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蓉城日报的电话一看就是打过来好几次了,不然袁州也不会存下他的号码。

    也确实是这样,在袁州去魔都参加中日交流会华夏场前,这个报纸就想独家采访一下袁州,但却被不喜欢麻烦的袁州拒绝了。

    而现在则是瞌睡来了枕头,接受采访,然后被报道,这自然是增加名气的好方法。

    况且因为袁州回到蓉城后,并没有再接受后续报道,现在他的热度已经慢慢沉淀了下来,出了一些奇怪的节目提到袁州,别的正规报道就没有了。

    现在再来一波采访,刷刷存在感确实是刚刚好,既能增加知名度,又能澄清一些不实的内容。

    而且也能表明这是第一次正是的报纸专访。

    “看来还得谢谢这个记者?!痹萁悠鸬缁暗氖焙?,笑了笑。

    “袁师傅您好,不好意思又打扰您了?!钡缁袄锎匆桓銮宕嗟呐?,亲切温和而有礼。

    “没事?!痹莸纳粢蝗缂韧睦涞?。

    “那袁老板您看专访的事情,您考虑的如何?”电话那头的女音听起来还是比较了解袁州的,说话比较直接。

    “可以?!痹莸乃档?。

    “我知道您工作比较忙,我会抽在您空闲的时候,问题会提前准备好,肯定不会涉及您的**,只采访关于厨房的内容,希望您能认真的考虑一下,毕竟您才刚刚压服了藤原家元?!迸钦咔懊嬷皇抢衩残缘耐6倭艘幌?,是以根本没听清袁州说了什么,就继续说道。

    直到说完,女记者才反应过来,袁州刚刚说了什么。

    “对不对,您刚刚说了什么?”女记者沉默了五秒,这才压住声音,平稳的问道。

    “明天下午我有时间?!痹莶⑽粗馗醋约旱幕?,而是直接换了个说法。

    “好的,好的,谢谢您了袁老板?!迸钦呱略莘椿?,立刻应下。

    “嗯?!痹莸阃?,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那明天下午三点半,您看这个时间如何?”女记者急急忙忙的问道。

    “可以?!痹菟斓挠ο?。

    “那好,明天下午三点半见,袁老板谢谢您了?!迸钦咴俅蔚佬?。

    “不用谢?!痹菟低?,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蓉城日报的办公室,其中一个隔间里,立刻传来一声“YES,袁老板终于答应了,太好了?!?br />
    “小舒,袁老板同意你的采访了?”前面隔间的中年妇女转头惊讶的问道。

    “是的,谢谢倩姐,我可算是感动那个袁老板了?!北唤行∈娴木褪歉崭崭荽虻缁暗呐钦?。

    得到肯定回答的倩姐更加惊讶的看了看小舒,这才开口说道。

    “我听那个高手在民间的路主持说了,袁老板那人就是嘴硬心软,你要是多磨上两遍就行,没错吧?!蹦昙徒洗蟮馁唤阈γ忻械乃档?。

    倩姐面上是这么说,但心里却很受震动,毕竟这话虽然确实是路主持说的,但他也说了,很大可能不会成功,毕竟袁州除了那个节目,就没再接受过其他的报纸采访或者电视报道。

    这话就好像人们常说的努力就会成功,但很大可能也是不成功的。

    “对啊,谢谢倩姐提醒,刚刚袁老板一下子就同意了,明天就是采访的时间?!毙∈媪阃?,赞同的说道。

    “我也没帮上忙,你还是把采访稿写好,明天别出错?!辟唤阕邢傅亩V龅?。

    “放心吧倩姐?!毙∈孀龀隽烁鯫K的手势,信心满满的说道。

    “对了,现字袁老板可厉害了,昨晚看一个养生节目,里面居然提到说袁老板每天都吃一个鸡蛋,所以才这么健康之类,感觉好神奇?!毙∈嫦肫鹉歉霾豢科椎淖┘?,既觉得好笑,又觉得袁州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有什么,我还见到网上有报道说,什么菜不好,什么菜怎么样怎么样的,最后来了一句,袁老板就是那么选的?!辟唤阄弈蔚奶?。

    “哈哈,就是就是,还有人出来说袁老板是怎么挑选萝卜的,那样的萝卜才好之类的,反正现在只要是吃的,都扯袁老板也是那么做的?!北呱嫌懈瞿腥瞬遄焖档?。

    “可不是,袁老板现在可是厨师界的权威了,说的什么都对?!逼渌乱部诟胶?。

    “没办法,谁让袁老板是咱们川省第一个压服藤原家元的人,而且长得还不错?!毙∈嫘ψ潘档?。

    “行了,别贫嘴了,快去工作?!闭馐焙蛸唤憧诟先肆?。

    “知道了?!毙∈婧推渌乱黄鸬阃?,然后回到了工作上。

    时间过得很快,对于小舒来说,她不过校对了几遍采访稿,就到了和袁州约定的时间,赶在三点二十到了袁州的店门口。

    “呼,差点没来得及?!毙∈嬲驹谠菪〉昝趴?,抚着胸口喘匀了气,这才抬脚往里走。

    “袁老板您好,我是蓉城日报的记者舒慧,您现在有空吗?”小舒也就是舒慧,走到门口,就开始自报家门。

    “请进?!痹莘畔率稚系耐?,擦干净手,走出厨房。

    “袁老板好?!笔婊坌γ忻械牡阃肺屎?。

    “坐吧?!痹葜缸帕饺诵∽浪档?。

    “谢谢?!笔婊鄣仍葑虏抛?,很有礼貌。

    袁州看了看舒慧的身后,发现没人,就她一个人,带着一个背包,也没个长枪短炮的,也没多说。

    毕竟他没接受过报纸的采访,这还是第一次,当然这点不能漏出来,是以袁州一脸镇定的坐着。

    “袁老板,我是录音和纸笔一起记录的,您看可以吗?”舒慧拿出一个小小的录音笔,和一个记录本说道。

    “可以?!痹菀涣车坏牡阃?,好似很熟悉的样子。

    “那好,我们就开始了?!笔婊鄣阃?,准备直接开始。

    从电话里接触就知道,袁州不喜欢啰嗦,喜欢直截了当的做事,是以舒慧也很直接。

    “对了,本店非营业期间,请自备茶水?!背米呕姑豢?,袁州突然说道。

    “额,谢谢袁老板提醒,我自备了的?!笔婊坫读艘幌?,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杯子。

    “嗯,开始吧?!痹莸阃?,然后说道。

    “好?!笔婊劭醋旁莸难?,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妙的预感。

    ……

    ps:啦啦啦,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重要的事情都说三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