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TM就很尴尬了?!痹荻俗磐?,看着门口的两狗,忍不住吐槽。

    “下次还是给你们俩买狗粮吃算了,这么会撒狗粮?!痹菀涣澄抻?。

    “算了,我还是吃口饭压压惊?!痹葜苯拥屯放倭丝诜?。

    不过这样也好,本来有些伤感吃不下的袁州,这下子倒是胃口大开了,总不能看着面汤他们吃的欢,而他却只能吃狗粮吧。

    这就叫做化悲愤为食欲,袁州这下吃的还是很香的。

    毕竟有了前面面汤他们的对比,自然要吃的香一些的。

    “还好我做的多,不然还不够你们吃的?!痹萑滩蛔⊥虏?。

    门口的两条狗吃的实在是太香了,不断的发出舔舐牛肉汤的声音。

    不过有了面汤他们的陪伴,袁州一下子吃完了桌上所有的菜,还有本来父母碗里的饭食。

    如此也算是一家人一起吃了个饭了。

    吃完午饭,袁州继续在店里打扫,不过下午打扫的就是楼上他自己住的地方,和隔壁那间属于父母的房间。

    “吱呀”一声袁州打开隔壁的门。

    “还真是一成不变的样子?!痹菘醋盼菽诘陌谏?,低低的感慨了一句。

    屋里的家具已经不像刚刚小店开业前那样积满灰尘了,而是带着一种时光禁锢的凝滞感。

    看着床上袁州新换的牡丹花被套,袁州忍不住勾起嘴角轻轻笑了笑。

    “你们肯定喜欢这个颜色,喜庆?!痹菪睦锇蛋迪氲?。

    “明天就新的一年了,今天给家里除尘?!痹菟低?,直接撸起袖子开始擦拭。

    “乒铃乓啷”一阵响动,袁州做的很是认真。

    不过边做,袁州还不忘边说些话,虽然这样的自言自语看起来有些神经病。

    “对了,新的一年别的不求,拜托您二位也给我赐个媳妇,要求不高,肤白貌美大长腿,性格温顺会挣钱?!痹菪γ忻械乃档?。

    时间过的很快,等到袁州打扫完,再洗漱一番后,门外都已经华灯初上了。

    “踏踏踏”袁州踩着楼梯下了楼。

    “现在天黑的越来越早了,这才不到六点?!痹萃腹ヌ莸拇盎?,向外看去。

    不过厨房还是一如既往的亮如白昼,灯光温暖,室内气候如春。

    “总不能关着门吃饭?!痹葑匝宰杂锪艘痪?,然后上前打开了大门。

    “哗啦”一声,大门应声而开,门外的风雪一下子吹了进来。

    “居然有些下雪?”袁州抬头望了望。

    映着灯光看向漆黑的天空,上面有晶莹的小雪花飘落下来,小小的,一点点的飘落到地上,然后转瞬就不见了。

    “这么小的雪也堆不起来?!痹菔栈赝?,转身回了店里。

    “晚上就吃汤圆吧?!痹菀幌伦泳途龆送聿偷哪谌?。

    年三十晚上吃汤圆也算是袁州家里的习惯。

    袁州开着大门,明亮的灯光透出门外去,不一会就进来一个人。

    大年三十晚上。

    “居然下雪了,还怪冷的?!蔽诤R槐吲牧伺淖约旱哪源?,一边说道。

    “除夕快乐,袁老板?!蔽诤R换厣砭涂丛菘醋潘?,立刻摸着小胡子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嗯,你也是?!痹莸阃?。

    “哎呀,袁老板这是做什么好吃的呢?”乌海立刻伸头往厨房看。

    “汤圆?!痹菁蚪嗝髁说乃档?。

    “汤圆好啊,这东西好?!蔽诤R膊豢推?,上前就坐下,然后开始夸道:“我最喜欢吃汤圆了?!?br />
    “嘿嘿,我就知道袁老板准开着门呢?!痹莼姑凰祷?,门外又进来一个人,不是别人,真是爱喝酒的陈维。

    “袁老板除夕好?!背挛咚当咦呱侠?。

    “好?!痹莸阃?。

    “都这个时间来了?”婉姐收起伞,看了看店里的两人,出声道。

    “这是说好了?怎么都来了?”魏先生带着他的女儿也走进小店。

    魏薇还是一如往常的跟着魏先生身后,走路微跛,被魏先生直接带着坐下了。

    这下子本来清清静静的店铺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哟,看来我来的正好?!绷韬甓宰旁菀换邮?,然后龇牙笑着说道。

    “你不是回家吃年夜饭吗?怎么突然过来了?”乌海奇怪的看了看凌宏。

    “我早就吃了,后面的聚会没去,就随便来看看?!绷韬晁始?,随意的说道。

    “那你呢?”乌??醋诺诙鼋吹某挛?。

    “没办法大年夜整条街都关了,我过来碰运气的,嘿嘿?!背挛磐?,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别看我,我就是来吃饭的?!笔O碌耐窠闱崛岬乃档?。

    “我们父女俩可是来给袁老板说除夕快乐的?!蔽合壬γ忻械乃档?。

    “嗯,除夕快乐?!痹堇洳欢〉幕卮鸬?。

    “你们为什么不在家里过除夕,跑来店里干什么?!蔽诤2宦?。

    这简直是打扰了他和袁州的“二人世界”,要知道人越多肯定就越多人抢吃的。

    “那你为什么没回去?!背挛次?。

    “我怕袁老板寂寞,所以我才留下来的?!笔导噬衔诤V挥兴妹靡桓銮兹?,她妹妹在部队执行任务,他回去一个人干什么?

    郑家伟自然是回家陪爸妈过年了。

    “父母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意外了,我回去对着照片吃饭?”陈维一丝不苟的说。

    嗯,可以很强大。

    魏先生不由点头,一个比一个强大,他道:“今天大年夜不是,我就问女儿最想吃什么,然后我就来这里了?!?br />
    说着,魏先生摊了摊手,本来他还想给女儿露一手的,结果……

    “我们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毕竟是大年三十,但没想到袁老板真的开着门?!蔽恨庇锲犊?,开心的说。

    “和家人有点矛盾?!蓖窠慵虻サ乃?。

    她的事情,认识的人都知道一点,长的温婉漂亮,但三十五岁还没男朋友,和家人闹矛盾不是很正常?

    人啊,根本不会体会,一个三十五岁还没有男票的妹纸,回到家过年是一种什么样的境况,哪怕你混的再好。

    所以众人也没多问。

    ps:不好意思,菜猫晚了,站立挨打,求不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