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趁着凌宏发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到了袁州面前。

    “圆规再来一个汤圆,最后一个,要不然我给你卖个萌打个滚?”

    卖萌?

    打滚?

    这是为了吃东西,连面汤都戏份也抢?

    “……”

    袁州的眼角都忍不住抽了抽,留给乌海一个背影。不着痕迹的拍了拍胸脯,真的是吓死宝宝了。

    “姜总,您请客吃饭,但我还未吃饱,作为总裁您怎么看?”俞矗不想理乌海,对着姜嫦曦说道。

    “爱莫能助,袁老板也不给我这个美人面子?!苯详亓昧肆猛贩?,无奈的说道。

    “我说的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了啊?!背挛桓崩仙L傅难?。

    “也就你这样的新人会被那个不要脸的骗?!绷韬曛苯幼芙岬?“乌海在吃的方面,彻底不要脸不要皮?!?br />
    “袁老板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就是姜姐姐说也没用的?!蔽恨焙眯牡奶嵝训?。

    “但我才吃了一个?!庇岽H险娴乃党鍪率?。

    “嗯,下次带你来吃顿饱的?!苯详氐阃?,然后回答道。

    “对于这样恶劣的行为,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凌宏谴责的看着乌海问道。

    “当然没有?!蔽诤C抛约旱牧狡埠?,很是自然的说道。

    这下店里的食客都对死不悔改的乌海投以谴责的目光,只有魏薇注意力和其他人不一样。

    她看到了乌海的着装和样子,冷不丁的开口问道“乌叔叔你的胡子为什么特别的整齐?”

    是的,魏薇觉得很是奇怪。

    就乌海现在穿着蓝色珊瑚绒居家服,脚上一双棉拖鞋,头发半长不短的,看起来就是刚从床上起来就过来了,要多懒散就有多懒散。

    虽然乌海整体是干干净净没错,但确实称不上是衣着整齐。

    相反,乌海的两撇小胡子却形状工整,边缘修剪的很是整齐,明显是用心修理的,这就和乌海整体的画风极其不搭。

    要知道以前的乌海,那胡子可是迷一般的,时长时短,但近两个月却工整起来。

    “爸爸都需要每天刮才这么干净的?!蔽恨闭饣熬退档母靼琢?。

    这下子,就是店里其他人都一脸好奇的看着乌海。

    “哦,这个啊,就是有人喜欢它,所以就爱护爱护,毕竟这样更加帅气?!蔽诤R槐菊牟灰车?。

    “呵呵,你在吃饭吃久了,说话都像袁老板了?!绷韬曜钕韧虏?。

    “是因为那个小女孩吧?!苯详氐故且幌伦酉肫鹉歉雠?。

    那个对乌海说,看见他的胡子会有安全感的女孩。

    店里的人听姜嫦曦这么说,一下子就知道了什么事情,也就没再多嘴。

    “啧?!蔽诤7⒊鲆庖宀幻鞯纳?,并没有回答。

    “懒散的画家?!绷韬昶沉宋诤R谎?,并没有多说。

    “难得帅一把?!蔽诤T蚴敲判『?,一脸被人打断装逼的不满。

    “居然快九点了,我得回去夜跑了?!蓖窠阃蝗豢戳丝词稚系氖直?,然后说道。

    “确实不早了,吃饱喝足,回家睡觉?!背挛哺胶鹊?。

    “薇薇回去吧?!蔽合壬餮目醋抛约号?。

    “好的,袁老板再见?!蔽恨崩衩驳亩宰旁莸辣?。

    “嗯,新年快乐?!痹莸阃?,然后说道。

    “袁老板也新年快乐,越来越帅?!蔽恨钡髌さ乃低?,然后才走出门。

    “你也是?!痹荼砻娌宦渡?,心里却很是高兴。

    有人道别离开,就好像感染了其他的食客,大家也都纷纷道别开始离开,还是要给袁州剩下一些自己的时间的。

    乌海凌宏他们来的不声不响,但走的时候,也很迅速,店里一下子就剩下袁州一个人了。

    “雪好像停了?!痹菡驹诿趴?,仰头看去。

    天色是一片墨黑的蓝,连个星星都没有,不过雪倒是没再下了。

    “啪啪”袁州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默默的说了一句“还挺冷的,看来需要给面汤多备个垫子?!?br />
    说完,袁州倒也没马上关门,而是回到厨房,给自己做了碗汤圆,当然甜咸都有。

    “嗯,果然还是自己的做的最好吃?!痹萋愕囊豢谝桓?,也不怕烫,快速的吃完了,这一碗可是有十六个汤圆的。

    当然,碗里的汤还是剩下了的,自然是剩给面汤和他媳妇喝的,这么冷喝点热汤倒也是好的。

    “看来是没人会经过这条小路了?!痹莸雇耆忍?,回到厨房,看了看门外。

    这时候的门外是漆黑一片,除了袁州小店的灯光照在路上,其他的店铺早就关门落锁了。

    “吱呀”袁州打开隔板,走到门口,准备关门。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在袁州耳朵里,这个脚步声还略有些耳熟。

    袁州也就停下了手里关门的动作,准备等人走过了在关门,这样至少还有点亮光。

    “踏踏踏”脚步声越来越近。

    “袁老板,袁老板还没关门呀?!比俗叩搅链?,赫然是平时门口卖馒头的老婆婆。

    “嗯,还没?!痹莸阃?。

    “那正好,我这里有些自己做的汤圆,你拿一碗吃吃?!崩掀牌判γ忻械奶崞鹗稚系闹酱?。

    三十夜晚上,天气寒冷之际,送来的汤圆。

    “您先进来,外面冷?!痹荻倭硕?,侧身请人进屋。

    “不用不用,你吃了这汤圆,我就走?!崩掀牌虐谑?,直把手上的袋子往袁州手上塞。

    “那您正好看着我吃完再走吧?!痹菟呈平庸?,然后微微扶住人,往店里走去。

    “也行,正好我拿着碗回去,你就别洗了?!崩掀牌耪獯蚊痪芫?,走进了店里,坐在两人小桌子边。

    “谢谢您?!痹萑险娴牡佬?。

    然后坐在老婆婆对面,拆开纸袋,里面是一个大饭盒,里面浮着白胖胖的汤圆,有八个,个个都有婴儿拳头大。

    “别客气,这是我自己的做的,手艺可没有袁老板你的好,你就将就吃吃,当沾个喜气?!崩掀牌牌挠械悴缓靡馑嫉乃档?。

    毕竟,老婆婆是知道袁州的手艺是很好的,要不然也不会每天这么多食客络绎不绝的来这里吃饭。

    “不,您做的汤圆比我做的好吃?!痹菡馐焙蛞丫韵乱桓?,很是认真的说道。

    而老婆婆显然没当真,但她脸上皱纹舒展,很是开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