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经理,这么快就吃完了?”见俞矗上车,司机疑惑的问道。

    毕竟俞矗从下车到刚刚上车,前后不超过十五分钟,这个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

    要知道中间还得点菜和等上菜呢。

    “嗯,去南昌路上的赣江火锅,门牌号是187号?!庇岽5阃?,并未多说,而是又报出了一个地址。

    “好的,离得不远,十分钟就能到?!彼净阃?,然后发动车子就出发了。

    “不知道那个火锅味道如何?!庇岽C纪方糁?,一副担心的样子。

    不过,俞矗也没纠结多久,因为路上的时间他都是和文件度过的,哪怕只有十分钟也是如此。

    “俞经理,是这里吧?!彼净轿鹊耐3?,指着一个红漆招牌问道。

    “没错?!庇岽F房戳丝吹阃?。

    “那行,我在这里等您?!彼净远跃醯乃档?。

    “嗯?!庇岽5阃啡缓笙鲁?。

    “砰”俞矗关上车门,走向火锅店。

    “欢迎,里面坐里面坐,碟子在桌子前,盐味不够自己调,按竹签算钱,荤的两块,素的一块?!庇岽R唤?,就有个带着围裙的中年妇女热情而利落的说道。

    “好的?!庇岽5阃?,依言坐下。

    “这火锅还真是奇怪?!庇岽2欢幕肥恿艘蝗?。

    这件赣江火锅和俞矗所知道的火锅完全不同。

    店门狭小不说,里面的锅一共就两口,是的就是两口锅,只不过那锅子非常大,好似小时候家里用的那种大柴锅,只是没那么深,要浅了许多。

    锅子的边缘是延生出来的,围成一个圈,下面也摆了一圈的塑料凳子,每张凳子前都有一个干碟的调料碟子,里面放着红艳艳的辣椒面。

    一个锅子大约能坐十二三个人的样子,两口锅就可以坐下二十多个人了。

    现在锅子里“咕咚咕咚”煮着许多的菜,荤素合煮在一起,都用小臂长的竹签穿好了。

    这就是老板娘刚刚说的按竹签算钱的意思。

    要是人来吃,直接围着锅子坐下就可以吃了,倒是有些新奇有趣。

    要知道以前俞矗是绝不会觉得这样有意思的,只会理智的分析这个锅子会浪费多少时间。

    毕竟在以前的俞??蠢?,吃是最不值得浪费时间的事情。

    “还是这家好吃,这个海带好好吃?!庇岽K伎嫉氖焙?,边上别的人却热烈的讨论起来。

    “嗯,对对对,这个辣椒最香了?!绷硪桓鲂」媚镆驳阃犯胶鹊?。

    “我觉得这个腰子不错,特别嫩?!庇忻飨圆蝗鲜兜?,但坐在小姑娘边上人插话。

    “可是肥肠也不错?!毙」媚镏苯幽闷鹨淮食λ档?。

    “不不不,还是嫩嫩的腰子蘸辣椒面好吃?!绷硪槐叩男』镒痈胶鹊?。

    “你觉得哪个好吃?”有人突然对着俞矗问道。

    俞矗有些惊讶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却争论哪个好吃,他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老板娘出声了。

    “哈哈,我这里都好吃,多吃点?!崩习迥锎笊乃档?。

    “对,老板娘这里的都好吃?!钡昀锸父鋈艘幌伦有α似鹄?,齐齐应道。

    这下俞矗才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当然,他是一手拿筷子,一手直接伸手拿竹签,边上的人都是这么吃的。

    自从被乌海那个阴险卑鄙的小人骗走了汤圆后,俞矗已经学会了有样学样,对于美食绝不做预设立场,猜测味道,而是直接尝过再说。

    俞矗第一个拿的是海带,毕竟刚刚他听见的第一句就是夸赞海带的。

    “哗”俞??焖俚某槌鲆恢е袂?,然后放进蘸碟里。

    被久煮的竹签带着和汤汁一样的棕色,还是上包裹里油花,看起来深绿而又光泽,一片片的被穿在竹签上,散发出一种酱香的味道。

    “应该不错?!庇岽P睦锷凉饩浠?,然后塞了一片进嘴里。

    “吧唧吧唧”海带被煮的有些烂烂的,很容易咀嚼,没有脆的感觉,倒是带着一种久煮的绵软和海带本身的滑腻。

    “嘶,好辣?!庇岽H滩蛔〕錾?。

    是的,海带的口感刚刚出来,紧接而来的就是辣椒面的辣味。

    这个辣味完全不同于川省辣中带香的感觉,而是直接一辣到底,直冲入喉间,烧进胃里,带着海带一起入喉。

    “咳咳”俞矗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真辣?!庇岽>醯盟纳嗤房隙ê炝?,辣红的。

    “豫章江的原来这么能吃辣?!庇岽O衷诓胖勒庖坏?。

    虽然他已经来这里出差过许多次,但现在才知道,要知道以前他都是在办公室吃麦片的,毕竟那还剩一半的麦片很能说明问题。

    因为太辣,俞矗立刻又选了一串薄片的腰花继续吃着,只有吃着才算不那么辣。

    一串接着一串的,俞矗坐在那里不一会就空出了一小堆的竹签。

    “太辣了,不能吃了?!庇岽V迕?,然后停下了吃的速度。

    “算钱老板娘?!庇岽2蛔藕奂5拿嗣旖?,然后开口。

    “好咧,一共三十七块钱?!崩习迥锊⑽茨闷鹄匆桓氖?,而是一扫那一堆竹签,立刻开口说道。

    “给?!庇岽D贸鲆徽盼迨牡萘斯?。

    “下次再来?!崩习迥镌谟岽5谋澈笏档?。

    而俞矗上车的第一件事不是回答司机去哪的问题,而是拿起自己的杯子,直接灌了一大口的白开水。

    实在是太辣了,这就是俞矗的感觉。

    “去另外的地方?!庇岽T俅伪ǔ鲆桓龅刂?,然后拿出笔记本准备记录这家的评价。

    这次俞矗写的评价是:“味道将就,气氛不错,大约能有零点五个袁的水准?!?br />
    而紧挨着这个评价的就是那家风味菜馆,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难以入口,袁都不袁?!?br />
    是的,俞矗为了他的肚子自己写了美食表格不说,现在还发明了一个单位。

    以袁州的水平作为基准,然后判断这家店是否下次还值得来。

    比如刚刚这家味道不错的火锅,他觉得有袁州零点五的水平,而前面吃的风味菜馆简直难吃,和袁州根本不能比,所以叫袁都不袁。

    ……

    ps:求月票、推荐票,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