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矗愣住了,乌??擅挥秀蹲?。

    端着碗,被姜嫦曦威胁了的乌海也不回自己的位置,对着边上的婉姐直接开口。

    “婉姐,我们换个位置?!蔽诤P∩亩宰磐窠闼档?。

    “怎么了?”婉姐先是一愣,然后才问道。

    “没事,觉得这个位置好?!蔽诤C判『?,端着碗一点也不心虚的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乌海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婉姐的碗。

    “嗯,果然一个汤圆都没有了,没机会了?!蔽诤P睦锇蛋掂止?。

    贱成乌海这样,也没谁了。

    是的,只要婉姐心情好,那么吃东西就很快了,这次自然很快就吃完了汤圆。

    “可以?!蓖窠憧戳丝次诤:徒详?,笑眯眯的应下了。

    “谢谢?!蔽诤A⒖贪炎约旱耐肟昊坏搅送窠愕奈恢蒙?,速度很快,动作灵敏。

    毕竟这个位置离姜嫦曦稍远,离刚刚被抢汤圆的凌宏和俞矗也远。

    开玩笑,现在俞??墒强汲蕴涝擦?。

    而这里咬下汤圆就愣住的俞矗,直到被汤圆滚烫的外皮再次烫了一下,才回神。

    “嘶,好烫?!庇岽H滩蛔】?。

    但汤圆却已经在嘴里了,俞矗自然是舍不得吐出来的,快速的咀嚼起来。

    而这一咬就不得了了,绿色的外皮,袁州是加了某种绿色植物的,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青草香味,而里面鲜肉的就是纯粹的鲜肉,带着丰沛的肉汁,直接在嘴里蔓延开来。

    汤圆的內馅是猪肉,却一点没有猪肉本身的腥气,反而因为被包裹的紧紧的,一咬开鲜味和香味就直接冲进嘴里。

    猪肉馅虽然被切的很细,但却意外的很有口感,肉馅空隙之间全部都是鲜美的肉汁,直接在嘴里炸开。

    “应该会腻吧?!本驮谟岽P睦锷凉飧鱿敕ǖ氖焙?,外皮那些细小的叶子也被咬开了,一股清洗的蔬菜味道一下子中和了稍显单薄的肉香味。

    “咕咚?!庇岽:妥耪夤晌兜?,一下子吞下了嘴里的汤圆。

    俞矗脸上的表情瞬间纠结起来,眉头都皱了起来,低头看着勺子上就剩半个的汤圆。

    勺子上的半个汤圆被咬的缺口很是整齐,这也侧面说明了俞矗的牙口不错。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是那个半个缺口里慢慢流出来的晶亮的肉汁,带着鲜美的香味直直的冲入俞矗的鼻腔里。

    简直是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

    青翠的汤圆外皮包裹着里面粉嫩的猪肉內馅,汤汁缓慢流出到白色的搪瓷勺子里,这样一幅画面可以直接去美食图片网。

    关键漂亮不说,还有香气直冲鼻尖,一下子让这画面变得生动起来,大脑疯狂的叫嚣的把它吃进嘴里。

    俞矗从来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对于吃那更是不委屈。

    “嗯,不委屈自己?!庇岽5偷偷淖匝宰杂?,然后一口吞下剩下的汤圆。

    剩下的汤圆是大半个,是以在嘴里咀嚼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

    毕竟猪肉內馅包裹着丰沛的汤汁,直接充满口腔,而且咀嚼的时候还有蔬菜清新的味道,综合起来的味道实在太过美妙。

    “丁零当啷”俞矗吃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低头从碗里看去。

    瓷白的碗里只剩清亮亮的汤水,别说汤圆了,就是一小片汤圆皮子都没有。

    俞矗一下子有点呆,另一个摸着下巴,皱眉不知道想些什么。

    “老板,再来一碗汤圆?!庇岽6宰懦坷锏脑莞纱嗟乃档?。

    什么食物是为了充饥。

    什么对食物没要求,通通都是假的。

    “你的份已经吃完了?!痹葜苯铀档?。

    “???”俞矗这下才是真的愣住了,卧槽这就没了?

