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俞矗为了自己的肚子四处奔波的时候,袁州小店里还是一样的和谐,不过因为掌握了一个菜系,袁州最近出了新菜。

    是以新菜小王子马志达就来了,平时他是不会出现在袁州小店的,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出现。当然并不是所有新菜马志达都会吃,比如说千八百的,马志达只会来看看热闹,再点一份蛋炒饭。

    是以今天马志达出现,就代表着袁州小店有新菜了。

    言归正传,马志达今天到店其实还有另一件事,他找到了三失妇人,然后爆发了不大不小的争执,紧接着两人就打了一个赌。

    就是因为这个赌,袁州小门口多了一个黑色小箱子,今天排队的人都会看一眼,不容忽视,即使是乌海也饶有兴趣的瞧了半天。

    “有意思?!?br />
    “真的假的?”

    “也真够异想天开?!?br />
    殷雅、漫漫等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仔细的看箱子不大,甚至有点像没有盖子的礼物盒,正正方方,摆在黑色椅子上,靠在店门右侧。

    与此同时,靠在黑色椅子上的还有一个手工制作的指示牌,写着:

    【如果你遇到了困难,它能够借你钱,解燃眉之急。(备注:限额十块)】

    没有错!箱子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堆十块钱的票子,还有一些硬币之类的,没有人守着,伸手就能拿两张。

    “车标,门口的箱子是你放的?!蔽诤E哦咏曛?,坐在了马志达和姜嫦曦的对面,都是熟人,所以开门见山的问:“我是想问里面的钱是你的?”

    “我只放了两百,其他四百是姜姐放的?!甭碇敬锶缡祷卮?。

    “清汤面套餐和凤尾虾?!蔽诤O鹊悴?,然后身体前倾,好奇的问:“车标你为什么这样做?!?br />
    事实上一个地方总有一个人,喜欢给人取外号,在袁州小店就是乌海,什么凌宏土大款,姜嫦曦叫污女王,而马志达开始是马自达,后来觉得没什么特点,乌海又改成车标了。

    作为画家的乌海,在没有吃东西的情况下,对其他事情还是保留着很高的好奇,马志达虽说来袁州小店的次数不少,但每次消费都是控制在五百以内的。马志达每月工资在一万二左右,按照每月来两次的频率,是没问题的。

    接下来关键就来了,每月一万二的工资,拿两百出来打水漂,还是很不可思议的,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没错,在乌??蠢绰碇敬锏那褪谴蛩?,把钱放在箱子里谁都可以借,这种情况下有人会还才怪。

    “我这样做主要是有两个原因?!甭碇敬锼祷坝涝妒且惶滓惶椎模骸爸暗昀镆桓鲂「绺墩说氖焙蚍⑾肿约和?,我借给他了两百块。后来小哥来还我钱的时候说,他也借给了一个有困难的陌生人两百块,原因就是因为我借给他的两百?!?br />
    乌海点头,还钱的时候他也在场,好像是有这样一件事。

    “其实我心里还挺愧疚的,我的行为影响了一个陌生人,但那次我之所以会借钱,是因为刚刚被确定为店长候选,心情非常好,然后可以说是在心情很好脑子一抽的情况下借的?!?,马志达的话大概是在说,他借钱并不是发自于内心想法,只是情绪使然,在这种情况下影响了别人,他有些担不起这个影响。

    “车标你真是脑子有病,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借钱的,借了就是借了。就好像现在的明星做慈善,无论目的是作秀还是炒作,亦或是其他,真金白银捐出去就是事实,而受捐助者能获得帮助,这才是高于一切?!蔽诤5?。

    姜嫦曦口中含着吸管,西瓜汁已经喝了半杯了,听到马志达的话后,喃喃自语般嘀咕了一句:“好人永远只会觉得自己不够好?!?br />
    马志达尴尬笑了笑,乌海的话让他真不好接。

    是以,姜嫦曦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乌海一眼,乌海老实了,马志达才继续讲述。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前不久在兰市,我手机没电,钱包又在酒店,身上没现金,饿了一下午,当时我就想,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借我十块吃个面,我一定谢谢他八辈祖宗?!甭碇敬锏?。

    “结果呢?”乌海听故事很认真。

    马志达苦笑:“结果肯定是没办法,我在兰市又没有认识的人,何况我也不好找陌生人开口?!?br />
    真相大白了,所以从兰市回来的马志达才会弄这样一个箱子,毕竟人生在外,真正遇到困难谁也联系不上的时候,有了十块钱在蓉城,可以吃点东西,可以打电话联系到人,不至于饿死,不至于流浪街头。

    马志达有深刻的体会,当你困难的时候,会不会有好心陌生人帮忙是另一说,你能真的向陌生人求助就是很大的难点。所以,把钱放在箱子里面,有问题直接“借”,不会尴尬。

    “这种借出去的钱,真的有人还?”弄清楚的乌海问:“而且车标你怎么保证,拿钱的人真的是需要这十块钱的?!?br />
    马志达没说话,他保证不了,这个谁也保证不了,可以说全靠自觉。

    乌海的清汤面套餐来了,也不说话了,气氛陷入安静。

    “其实还有一点?!苯详卮蚱瓢簿驳溃骸叭绻凳抢慈爻锹糜?,那么借十块应急回到自己城市之后,由于忙或者是其他,就可能会忘,毕竟十块可不多,这样的话箱子里的钱放再多也不够?!?br />
    马志达知道乌海和姜嫦曦说的是现实,但他还是想这样做。是以才和姜嫦曦打了一个赌,马志达赌钱箱里面的钱永远不会被拿完,而姜嫦曦赌最多一个星期,钱箱就会空。马志达两口吃完饭,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

    “这种事情竟然不和我这个排队委员会的副会长商量?!?br />
    在马志达离开不久,传来了土大款的声音,凌宏走过钱箱,看了看指示牌二话不说掏出白色的钱夹,拿出里面所有的零钱放在里面,其中还有五十的,别问为什么,有钱任性。

    “有我这个会长知道就行了,知会你干什么?!苯详刈罱诒3稚聿?,所以吃得不多,这已经吃完起身准备离开了。

    “我是要成为排队委员会会长的男人,不跟你计较?!绷韬昝看味纷於济挥?,所以一副好男不跟女斗的样子。

    “那就先收起你的五十,难道别人拿了五十的还要找回你四十不成?!苯详匾涣潮墒拥乃档?。

    这下凌宏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