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之前所说,脸这种东西,乌?;蛐碓泄?,但现在肯定是没有。

    魏薇碗里还有三个咸汤圆被她老爸护着,不好抢。凌宏和陈维碗里只剩下汤了,没有搞。汪楠碗里是还有两个汤圆,但看汪楠脸色苍白,该多补补,再去抢于心不忍。楚枭,乌??炊疾豢吹剿?,至于姜嫦曦……嗯乌海怂,不敢抢,所以唯一剩下的就是俞矗了。

    唯一有点不好办的地方,这是乌海第一次见到俞矗,两人并不熟悉,准确的说并不认识。

    但是!

    这点小问题能够难倒乌海吗?当吃到袁州料理第一口之时,节操这种东西就已经全部甩卖了,包邮九块九,要多少?

    “哥们你好,我是国内青年画家中,画卖得最贵的乌海?!蔽诤6俗趴胀搿淮砭土浪己韧炅?,坐在了俞矗身旁。

    俞矗交际能力还是不错的,但也没有这样自来熟,楞了会,才反应过来道:“你好你好,我是俞矗?!?br />
    “在袁州小店认识,我们就是朋友了,你看朋友之间是不是要互相帮助?!蔽诤O乱痪渚椭苯犹嵘笥蚜?。

    俞矗没有说话,只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而店里其他人,都放下筷子,就是一副:灯光师开灯,来选手继续搞事情。

    “我看你似乎不喜欢吃汤圆,一碗六个汤圆动都没有动,这样浪费粮食是不对的,要不我帮你解决?!蔽诤R桓碧托奶头挝沂俏愫玫难?。

    “那个……”虽然俞矗没有动口,但已经动了筷子,这种被人吃,他有点介意。

    乌海大包大揽,一句话堵死:“没关系,虽然你动了筷子,但我不介意?!?br />
    事实证明了,就算是商业精英,遇到不要脸的乌海也没有办法。因为俞矗实在不能在过年,并且在这样一个环境的情况下说出“但我介意”,这句话。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蔽诤3蕴涝驳氖焙蚴怯蒙?,但从俞矗碗里夹汤圆的时候却用的是筷子,说时迟那时快,不到五秒,乌海就用筷子从俞矗碗里夹走了四个汤圆,三个甜的一个肉的。

    由于俞矗本来就没多大兴趣,所以就要了三肉三甜一碗,也就是说他现在碗里还有两个汤圆,嗯,还都是咸的。

    跨越了一个世纪的甜咸之争,乌海从来都是中立,他表示只要是袁老板做的,甜咸我都吃,不挑食算是乌海唯一的一个优点了,当然这得是在袁老板店里。

    俞矗有些呆,他从未见过筷子功如此霸道的人,用筷子夹滑滑的汤圆,还能够如此快、准、狠。

    “我给你说,你会后悔的?!苯详乜戳宋诤R谎?,然后对俞矗说道。

    “服气了,乌海你是属猪的吧,又抢了四个?!背挛坝镏型嘎蹲畔勰蕉始珊?,他十二个吃完,也还想吃,但好像乌海这样不要脸的抢,他还真做不到。

    “我不会做会后悔的决定,而且本身我确实不喜欢吃汤圆?!庇岽6杂诮详氐幕八亢敛辉谝?。

    “那也要吃饱才行,你的汤圆全部都被小胡子哥哥抢了?!蔽恨泵俺隼此盗艘痪涞牡?。

    “吃不饱,我回去泡包燕麦,或者是吃两个面包,反正是充饥,没什么区别?!庇岽T缇拖牒昧?。

    “你们真的是,我朋友……对了你叫什么来着?!蔽诤M蝗煌敲?,扭头问,俞矗捂额再次叙述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太过分了,既然我朋友俞矗不喜欢吃汤圆,就不要勉强别人,没听说过?强扭的瓜不甜?!彼底?,乌海又从俞矗碗里夹走一个汤圆。

    俞矗碗里就剩下一个。

    而乌海,算上自己两碗十二个,以及抢的凌宏的一个,他已经吃了十八个。

    “朋友,你真的太年轻了?!背挛玖艘豢谄?。

    魏先生也忍不住接话:“袁老板平日是不卖汤圆的,错过今年或许你就要等明年了?!?br />
    “要减肥保持身材的我,都吃了六个?!蓖窠忝嗣行┱凸墓牡男「?,今晚又得夜跑了。

    “袁老板的东西是真的好吃?!蓖糸残∩母胶攘艘痪?。

    俞矗虽然有认真的把在场所有人的话全部听完,但毫无疑问他是不在意的,就好像他之前和姜嫦曦说的那样,他觉得吃东西仅仅是为了充饥,所以只要不难吃,可以下咽,其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曾经有一个恶霸,天天向同村的张三勒索钱财,一次又一次,直到又一次恶霸太过分想要把张三家里的东西都卖了,张三暴起反击,最后两败俱伤?!?br />
    乌海本来准备用筷子夹俞矗碗里最后一个汤圆,但还没有动筷耳畔就传来了姜嫦曦的声音,瞬间手就僵持住了。

    “干嘛干嘛,不就是吃点汤圆吗?有必要?”乌海不满的看着姜嫦曦。

    姜嫦曦也不咸不淡的说:“我也只是讲述我曾经看过的一个故事?!?br />
    乌海没声了。

    “俞矗,既然你来都来了,吃一个试试,毕竟来了不吃东西,相当于白来?!苯详氐?。

    白来,这两个字打动俞矗了,他是很讨厌做无用功的,反正也就剩下一个了,所以为了这一趟有价值,的确应该吃吃。

    “而且说不定会有惊喜?!苯详夭钩淞艘痪?。

    惊喜什么的俞矗不在意,他绝对不会认为吃东西是什么享受,更不说什么后悔。

    无论什么食物。

    绝对不会。

    袁州所做的汤圆是甜咸两种口味的,甜的就是温润如玉般的白色外皮,晶亮亮的惹人喜欢。

    而咸的则是青翠的绿色,那绿色上面还有一些细小的绿色叶子夹杂在其中,看起来就清爽可口。

    现在俞矗碗里剩下的就是这么一个绿色的汤圆,绿莹莹的浮在清亮的汤水里。

    “砰”俞矗用的搪瓷勺子,直接盛起汤圆,毕竟他没有乌海扎实的筷子功。

    汤圆被盛在玉白的勺子里,直接满出来了,毕竟这个汤圆个头比超市卖的几乎大一倍,但即使这样,盛在勺子里也是圆滚滚的,冒着热气,外表光滑漂亮。

    “嘶”俞矗一口咬下半个,被烫了一下,稍稍呼了口气。

    就是这半口,俞矗一下子直接呆住了……

    ps:咳咳咳,那啥菜猫求个票,还有汤圆甜咸的菜猫都爱吃~有机会大家也可以试试不同口味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