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越来越冷,也越加逼近过年的时间,而袁州小店还是照常营业着。

    这不,食客们刚刚发现周佳和暮小云没来上班,袁州小店就打开了大门。

    “哗啦”一声,袁州拉起卷帘门。

    “早,袁老板?!甭碇敬锏谝桓鑫屎?。

    “早?!痹莸阃?,然后侧身让人进门。

    “今天怎么你亲自开门的?!蔽诤1咦呓?,边问道。

    “放她们回去过年了?!痹萃芬裁换氐拇鸬?。

    “还真是?!蔽诤9具媪艘痪?,没多说。

    “那袁老板您过年放假吗?”马志达第一个问出大家关心的问题。

    “三十、初一,都回家陪亲人,也没客人?!痹菹肓讼氩⑽粗苯踊卮?,而是这样说道。

    “有没有人那可不一定,那就是不确定?”马志达追问道。

    “嗯?!痹莸阃?。

    “这还没到三十初一,看来还能再吃几顿?!备沤吹氖晨?,立刻眯着眼睛笑道。

    “可不是,一想到得好久吃不到,就有些心慌?!绷硪桓鍪晨徒涌谒档?。

    “我三十初一还在,我一直都在?!蔽诤<奔倍宰旁菟档?。

    要知道他可不回去过年的,自然得告诉袁州,不然来了没饭吃,就不好了。

    “郑家伟会找你?!痹莸乃档?。

    “那不一样?!蔽诤;邮?,表示不管这些。

    “你妹会绑了你?!痹莶钩淞艘痪?。

    乌海瞬间语塞:“……”

    店里进来的十个人边吃着早餐,边讨论过年休息的事情,店外却讨论起了别的。

    “舒坦,袁老板一开门,这街上都有人气,没这么冷了?!庇惺晨兔纪肥嬲箍此档?。

    “可不是,就是排队也舒服些?!焙竺娴氖晨土⒖谈胶?。

    “也不知道袁老板开的什么空调,真是暖和?!笔晨退识艘幌录绨?,满足的说道。

    就在其他人都在讨论袁州小店的空调的时候,有人突然惊讶的出声了。

    “咦?你怎么也在这里?!彼祷暗娜耸钦杂⒖?。

    赵英俊对着一个穿着深蓝色的棉服的男人,一脸惊讶的说道。

    “你是?”男人看起来很年轻,眼睛很有神,倒不是特别白,看起来就是经常在外面跑的样子。

    “我是那个程序员,就是那边那栋楼上的那个?!闭杂⒖≈缸徘懊婺嵌案呗ニ档?。

    “你好?!蹦昵崮腥丝雌鹄椿故敲幌肫鹄?,但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毕竟他常常去那栋楼,去那里工作,有可能确实是见过的。

    “你来这里送外卖?”赵英俊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年轻男人是一个送外卖的专员,这就是赵英俊认识他的原因。

    因为这个外卖员可能是负责这个区域的,是以赵英俊经常见到他来公司送外卖,还算打过几次招呼。

    “哦,你是那个数码公司的?”这下年轻男人算是想起来了,恍然大悟的说道。

    “对,这里谁点外卖了?这么早就送过来?”赵英俊点头,然后疑惑的问道。

    “你们这一行还真是辛苦,一大早的就要到处跑?!闭杂⒖〔坏热嘶卮?,就感慨的说了一句。

    “确实挺辛苦的,不过今天没人点外卖,我是来这里吃饭的?!蹦昵崮腥艘⊥?,笑着说道。

    “额,你来这里吃饭?”赵英俊有些不解。

    其他人赵英俊不知道,但是一个送外卖的月薪肯定不会有他多,就是他一个月也来不了几次,都觉得心疼,毕竟袁州小店这里的东西实在是不便宜。

    “没错,袁老板这里的东西特别好吃?!蹦昵崮腥巳险娴牡阃?。

    “小伙子,你们做外卖的还没放年假呢?”听见对话的食客,有人发问道。

    “当然没有,这不是还得有人留守,我就是今天留守的?!蹦昵崮腥说阃?。

    “这也太辛苦了?!闭杂⒖≈迕?,看向年轻男人的目光有些同情。

    “还好吧?!蹦昵崮腥怂始?,一副很习惯的模样。

    “哪里还好,你们这风里来雨里去的,大晚上还得加班送,一天跑那么多趟,这天还这么冷?!庇信哦拥呐⒆恿⒖倘滩蛔∷档?。

    “额?!蹦昵崮腥艘幌伦涌ǹ?,不知道如何回答。

    倒是边上排队的深有感触,毕竟来袁州小店吃饭的不是精英就是白领,平日里还真少不了外卖。

    这样一说起外卖都是纷纷有话说,因为最近的报道的主题就是外卖的辛苦,自然大家聊的也是这个方面。

    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本就是外卖员的年轻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近天太冷了,那天送外卖给我的小哥,都晚上十一点了,还得送?!闭杂⒖「胶攘艘痪?。

    “也没有那么夸张,都是工作?!蹦昵崮腥巳滩蛔∧恿四油?。

    “怎么没有,现在做外卖是确实太辛苦了?!备崭盏呐⒆臃床档?。

    “辛苦,弄得我以后都不好意思点外卖了?!?br />
    “不点外卖,人家吃什么?!?br />
    众人交谈中透露着同情。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蹦昵崮腥巳滩蛔〈笊丝谒档?。

    “那是怎么样?”年轻男人一大声,其他食客忍不住回头看向他,有几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那个十一点的外卖就是我送的?!蹦昵崮腥讼仁墙粽诺耐肆送?,这才开口对着赵英俊说道。

    “对对对,确实是你?!闭杂⒖】隙ǖ牡阃?。

    “那天是我最后一个外卖单子,我送完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但你吃了外卖应该还工作了很久吧,毕竟我走的时候,你头都没怎么抬?!蹦昵崮腥怂档?。

    “过年加班的多,那天加到了三点,就在公司睡的?!闭杂⒖〉阃?。

    “你们工作,我们也在工作,只是工作不一样,我是给你们送饭,但我就饭点的时候最忙,其他时候还好,但我看你们也常常加班,所以都差不多?!蹦昵崮腥苏庀伦硬潘党鲎约嚎捶?。

    “就像你们工作完了,来袁老板这里吃饭,会觉得袁老板可怜吗?”年轻男人直接反问。

    这下子,食客们才反应过来,他们虽然没直接说外卖可怜,但意思却就是这样,只是被年轻男子直接点了出来。

    食客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没开口。

    “所以,都是工作,风里来雨里去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我还觉得服务员不容易,每天都要笑脸迎人。出门挣钱就没有容易的事情,所以没什么好觉得同情的,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同情的地方?!?br />
    年轻男子一言,所有人都没什么话了,的确是,谁都不容易。

    “袁老板这里东西好吃,但就是有点贵,不过工作挣钱,那自然也得犒劳犒劳自己,所以我来吃个早饭?!蹦昵崮腥苏獯嗡闶腔卮鹆苏杂⒖〉奈侍?。

    赵英俊是最开始问的,也是最先转过弯来的。

    确实是这样,哪怕面前的人没他挣的多,但呼吁尊重的前提就是同等对待,那么外卖也就不需要的额外的同情,因为他们的工作就和大家所有人的工作是一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