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习惯并没有人多说,甚至有许多人赞同。

    “对,确实是这样的,不过我早就不这么干了?!北呱嫌惺晨透锌乃档?。

    “好像确实小时候听家里老人说过?!庇腥寺冻鏊妓鞯谋砬?。

    “看样子,这样吃特别香啊?!庇腥似沉艘谎壅谌险娉苑沟呐?,忍不住说道。

    “要不我们也试试?”有人提议。

    “佳佳,再来一碗蛋炒饭?!绷⒖叹陀腥烁冻隽诵卸?。

    好的吃饭氛围是很容易感染人,这不店里点蛋炒饭的食客一下子多了起来。

    不过店外的就无奈了,毕竟吃的多了他们就得多呆一会才能吃到。

    “只能闻着,不能吃,感觉这才是最大的酷刑?!闭杂⒖∶嗣约旱亩亲?,叹口气。

    “可不是,我不过就是来晚了一点点?!甭驳阃犯胶?。

    “不错了,下一批就能吃到?!绷醭孔炖锼底挪淮?,却伸长脖子定定的看着小店里面。

    这刘晨就是当初带人围住袁州小店,想要一个排队解决办法的人。

    “还好咱们前两天就预约好了?!绷醭亢竺娴娜司褪蔷?,闻言他也庆幸的点头。

    袁州小店里面的人吃的热闹,外面的人也安静的等着,倒是很和谐的样子。

    中午的午餐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午餐时间结束的时候,凌宏、姜嫦曦和乌海三个人是最后出来的。

    “今天我请客,吃火锅?!绷韬曜叩矫趴?,突然说道。

    “难得你这个抠门富二代会请客,不会有毒吧?!蔽诤A⒖堂判『?,一脸警惕的说道。

    乌海是很怨念凌宏的,毕竟这家伙没请他吃全鱼宴,不过谁让凌宏不吃打折的呢。

    而全鱼宴刚好现在是活动价格。

    “确实难得,有什么事情?!苯详刈肺实?。

    “没事,快过年了,这几天就不过来了,家里老头子催回去?!绷韬晁始?,随意的说道。

    当然,凌宏是自动屏蔽了乌海的话。

    “这倒是,过几日我也来不了了,过年还得飞去京城签合同?!苯详氐阃?,一脸淡然的说道。

    “看来就我最空?!蔽诤Q笱蟮靡獾乃档?。

    “呵呵,郑家伟会来找你的?!绷韬瓯墒拥目醋盼诤K档?。

    “关我什么事?!蔽诤R涣澄匏降乃档?。

    “郑家伟是没事,不过我看某人的妹妹恐怕会来?!苯详匾惨涣承σ獾牡髻┑?。

    毕竟上次乌海是如何被扔进后备箱的事情,已经被耿直的乌琳传播的到处都是了。

    “唔,我看也是,毕竟是过年?!绷韬暌皇置畔掳?,煞有介事的点头。

    “她?忙着呢?!蔽诤O仁锹冻鲅捞垡话愕谋砬?,紧接着又得意的说道。

    “行了,晚上一起吃饭?!绷韬昕次诤5靡獾难?,笑了笑,并未多问,而是简洁的说道。

    “晚上见?!蔽诤R布匙磐闲呋刈约郝ド?。

    “再见?!苯详鼗邮肿咴?。

    袁州站在店里,耳力灵敏的听完了全部的事情。

    “快要过年了啊?!痹莸偷偷奶玖艘痪?。

    袁州的声音很小,小到站得不远的周佳和暮小云都没听见。

    下午时分,袁州并没有搬出板凳出来雕刻,门外起了一阵的风,还挺冷的。

    不营业的袁州小店在接近过年的时候,还是挺冷清的,毕竟街上有好几家的店铺都关门回家过年了。

    要知道,幼儿园和小学也早就放假了,没人来拿雕刻,门外架子上的雕刻都成了冰雕了。

    “哗啦,哗啦?!背坷锎匆徽笳蟮纳?。

    “这个辣椒味道不错?!痹菀皇只佣殴?,一手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水。

    而哗啦的声音就是锅里翻滚的红彤彤的辣椒,个个长条形的,带着洪亮的光泽,随着温度的上来略带一些金黄色,发出诱人又呛辣的香味。

    直到每一个辣椒都被烤干变的香脆,袁州这才关火。

    “啪”袁州关上火,倒出辣椒,放进一个竹篾的簸箕,进行散热降温。

    等到温度差不多后,袁州就开始用石臼开始捣辣椒,一点点的捣细,然后盛出来。

    “这样就差不多了?!痹葑龊煤?,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该准备晚餐的时间。

    “走走走,进去了?!绷韬晔掷锪嘧乓桓龃蟮氖澈?,招呼着同样手里拿东西的姜嫦曦。

    “乌海那家伙呢?”姜嫦曦随口问道。

    “肯定在里面了?!绷韬牦贫ǖ乃档?。

    “还真是?!苯详乜醋帕饺诵∽郎隙喑龅囊桓瞿局瓢宓?,乌海正背对两人坐着。

    “我带了椅子,点了餐?!蔽诤?醋帕饺说拇蟀“?,很是自然的说道。

    “呵呵?!绷韬曜?,开始摆放菜品。

    “呵呵?!苯详啬贸龉拮捌【?,上面还结着晶亮亮的小水珠,看起来是冰冻的。

    “晚上请你们喝酒?!蔽诤Rа?,好似做了很大的牺牲。

    “这是应该的?!苯详氐阃?。

    “没错?!绷韬曜匀坏乃档?。

    “好不容易以为能独占一壶酒,哎……”乌海摸着小胡子,心里哀叹。

    乌海并不是觉得愧疚,只是看着两人这样大包小包的,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好歹是个艺术家,还是个脸皮挺薄的艺术家。

    “三位的火锅来了,请慢用?!蹦盒≡剖适钡亩松狭嘶鸸?。

    “谢谢小云?!苯详氐佬?。

    “不客气?!蹦盒≡扑低?,然后开始去服务别的食客。

    暮小云端上来的火锅稍大一些,因为是烧滚的,所以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上面红色的辣油把本来棕色的汤汁染成了透亮的红色。

    辣味随着热气直接冒了出来。

    “嘶,真辣?!苯详厝滩蛔∷档?。

    “对对对,感觉比平时的辣一些?!蔽诤5阃?,很是满意。

    “看来是的,这味道真是够劲?!绷韬暌驳阃?。

    “这么辣的火锅,再配上冰啤酒和柠檬水,这才是绝配啊?!蔽诤C纪范际嬲箍?。

    “开吃吧?!绷韬瓴⑽炊嗨?,直接拿起筷子。

    “对开吃?!苯详乜刹恍枰醴?,是以她第一筷子就是向着肥牛卷去的。

    筷子上的肥牛卷因为天冷的关系,还有一层晶莹剔透的白霜,红白相间的是大理石般的漂亮纹理,薄薄的卷成了一个卷,伸进红汤的时候,一下子就舒展开来。

    红白相间的肥牛卷和迫不及待涌上来把它包裹的红汤,一下子激起了凌宏和乌海的食欲。

    ……

    ps:火锅是个冬天和夏天都应该吃的东西~菜猫吃饭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