    “怎么样,汤圆味道如何?!苯详剞揶淼纳舸佣悦娲?。

    俞矗不想回答姜嫦曦的问题,脑袋猛然一转,目光如剑盯着乌海。

    “等等,你别吃,你碗里的汤圆可是我的?!?br />
    “那是咱们友情的见证,而且我已经吃完了?!蔽诤Q氏伦炖镒詈笠豢谔涝?,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不不,我后悔了,我和你不熟?!庇岽6⒆盼诤?,明显不信的说道。

    俞矗想用自己四十三码的鞋子,印在眼前这货三十三码的脸上。

    “喏?!蔽诤D闷鹜?,直接翻转给俞???,不要说汤圆,连汤汁都没剩下一滴。

    说句实在话,他就没见过能把汤汁喝这么干净的。

    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仑苏。

    不是每个食客都能把碗舔得干干净净。

    “舔碗匠,这个职业肯定很适合你?!庇岽F艉?“有你这样的朋友,绝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乌海起身郑重其事的鞠躬道歉:“对不起,让你费心了?!?br />
    俞矗:“……”

    “乌海你既然说你们是朋友,那送一幅肖像画给你朋友怎么样?!背挛俺隼此?。

    要知道乌海之前说自己是青年画家中,画卖得最贵的,这话一点不假。他画少而精,目前为止最便宜的一副,也是售价三十二万软妹币。

    更别提专门给人画一副肖像画。

    陈维就是受不了乌海那么嘚瑟,但乌海的回答让他目瞪口呆。

    “没问题,我明天就开始画?!蔽诤R豢诖鹩?。

    “小胡子别忘了,还有我的小像?!绷韬瓴褰刺嵝?。

    “记得记得,明天开始一起画,一副小像一副肖像?!蔽诤5阃?。

    这下子魏先生都忍不住了:“喂喂,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蔽诤?隙ǖ乃?。

    “没必要吧,吃个汤圆送出去两幅画?!蔽合壬?。

    要知道,他们是经??醇腥伺艿皆菪〉?,高价向乌海求画,但乌海的样子是爱答不理,而且开口就是拒绝。

    括弧现在整个画坛基本都知道,要找乌海来袁州小店。因为乌海,小店在画坛知名度非常高。

    “不对不对,这你就错了,画送出去了,我可以再画,但袁老板的汤圆吃完了就没了,这根本没得比?!蔽诤5?。

    魏先生发现乌海说得好有道理,竟然让他无言以对。

    凌宏忍不住想要送给乌海一个神器:玛德之杖!

    “小胡子你还真大方?!绷详囟既滩蛔「刑玖艘痪?,这简直了。

    “有什么关系,我和土大款还有俞??墒桥笥?,朋友之间送送画,哪能说多少钱?!蔽诤B辉诤醯陌谑?。

    “滚粗,丑拒,老子不跟丑人做朋友?!绷韬暌痪浠霸?。

    “……”乌海被噎住了。

    俞矗真不知道说什么了,有气好像也发不出来了,感觉胸闷,头疼。他虽说不知道乌海一幅画多少钱,但看姜嫦曦的反应,肯定是值一大笔钱。

    几个汤圆就交给朋友,然后一大笔钱,是不是太随便了?

    乌海反击:“土大款老子不送了?!?br />
    “哟呵,现在连信用都不讲了,这名声传出去可不好听?!绷韬瓴换挪幻Φ?。

    “在店里不讲信用有什么关系?!蔽诤B辉谝?。

    凌宏一愣。

    总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不讲信用,不拘束,不装,不淑女,甚至于不“义气”。

    凌宏想明白了为什么心欠欠的会不自觉的走来了,这个地方他不拘束。

    ……

    ps:求月票、推荐票,请大家多多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