鲜嫩,只不过被轻轻一咬,那肉就分开了,同时还有鸭肉里面饱满的肉汁,混合着充满茶香味道的油脂,那滋味简直绝了。

    “唔?!庇缮2挥巧H滩蛔》⒊鲆簧崽?。

    “吧唧吧唧?!庇缮2挥巧H滩蛔〖绦捉?,稍硬的鸭皮,软嫩的鸭肉,加上越咀嚼越散发的茶香,和微带麻麻的山椒的刺激,让人简直是胃口大开。

    期间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一直萦绕在整个口腔,由桑不忧桑想那应该就是樟树的木香味。

    “喀拉”由桑不忧桑把鸭肉里的骨头都嚼碎了,意外的那骨头里还有着骨油,但就算是骨油都透着迷人的樟茶香味。

    吃完一块鸭肉,由桑不忧桑并没有停下,不过这次他换了个吃法,毕竟他对那个青绿的荷叶夹也很感兴趣。

    “要说这味道真是没的说,但是胸脯一般都不太好吃,就用鸭胸肉夹好了?!庇缮2挥巧R皇帜米趴曜蛹衅鹨豢檠夹厝?,一手拿着荷叶夹夹好。

    其实由桑不忧桑说的没错,禽类里面胸脯这块肉除非是剔出来另做,其他时候胸脯肉的口感都不怎么样。

    因为它全部是瘦肉,吃起来的口感很是干柴,然而这里是哪里,这是袁州小店。

    而袁州会让这样事情发生吗?并不会,是以由桑不忧桑又成功的再次被震惊了一把。

    “真是的好像是荷叶一样,不过是面做的荷叶,清香?!庇缮2挥巧R槐呋匚蹲炖锏南阄?,一边忍不住夸奖道。

    就这样由桑不忧桑一边吃一边感慨,就那么一会功夫就把一只两斤半的鸭子外加一圈的荷叶夹吃的一个不剩。

    要不是这是在店里,盘子他都想舔一遍,当然再点是不可能的,毕竟肚子太涨了。

    “好吃?!庇缮2挥巧H滩蛔「锌?。

    但没回味多久,由桑不忧桑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来的目的,不由捂额,这么好吃,这不科学!

    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吃,太神奇了,怎么可能出名了还这样好吃。

    由桑不忧桑呆呆的看着袁州,绝逼是异类。

    他坐直身体,一脸严肃又咬牙切齿的发誓“虽然东西好吃,但老子再也不想来了?!?br />
    说这话的时候,由桑不忧桑是很愤慨的,毕竟这次是他难得做好调查还彻底失败的打假。

    虽然没人知道他是来干嘛的,但不妨碍他自己觉得难看,是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由桑不忧桑说这话的时候,边上吃饭的人都听见了,倒是没人搭理他。

    就连一旁的李研一都目不斜视根本不看他,一心就等着袁州的樟茶鸭出炉。

    这下他更觉得有些难堪了,起身快步默默的走出袁州小店。

    由桑不忧桑的这次打假行动袁州不知道也不了解,当然也不担心,毕竟他是好好的做完了他的生意的,而他现在倒是对眼前的事情比较好奇。

    第二日的下午,袁州照例坐在门口继续雕刻,架子是几乎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萝卜雕刻。

    红色的、白色的、紫色的,应有尽有,很是漂亮有趣。

    “踏踏踏”一阵小小的脚步声传来,袁州放下手上刚刚雕好的迎春花丛,抬眼看了看。

    是昨天那个小女孩,今天她穿着军绿色的小棉袄,扎着两个小揪揪,小大人般的跑过袁州跑过雕刻架子,直奔钱箱去了。

    “哗哗”小女孩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拿出了一个亮晶晶的硬币,直接对着洞口扔进去,然后又跑回袁州面前。

    “袁哥哥,我今天存了一块钱哦?!毙∨⒄W糯笱劬?,认真的说道。

    “嗯?”袁州一时没听懂,疑惑的看着她。

    “昨天小胡子叔叔说的,可以存钱在里面,用的时候就可以拿了?!毙∨⑷险娴乃档?。

    “嗯,对?!痹莸阃?。

    “那么我现在可以那雕刻了吗?”小女孩一脸期待的问道。

    “可以?!痹菸潞偷牡阃?。

    “谢谢袁哥哥?!毙∨⒒逗粢簧?,拿起一只小兔子萝卜雕就跑回了自己妈妈边上。

    “谢谢?!毙∨⒌穆杪瓒宰旁莸佬?。

    袁州只是摇了摇头,并未多说。

    后来接着好几天,袁州都看见小女孩往钱箱里投钱,基本都是一块或者五毛的,每天都很认真的投完钱,然后再来那雕刻。

    那样子就好像把这个公共的钱箱当成了她的储蓄罐一般,认真的可爱。

    ……

    ps:不好意思,今天的晚了,菜猫什么也不说了,站好准备挨骂,但是龙虎斗什么的就别吃了吧?看菜猫可怜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