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像黄金蛋炒饭?!庇缮2挥巧?醋沤鸹仆噶恋某捶?,认真的评价道。

    由桑不忧桑这个样子在袁州小店并不少见,有许多人前来这里试吃,开始是一副小心谨慎,仔细观察的模样。

    而后来则是大口吞咽,毫无形象,是以,由桑不忧桑这个小心翼翼的样子并不特立独行。

    不过是让人嘀咕几句又有人不信邪的来了。

    “看来又是哪个评论家来了?!蔽诤1呱系穆碇敬镄∩乃档?。

    “嗯?!蔽诤K嬉獾泥帕艘簧?,然后就盯着马志达的炒饭不放。

    “不是吧,蛋炒饭你也抢,你可以再点一份?!甭碇敬锶滩蛔》龆?,一脸无语的说道。

    “不,再点一份炒饭的话,那我就得少吃一样完整的菜,而如果你的炒饭可以分我一半,那么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了?!蔽诤C抛约旱男『?,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吃一半那我吃什么?!甭碇敬锛蛑币晃诤U饫硭比坏目谄?。

    “你食量小,少吃点有助于减肥?!蔽诤I舷麓蛄恳环?,认真的说道。

    “呵呵?!甭碇敬锢湫σ簧?,拉过盘子,左手护着就开吃。

    这样子明显是我不认识你,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

    乌海抢食一向奉行的就是光明正大,是以两人的声音还是不小的,这不就让由桑不忧桑听的一清二楚的。

    “还真是挺敬业的?!庇缮2挥巧R蔚拇蛄苛宋诤R幌?,然后说道。

    “乌先生,你的菜到了?!闭馐焙蛑芗训牡嚼?,解救了防备的马志达。

    “这是东坡肘子,凤尾虾,茶叶蛋,双味白油豆腐和米做的红烧肉,剩下的还要稍等一会?!敝芗岩豢谄淹信躺系牟巳慷烁宋诤?。

    “嗯,谢谢佳佳?!蔽诤K嫡饣暗氖焙?,全程盯着自己的菜,很是认真。

    “不客气?!敝芗岩⊥?,然后去到放置菜品的地方,等着端菜。

    “呵,这招可狠,这人看起来就不像什么有钱的,这么几样菜都得好几千了,一会还有的话,岂不是吃个午饭都的小一万?!庇缮2挥巧P睦锔狗?,脸上就带出了不信的样子。

    是的,要不是熟客每天看着乌海付钱,知道他的工作,任谁也不信乌海能有能力把袁州小店当做食堂,一日三餐的来。

    看看乌海穿的是什么,夏天穿的那是短袖短裤,一看就是睡衣的那种款式,冬天穿着珊瑚绒的家居服,有时候下裤还是睡裤,再搭配一双拖鞋。

    这个打扮就是一个毫不修边幅的宅男,当然普通的宅男都没有这么不注意形象的。

    也就难怪由桑不忧桑压根不信乌海吃的起了。

    “这托也太明显了?!庇缮2挥巧`托σ簧?,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由桑不忧桑决定不管乌海这个托,直接开吃才是最直接的证据。

    “咔嚓咔嚓?!背灾坝缮2挥巧J紫雀俺捶古恼樟裟?,作为图片证据。

    拍完照,由桑不忧桑这才正式开吃。

    不得不承认,这蛋炒饭的卖相是非常不错的,哪怕是那些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也做不到这么漂亮的炒饭。

    “吧唧吧唧?!庇缮2挥巧V苯优倭艘豢诔捶菇炖?。

    “唔?”由桑不忧桑瞬间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咕咚?!币豢谘氏潞?,由桑不忧桑这才开口“这也太好吃了吧?!?br />
    “每一口炒饭只要一咀嚼,好像能吃到米浆一般,软硬适中,每一次咀嚼的时候还很弹牙,而且香气居然一下子就冲进了喉咙里?!庇缮2挥巧H滩蛔】醋叛矍暗牡俺捶咕鹊乃档?。

    “啊呜?!庇缮2挥巧A⒖逃滞炖锱倭艘豢诘俺捶?。

    “表面软软的,应该是蛋液,那个金黄色居然全部都是包裹的蛋液吗?真是太好吃了?!庇缮2挥巧1叱员叱两诔捶沟拿牢吨?。

    “唰唰唰?!币皇敝渲惶缮2挥巧E俜沟纳?,而由桑不忧桑则只顾着吃饭,其他的都听不见了。

    一份炒饭,让由桑不忧桑这么快速的吃,不一会就吃完了。

    “太好吃了,居然这么好吃?!庇缮2挥巧?醋疟攘郴垢删坏呐套?,心里很是惊讶。

    毕竟开始他是觉得袁州的手艺肯定已经下降了,抱着这样没有期望的期望来吃的。

    而现在炒饭如此好吃,这已经不是超出预期了,而是超过了他的想象。

    定定的看着空盘好久,由桑不忧桑才反应过来。

    “等等,蛋炒饭好像是这个袁老板的招牌菜,有这个水准也不算奇怪?!庇缮2挥巧R幌伦酉肫鹆送缟系钠兰?。

    因为袁州第一个出的菜就是蛋炒饭,是以网上所有的人几乎都是默认袁州小店的招牌是蛋炒饭。

    “这么说来,这位老板的招牌菜手艺还是没下降的,不过樟茶鸭可就难说了?!庇缮2挥巧;堑南氲?。

    要是手艺不下降怎么能请水军刷热度,还在店里安排托呢。

    “啧啧,不知道这其他菜的手艺得下降多少,不然光是这碗蛋炒饭就能留住人了?!庇缮2挥巧C畔掳?,认真的想着。

    “不行,我得看看这个老板做饭的样子,最好能拍两张?!庇缮2挥巧R幌伦犹鹜?,看向袁州。

    巧合的是,袁州也正在处理他点的菜,樟茶鸭。

    樟茶鸭是蓉派川菜,而蓉派川菜最最讲究尊重传统做法,而传统也有几种,是以袁州找出了最适合系统提供的鸭子的最好的办法。

    系统提供的自然是活着的鸭子,但是袁州自然不可能在食客面前杀鸭,是以鸭子都是开店前五分钟杀好两只的。

    杀好的鸭子自然是放在系统提供的保鲜柜里的,当然保鲜柜的外表看起来和冰柜差不多。

    “啧啧,居然是冻鸭子?!庇缮2挥巧?丛菽贸鲅?,心里本来因为蛋炒饭升起的一点点期望,这下子直接跌入谷底。

    “眼瞎吧,这是冻鸭?”边上刚刚坐下的李研一瞬间嗤笑一声。

    “冰箱拿出来的,难道不是?”由桑不忧桑闻言立刻反驳,但他并不是美食家,既然是冰柜拿出来的自然是冻鸭。

    李研一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由桑不忧桑,然后直接转头,连解释都不愿意的那种。

    这蔑视的态度直接让由桑不忧桑气急“这托还真他么多,睁眼说瞎话的都来了?!?br />
    ……

    ps:啦啦啦,菜猫求月票,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