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的人除了俞矗都在认真的吃着汤圆。

    “我家都是十五吃汤圆,三十吃倒是也不错?!蓖窠阋幌伦酉肫鹆思依?。

    “确实?!苯详匾驳阃?。

    “看节日吃东西没必要?!庇岽H滩蛔∷党鲎约旱墓鄣?。

    “你别多话,吃你的汤圆?!苯详刂苯禹』厝?。

    “哦?!庇岽K始?,然后果然不再说话。

    也没动筷子,看着身旁的人。

    汤圆挺烫的,但就是这样烫的汤圆,对于乌海来说也是两口就吃完了一个了。

    不过他吃的还是很有技巧的,第一口先轻轻的咬开表面的糯米薄皮,这样既能欣赏到纯黑色的芝麻光泽油亮的缓慢从刚刚咬开的汤圆口子流出,也能闻到包裹在里面芝麻的浓香味。

    这是视觉和嗅觉的极大享受,这样的情况下,乌?;乖趺纯赡苋套?,直接一口就吞下剩下的汤圆。

    “唔,嘶?!蔽诤O仁潜兆抛?,然后实在忍不住烫,才张口呼气,然后继续闭嘴咀嚼。

    糯米的皮劲道之中又带着粉质的绵软,一点不沾喉咙,很是顺滑,咀嚼的时候有些整个的芝麻直接在嘴里炸开香气,而且整粒的芝麻也增加了汤圆的口感,让味道变得立体起来。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香味在嘴里多多停留一会。

    “卧槽,做个汤圆都这么好吃,袁老板你收我为徒吧?!蔽诤6俗趴湛杖缫驳耐?,一脸诚恳的说道。

    “不收徒?!痹菀桓黾ち?,立刻拒绝。

    开玩笑就乌海那个破坏力,恐怕系统都难以挽救,还是别来祸害他的厨房了。

    “那行,再来一碗肉的?!蔽诤:敛挥淘サ乃档?。

    乌海就是一个喜欢把好吃的留到最后吃的人,比如他爱吃的鲜肉汤圆。

    “好的?!痹莸阃?,心里松了口气,麻利的转身回头盛汤圆。

    “哗”袁州不过只一勺子就精准的盛出六个鲜肉汤圆,不多不少的正好连汤带汤圆装了七分满。

    “汤圆?!痹莅淹敕诺轿诤5拿媲?。

    “谢谢袁老板?!蔽诤M芬膊惶У乃低?,然后直接开吃。

    袁州回到厨房坐着,今天晚上袁州基本都是坐着的,今天可是年三十,也不是营业,也就没那么讲究了。

    “袁老板这碗汤圆是真的不错,暖到心里了?!蓖窠阋桓龈鲂闫某宰?,细嚼慢咽的。

    “嗯?!痹萆裆潞偷牡阃?。

    “确实?!蓖糸驳阃犯胶?。

    “唰”的一声,乌海徒然就伸过筷子,从边上凌宏碗里夹起一个汤圆,乌海也不多停留,直接一口吞进嘴里。

    “啪”凌宏先是愣了半秒,然后一拍桌子,直接开吼“你找死啊,你个小胡子,把我的汤圆还回来,立刻马上!”

    “吧唧吧唧?!蔽诤A娇诰捉劳瓯?,然后吞下。

    “不好意思,在肚子里了?!蔽诤R惶?,无赖的说道。

    “滚,把你碗里的给我?!绷韬甑勺盼诤?,那眼神跟要杀人也没区别。

    “我只有汤了,要是你想吃我的口水我也不介意的?!蔽诤L乇鹱约旱陌炎约旱耐氲莨?。

    那碗里果然只剩清澈的汤水,根本一个汤圆都没有了。

    “我今天就把你掐死,然后用雪埋了?!绷韬曜急钢苯由鲜?。

    “别,我这可是为你着想,你不是说你吃过年夜饭了嘛,怕你吃不下,我这是帮忙,不谢谢我还怪我?!蔽诤R涣潮墒拥乃档?。

    “你信不信我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毕竟我可是土大款!”凌宏这话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蔽诤P⌒∩乃档?。

    “呵呵?!绷韬昀湫σ簧?,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看这样子显然是准备直接揍死乌海这个讨人厌的,抢食的人。

    “怕你,我可是画家?!蔽诤R桓彼乐聿慌驴痰难?。

    这个时候还维持着自己身为画家的尊严。

    “你是画家和我要揍你不搭界?!绷韬昀湫σ簧?。

    “不,我帮你画幅小像?!蔽诤F沉肆韬暌谎?,认真的说道。

    “成交?!绷韬炅⒖痰阃?。

    “那给我再来一个?”乌海立刻舔着脸说道。

    至于刚刚想的画家的自尊什么的,在吃的面前那通通都是浮云。

    “滚,圆润的滚?!绷韬旰敛涣羟榈乃档?。

    “那你赚大发了?!蔽诤C判『?,眼睛不住的瞄着凌宏的碗。

    对此,凌宏直接给了一个白眼,让乌海自己体会。

    “袁老板再给我来一碗汤圆?!蔽诤<韬暾饫锩幌M?,立刻转向袁州。

    “一人两碗,你的吃完了?!痹葜苯亓说钡乃档?。

    “但是我没吃饱?!蔽诤U獯尾幻?,改摸肚子了。

    “嗯?!痹莸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不是说今天你请客吗?”乌海立刻反问。

    “是的?!痹莸阃?。

    “哪家请客不让客人吃饱的?!蔽诤=舾啪臀实?。

    “袁家啊?!痹堇硭比坏闹缸抛约核档?。

    乌海心里一下子浮现一句话“如此不要脸,我赵日天是服了?!?br />
    不过这下,乌海算是体会到了刚刚凌宏无言以对的心情。

    乌海盯着袁州的脸,然而袁州早就已经面瘫满级,是以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见袁州这里没可能,乌海继续把注意打到了凌宏身上。

    “凌宏,我觉得你一会肯定吃不完,我再帮你吃两个?”乌海一脸我为你好的样子,自然的说道。

    “滚?!绷韬暌桓鲎执蚍?。

    “不是,我跟你说,圆规这里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你吃不完,下次可就没有了?!蔽诤?嗫谄判牡目既敖?。

    袁州则静静坐在位置上,安安静静的。

    其实,袁州做的汤圆是糯米粉加粘米粉所做,口感一流,但糯米本身不好消化,不宜多吃。

    糯米吃多了可是不容易消化的。

    一人十二个的量是不少的,就是一个成年男子都可以吃到八分饱,至于女孩子一碗六个就差不多了。

    但好吃的东西总让人吃不够,是以乌海才觉得自己离吃饱还差很远。

    毕竟每一个汤圆的大小都有婴儿拳头的三分之二大,是不算小的。

    乌海把目光盯上了汪楠,因为汪楠左看看右看看,碗里六个一个都还没吃。

    ps:那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菜猫有大神之光可以领取了,大家要不要去领取一下?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