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汤圆真的很好吃?!痹菰俪韵铝礁?,认真的说道。

    “哈哈,小袁老板你喜欢就好,不过小蒋也说味道不错?!崩掀牌藕苁强牡乃档?。

    她说的小蒋自然是她的干孙子,看起来今天也一起吃了团圆饭。

    “嗯,很喜欢?!痹莸阃?,然后继续认真的吃着饭盒里的汤圆。

    “袁老板你做菜真有本事?!?br />
    “蓉城冬天还是很有温度的,袁老板要注意保暖?!?br />
    “秋裤买了吗?”

    袁州每一口都吃的很认真,老婆婆的所有话,也都认真的听着。

    “但再有本事也要注意身体,五点半起来,身体受得了吗?”老婆婆关切。

    “以前我妈总觉得我起来晚了,现在瞌睡少了?!痹菘谥谢购乓桓鎏涝?,虽说在此之前已经吃了十六个,但总感觉有两个胃,一点也不胀。

    老婆婆嘱咐了几句之后就不再说话,笑眯眯的看着,她来送汤圆既没提前说,也不知道袁州今天是否开门,只是见早上还看见袁州在打扫小店,所以煮汤圆的时候特意多放了几个,按照平时袁州晚餐时间结束的时间来了。

    她想这时候的袁州应该是稍有空闲的,吃些汤圆暖暖肚子也好。

    这边,袁州在认真的吃着汤圆,而抢了好多汤圆心满意足的乌?;氐搅俗约旱男∥?。屋里乱糟糟,废纸、颜料、滑板等东西随处可见。

    严格来说乌海的住所并不是特别乱,而是没有什么生活气息,感觉这就像一个工作室,但乌海的的确确是住在这里。

    乌海的父母也是华夏小有名气的画家,在乌海十三岁的时候,父母一次采风双双掉落悬崖,留下了他和乌琳。乌琳这个当妹妹的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乌海照顾大。

    或许是看了《冲出亚马逊》的缘故,有一点乌海和乌琳一致,两人都非常崇拜军人,所以两人的梦相也都是成为军人。但父母却一直期望能够培养出的的比自己更厉害的画家。

    所以乌海选择了背负父母的梦想,开始认真学画,认真练习到喜欢上画画。现在乌海成为了国内最知名的青年画家,而乌琳也完成了梦想成为了军人。

    从这方面来说,乌海害怕乌琳,除了乌琳格斗术惊人,动不动就一个过肩摔之外,还有从小家里的事情都是乌琳做主,怕习惯了……

    乌海挺开心,不仅仅是赚到了好多汤圆,还有他刚刚干了一件大事。

    他捡起地上的画布,将画布平铺,他作画和别人不同,别人是纸上草稿,布上正式定画,但乌海是画布上草稿,纸上定画,他就喜欢画笔在纸上的触感。

    关掉手机,关掉电脑,要绝对的安静。

    一副小像,一副肖像,乌??脊雇?,三分一点或者是四点三角,在构图方面乌海格外的执着。

    就好像他曾经画的《小店往来图》,光是构图,光是每个人物所占的位置,以及占整个画面的大小,都是经过乌海一次一次尝试的。

    作画是艺术,艺术没有办法计算,但却能够尝试。

    年三十,一人一画十几个汤圆。

    话分两头,郑家伟那边,他们一家人很热闹,他家住山城,乌海提前十天就给郑家伟放假了,所以郑家伟已经在家里呆了十天了,这吃完饭,一家人在客厅看春晚。

    在大年三十的夜晚应该看春晚,但春晚也一年比一年难看。这个时候再看春晚就不是看得内容了,而是一种习惯。

    以前,生活没这么好,过年的饭桌上也没有这么多好吃的,但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本山大叔和马季大叔的小品,一家人乐呵呵的。

    春晚虽然变差变质,但以前的美好记忆,还是能够覆盖这些不美好的,所以年年骂,年年看。

    “家伟大晚上的,还要去什么地方?!敝<椅奥杪杩醇<椅澳米懦翟砍壮雒?,不由问。

    “妈把咱们家的灌的香肠给我拿两节,还有腊肉,装一块小的?!敝<椅暗?。

    虽然家伟妈妈不知道自己儿子是有什么用,但还是麻溜的装上,递到了郑家伟手里。

    “妈我出去一趟,有点事,如果太晚,我今晚就不回来了?!?br />
    说完,郑家伟提着香肠腊肉就出门了,地下停车场开车,往出城的方向驶去。

    大年三十的晚上,是不收过路费的,全线畅通,高速路上车辆也少,所以郑家伟在保证稳妥的情况下,能够比平日开得更快些。

    袁州小店。

    吃完了老婆婆汤圆的袁州,送老婆婆到家门口,当他回到小店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

    肚子里面好像装了石头,那叫一个胀。

    袁州脸色一暗,忽然醒悟过来,他将老婆婆送来的汤圆全部解决完了,加上他自己包的十六个,也就是说他今天吃了二十四个汤圆。

    东风吹战鼓擂,除了汤圆我怕谁?

    躺在座位上,翻个身都肚子疼,连关门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但不久后返回来一个人。

    傲气的穿着,傲气的脸色,傲气的走路姿势,已经很明显了,来人就是楚枭。

    “汤圆,是中国汉族的代表小吃之一,历史十分悠久。汤圆起源于宋朝,当时明州兴起吃一种新奇的食品,即用黑芝麻、猪油、白砂糖为原料,首先把黑芝麻磨制成粉末状,然后猪油、白砂糖相继放入混合物揉成团做馅,外面用糯米粉搓?!?br />
    楚枭走到袁州跟前,也不管袁州葛优瘫,张嘴就是一段话噼里啪啦,说完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袁州看着楚枭的背影变小,直到消失。

    所以,楚枭返回来,说了一段百度百科一样的东西,是干什么?

    休息了半小时,袁州才关门上楼。

    而,大约三个多小后,乌海的门被人敲响了。这个时间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经纪人郑家伟。

    “谁?!?br />
    乌海打开门,郑家伟的身影就映入了他的眼帘,然后就是一段细声细气的关心。

    “小海你没事吧?大年三十有没有吃什么东西?不会还饿着吧?!?br />
    “上次你还说袁老板年三十不一定开门?!?br />
    “我能有什么事,我今天还吃了十八个汤圆?!蔽诤5幕卮鹞抟墒堑靡獾?。

    毕竟那汤圆可是他靠着智慧得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给你带了腊肉和香肠,一会煮给你吃?!敝<椅敖?,然后习惯性的把房间大约收拾了一番。

    请你相信,在世界的一个角落,一定有人还关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