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时间很快就到了,耿肖时刻注意着姜嫦曦的行程,等她走了大约五分钟后,耿肖才起身走向汤敏。

    “时间差不多了,要是去晚了会排不上对?!惫⑿ぞ吨弊叩教烂舭旃狼?。

    “好的?!碧烂艨戳丝词奔?,这才起身。

    “走吧?!惫⑿ぷ咴谇懊?,一路随意的聊着些轻松的话题。

    他的态度既不过分热情,也不冷淡,给人一种刚刚好的轻松感。

    而这也是耿肖能称为销售部主管的原因,为人处世非常让人喜欢。

    耿肖很是绷的住,对于一路上各种艳羡嫉妒的目光毫无反应。

    约到女神的确让人嫉妒,但这才是第一步呢。

    不一会两人就到了袁州小店门口,实在是姜嫦曦的公司没离得多远。

    “袁老板这里每天都这么多人?!惫⑿け呱锨芭哦?,边说道。

    “确实,每次姜总来的时候也这样?!碧烂羯钜晕坏牡阃?。

    还有五分钟开始营业的时候,看着门外渐渐增多的人,暮小云突然开口:“老板那个酸菜鱼为什么叫东坡墨鱼???”

    “嗯?”袁州表情淡然,疑问的看向暮小云。

    是的,袁州没明白哪里来的酸菜鱼。

    “那个东坡墨鱼难道不是酸菜鱼吗?”暮小云认真的问道。

    暮小云的答案自然是从群里听那些吃货分析出来了,基本上大家都以为墨鱼就是乌鱼,而乌鱼在川省最长见的菜色就是酸菜鱼,是以才有了这样的猜测。

    “不是?!痹菘隙ǖ乃档?。

    “???”暮小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有些愣。

    暮小云呆了没事,袁州还一脸莫名呢。

    毕竟在袁州看来,他以为大家会认为墨鱼是海里的墨鱼,没想到却是乌鱼。

    不过,暮小云也没机会多问了,因为午餐的营业时间开始了。

    “请前面十二位的食客入内就餐?!敝芗崖氏瓤谒档?。

    紧接着暮小云也开口说了同样的话。

    “我们也进去吧?!惫⑿せ赝范宰盘烂羲档?。

    “好的?!碧烂舻阃?。

    耿肖和汤敏来的不算晚,刚刚好是第十一和第十二个人,所以也是第一批就进门用餐了。

    “姜总?!币唤帕饺讼热ズ徒详卮蛄烁稣泻?。

    “来吃鱼?”姜嫦曦是知道自己这个助理爱吃鱼的。

    “嗯?!碧烂舻阃?。

    “快去吃饭吧?!苯详夭⒚挥卸嗨?,就挥手让两人去吃饭。

    要知道,姜嫦曦的公司倒是没有同事不能谈恋爱的规矩,但是她也不多问。

    就像耿肖说的,同事之间吃顿饭还是很正常的。

    不过,因为两人是最后进来的,自然只能在那边的站位点餐。

    “请问两位吃点什么?”暮小云上前问道。

    “鱼,两份今天的新上的鱼?!惫⑿ざ宰盘烂粑⑽⒁恍?,然后开口。

    “还需要别的吗?”暮小云尽职尽责的问道。

    “再来两份米百做的白饭,和一杯桂圆红枣茶?!惫⑿は肓讼朐俅嗡档?。

    “好的,请稍等?!蹦盒≡频阃?,然后开始计算价格。

    趁着暮小云计算价格的时候,耿肖开口了。

    “听说袁老板这里的桂圆红枣很滋补的,特别适合女孩子喝,你试试看?!惫⑿に嫡饣暗氖焙?,很是自然。

    “好的,谢谢?!碧烂舻阃分滦?。

    “您好,一共3664,东坡墨鱼一份1666,米百做98桂圆红枣茶96,还有迎客套餐20一份,您是付现还是转账?”暮小云一样样报的很是清楚。

    “转账吧?!惫⑿げ蛔藕奂5难柿搜士谒?,面上淡然的说道。

    “好的?!蹦盒≡颇霉氡晔兜萘斯?。

    “卧槽,新菜真他妈贵,早知道就点一份了?!惫⑿な稚侠涞母肚?,心里却在滴血。

    “我们还是AA吧,下次请我喝桂圆红枣茶吧?!闭馐焙蛞慌缘奶烂粽境隼此档?。

    “不用说好了我请的,下次你请我喝柠檬水好了,我现在可是穷了?!惫⑿な掌鹗只?,调侃的说道。

    耿肖并没有逞强,而是坦然又直接的说了出来,反而让汤敏觉得他真诚而自然。

    “那好吧,下次我请你?!碧烂羿坂鸵恍?,并没有强求。

    “那可是说好了,你欠我一顿?!惫⑿ばγ忻械乃档?。

    “知道了?!碧烂粲行┎缓靡馑嫉牧昧肆猛贩?。

    袁州上了新菜,而第一批进来的基本都是老熟客,比如姜嫦曦乌海之类的,所以点这道东坡墨鱼的还不少。

    但就是这样,袁州做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因为前面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做起来自然就快了。

    在等待的时候,耿肖利用自身的幽默和健谈再次逗的女神微笑不断,这明显就是撩妹高手。

    也就是袁州现在忙着做菜,要是空闲,说不定就得讨教几招,毕竟他还是很缺女朋友的。

    “两位的东坡墨鱼到了?!蹦盒≡贫俗乓桓銎婀值呐套臃诺阶郎?。

    “谢谢?!绷饺讼乱馐兜牡佬?。

    “请慢用?!蹦盒≡扑低昃屠肟?。

    看到鱼的第一反应,两人都想的是“这好像不是酸菜鱼吧?!钡艚幼啪捅徽獾啦说那伤己推恋陌谂趟?。

    桌面上摆着是一个半扇形的盘子,就像一把打开的扇子被截去了一半。

    扇子打开的哪里做成了一个向下凹的圆形,里面装着一只好似在游动的黑鱼。

    扇柄那里站着一个仿若白玉雕成的人,穿着宽袍大袖,这人正微微躬身左手撩起袖袍,右手拿着一支毛笔往圆盘里伸去。

    毛笔的白色的笔尖刚刚触到了圆盘里的汤汁,从笔尖开始那里晕出一片黑亮的汤汁,就好似墨水在湖里化开,而里面游动的鱼正在喝这黑色的墨水。

    看起来这盘菜就是一个书生正在湖边洗笔,墨香引来了鱼儿,这整个画面唯美而写实。

    靠近后还有一股股的香味传来,这香味才提醒了两人这是一道菜,而不是一副山水画。

    “这也太美了?!碧烂艟鹊牡勺琶媲暗牟?。

    “这是那个东坡洗砚的传说吧?”乌海对画最有直观的感受,一下子就开口说道。

    被袁州菜品的精致震撼后,耿肖听到了乌海的话,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

    “这苏东坡和酸菜鱼有什么关系?”耿肖心里纳闷。

    是的,耿肖的目的可是带汤敏吃酸菜鱼来的,但这看着不像。

    ps:咳咳咳,世界爱猫日期间大家就别吃猫了,好吧,请看菜猫真诚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