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距离正式的过年也不过只剩下三天了,而这时候的袁州小店还在正常营业。

    而来店里吃饭的食客们,也少了许多,毕竟越临近过年,回家的人越多。

    但就是这样,每天来吃饭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的。

    “啧,都快过年了,你还来吃什么早饭?!蔽诤R涣诚悠目醋排旁谧约呵懊娴穆碇敬?。

    “因为我吃完就要回家了?!甭碇敬锪嗔肆嘧约旱男欣钕涫疽?。

    “那你快走吧,小心赶不上车?!蔽诤C判『?,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会,还有三个小时呢?!甭碇敬镎驹谠夭晃乃档?。

    “哦?!蔽诤<牢恢檬О?,也就不说话了。

    倒是一旁站着的其他食客,有些好奇的开口了。

    “这马上就到时间了,怎么没见周佳和小云过来?”有食客看了看时间,不解的问道。

    “可不是,就还有十分钟就该开门了,这两个小丫头怎么还没来?!币桓瞿昙退奈迨甑拇笫宥宰怕房谡磐艘幌?。

    “平时这个时间早就该来了?!币皇笨床患饺说牡嚼?,这些早早等着的食客都有些不习惯了。

    “你们是不是忘了还有三天就过年了?!甭碇敬镉挠牡乃档?。

    “额,这么一说好像是的?!绷⒖逃惺晨头从戳?。

    “这可怎么办,袁老板不会休年假去了吧?!庇惺晨途粢簧?。

    “不会,这门上光着呢,什么都没有?!笔晨团艿矫徘?,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说道。

    “这可不一定,你看那边的面馆都关门歇业了?!庇腥酥缸乓慌缘拿婀?,担心的说道。

    “袁老板要是休息,肯定会提前告诉我们,要是没有,那肯定就是没休息,这可是袁老板的规矩,他的原则?!甭碇敬镆涣澄弈蔚?,肯定的说道。

    一说起袁州的规矩和原则,这下子本来有些躁动不安的食客,立刻就安静下来了,毕竟袁州的规矩他自己是非常遵守的。

    从未例外过。

    “这倒是?!闭庀掠惺晨驮尥牡阃?。

    “一会问问袁老板过年怎么安排,就知道了?!闭饧负跏撬允晨拖衷谛睦锼氲?。

    食客们因为猜测袁州是否歇年而产生了一点骚乱,但对于周佳和暮小云还有申敏的猜测是对的。

    这三人已经被袁州强制性放假回家了,就在昨晚。

    时间回到昨晚晚餐时间过后,申敏已经刚到,而周佳和暮小云准备下班回去的时候。

    “等等?!痹菘?。

    “老板怎么了?”暮小云转头看着袁州。

    “怎么了,老板?”周佳疑惑。

    “什么事情,老板?”申敏下意识的站直身体。

    “你们学校放假了吧?!痹菡饩浠笆强隙ň?,问的是周佳和申敏。

    “是的,老板?!敝芗押蜕昝粢炜谕牡阃?。

    “明天你们不用来了,放假一礼拜,好好过年?!痹萘⒖炭谒档?。

    还没等两人反应,袁州有单独对着暮小云开口了。

    “小云你也回去过年,过完再来?!痹萦锲纤?,一脸的认真。

    三人听见袁州这么说,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周佳和申敏自然是想回去的,但又舍不得这里的工作,有些矛盾,是以从来没问过袁州过年放不放假。

    而暮小云则是还没想到这个问题,因为每天的工作时间少,而且住的近,觉得很方便,倒是没有放假这样的念头。

    至于暮小云的父母那是比她忙碌的多的存在,根本没有放年假这一说。

    三人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暮小云开口问道。

    “那老板您也休息一个礼拜吗?”暮小云直接问道。

    “我不休息?!痹堇硭比坏乃档?。

    “那我们也不休息,店里很忙的?!比苏獯蚊豢炊苑?,但都同时开口说道。

    “不用,过年人少,明天开始放假?!痹菡驹诔?,一脸肯定的说道。

    三人还想说些什么,但被袁州严肃认真的样子唬住,乖乖的应下了。

    而这就是今天早晨,周佳和暮小云迟迟没来的原因。

    早晨即使袁州小店的早餐时间,又是一天新报纸的发行时间,今天依然是袁老板的专场时间。

    “哟呵,没想到这小子还上报纸的?!闭源笸房醋疟ㄖ?,笑道:“报纸比真人帅多了,肯定ps了?!?br />
    赵大头,具体名字不知道,但因为头大都叫他大头,先前到榕城出差,被哥们请去袁州小店吃了一顿。

    当时看见店铺,他还心想,哥们实在是太财迷了,好不容易见一次到这种小馆子吃饭,不是说要吃多好,但一顿火锅都不请,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直到赵大头看到了价格……心理活动总结成两个字就是“卧槽?!?br />
    即使到后来被味道征服了,他还是觉得这点太贵了。说起来,这赵大头对姜嫦曦这三失妇人那是一见钟情,结果……看到了姜嫦曦训斥秘书,以及开的车,还没有开花的爱情,就这么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啧啧,这报纸收了黑心老板多少好处费?还说什么良心小店,你们的良心不会疼吗?”赵大头自言自语。

    他拿着的是《天府美食报》,头版头条一行大字“隐藏在民间的良心小店”,然后左边是袁州聚精会神雕刻的照片,右边是小店的照片。

    [袁老板说,他能如此成功全部都是因为食客们的团结有爱……]

    “我真是倒了血霉,才会再吃,死贵?!闭源笸芳绦盥钸诌?。

    或许是骂骂咧咧的声音太大,吵醒了里面睡觉的蒙小汪,出来问:“大头在干什么?!?br />
    瞧见赵大头手上的报纸,也说了两句:“最近所有美食节目,还有关于美食的报刊上全的他,这边是袁老板幽默,那边说袁老板成功秘诀,烦都要烦死了?!?br />
    见到有人赞同,一堆差评的话从赵大头口中冒出来,末了才话锋一转的说:“他东西还是不错的,我们不是正好要到榕城出差吗?我带你去吃一次你就知道了?!?br />
    没有错了,赵大头就是那种边吃边骂,我又要吃你东西,但我嘴上又要骂。

    当然这并不是犯贱什么的,往好了说这叫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往差了说,就是骂和喜欢吃这两点矛盾吗?

    不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