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的想法袁州一无所知,只是认真做着手上的菜品。

    “哗啦”袁州把鱼骨放进淘米水清洗了一下,然后再稍稍一剔,只留下中间的大骨后直接钉在木桶上。

    是的,就是一个木桶,袁州把淘洗干净的米也装在了里面,紧接着就是在上面铺上了一层稀疏的木条蒸板,把两条鱼放了上去。

    袁州蒸饭的方式有点与众不同。

    他的木桶里是放了水的,而且水刚刚没过米上面一个指节,而木桶又放在一个大锅里蒸。

    期间,放进木桶里的刀鱼被袁州整理干净边上的鱼鳍后,直接浸润了一些甜酒才放进木桶的。

    “稍等一会?!痹菘鹫羯虾?,对着藤原淡淡的说道。

    说完后,袁州就站在灶台前,开始等候起来。

    这道刀鱼蒸饭,只需要等到饭熟了之后,也就做好了。

    不过,在中间的时候,袁州在饭里的水滚开的时候揭开过一次盖子,快速的挑出了里面的蒸板。

    蒸板上光溜溜的,并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鱼肉,看来鱼肉是彻底的留在饭里了。

    “刀鱼属于江鲜,直接用来蒸饭肯定腥臭无比,若是腌制了,那么饭香也就没了?!被姑豢?,藤原就开始挑起了毛病。

    “而且,这蒸饭的水也过于多了?!碧僭绦档?。

    “没错,刚刚用甜酒浸过,那一会饭里肯定都是酒味,饭香就没有了?!贝笫憬芤涣吃尥牡阃?。

    “不知道,袁大厨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碧僭纤嗟目醋旁菸实?。

    “吃了就明白?!痹菡驹谠钐ㄇ?,认真的看着火焰,然后说道。

    见两人还看着自己,袁州想了想再次说道“还有五分钟就可以食用?!?br />
    袁州一向是没有解释这些的习惯的,毕竟一会吃了味道就能说明一切了。

    “袁大厨还真是有自信?!贝笫憬芩抵形牡氖焙?,总是带着一些别扭的感觉。

    “谢谢,应该的?!痹莸阃?。

    因为这种别扭,这讽刺和夸奖听起来差不多,袁州也就直接当成夸奖用了,大石秀杰有些被噎住。

    “给我留一份?!北呱虾鋈淮戳顺傻纳?。

    “嗯?!痹莸阃?,并未多说。

    “有多的给我也来一份?!币慌缘闹苁澜艽怕樯岢ひ补戳?。

    “没了?!痹莞纱嗟乃档?。

    “不会吧,你这一桶怎么就没我的份了?”周世杰指着袁州锅里的木桶,不信的说道。

    “只有两条活的刀鱼?!痹菰虻乃档?。

    “这时节的活刀鱼难弄,就这几条还是好不容易均分到的?!敝芑岢ぬ?,也不掩饰。

    周会长这么说也是表明,食材都是新鲜运送,而且来源珍贵,跟何况刀鱼离开水本就难以存活。

    所以这交流会能有两条如此大的,绝对是对交流会变相的一种重视。

    “麻生会长,看来我们是吃不成了?!敝苁澜芏宰乓慌缘穆樯岢の弈蔚乃档?。

    “没事,有藤原教授在就可以了,毕竟什么都逃不过藤原家元的舌头?!甭樯岢ぷ孕诺乃档?。

    “哈哈,也是,那么我们留下看看?”周世杰心里暗骂,面上却笑眯眯的提议道。

    “当然,我也是好久没听见藤原教授的点评了,那可是金玉良言,能学到很多呢?!甭樯岢ふ饣?,明显是说袁州能学到东西。

    “会长过奖了?!碧僭阃?,脸上的神色淡淡的,显然很有信心。

    “听麻生会长这么说,我肯定也要认真听听教授的言论了?!敝苁澜艿阃?,严肃的说道。

    当然,心里想的自然是一会得好好看藤原踢到铁板的样子。

    毕竟,袁州的手艺,他可是吃过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边周世杰和麻生两人暗地里交锋,边上围着拍摄的记者倒也没闲着,小声讨论个没完。

    “怎么样,现在可是服气了吧?!崩侠钭院赖呐焓疽饪丛菽潜?。

    “这手刀工刚刚可是把那小日本整晕了,没想到袁大厨这么厉害?!北呱系睦闲斓阃犯咝说目浣钡?。

    “希望一会的味道也能镇住他,免得他老是出去说比咱华夏人还要了解华夏菜,听着这名号都难受?!贝蠛蛹钦叩阃?。

    “可不是,就等着袁大厨给咱们挣个脸面,谁让那老头每次一来都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样子?!彼谢牡募钦呋径急ё耪飧鲂乃?。

    而其他国家的自然又不同的看法,日本记者许多人就等着藤原再次毒舌品评。

    毕竟做菜最终都是看味道,刀工好的日本也有不少,毕竟鱼生还是很需要刀工的。

    五分钟的时间,很短,一会就到了。

    “嗞”袁州揭开盖住外面铁锅的大盖子,这里可不是袁州小店,大盖子一揭开就有一丝香味飘出,等到揭开里面木桶的盖子,那香味就直冲鼻尖了。

    袁州揭盖子的样子很是奇特,是先揭面对自己这面,然后才飞快的揭开整个盖子。

    是以味道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嗯?”楚枭突然皱了皱眉头。

    袁州回头看了看楚枭,并没说话,这时候雾气散开,蒸饭显露在人前,热气只是微微冒出,香味也变得极淡了。

    “香味全部散了,恐怕饭里的已经不剩什么了?!碧僭送粝嗖淮淼恼舴?,心里却开始扣分了。

    “袁大厨,这香味都散了,你还让我们吃什么?”大石秀杰快速说道,好似抓住了什么错处似得。

    袁州直接没理人,而是开始盛饭。

    当然,厨具也是交流会提供的,薄胎的青花瓷小碗,里面白生生的,外面绘着一些花纹。

    三碗饭袁州盛的很快,每一碗的数量看起来都一样,正好装满一碗,分成了两个托盘。

    一碗的自然是楚枭的,两碗的自然是藤原和大石秀杰的。

    “请慢用?!痹荻似鹜信?,递到两人面前。

    “哼?!贝笫憬懿宦莶焕砣?,端饭的时候忍不住冷哼。

    倒是藤原的涵养很好,端起饭还朝着袁州微微点了点头,一副大师风范的样子。

    “嗯?居然还有香味?!贝笫憬苡行┚鹊某錾?。

    是的,直到饭端到面前,饭还散发着清雅的香味,不浓烈却让人无法忽视。

    这不科学。

    藤原则是直接皱了皱眉头,这才拿起勺子开吃。

    装在青花小碗里的蒸饭,看起来米粒白白胖胖的,松松的堆叠在一起,其中间或夹杂着一些洁白中带着绛色的鱼肉。

    看起来水分充足而又合适。

    藤原拿起勺子塞进嘴里一口饭,勺子只盛了半勺,这是方便第一时间指出其中的毛病。

    然而这一口进嘴,藤原就呆住了。

    为什么会这么好吃!

    ps:求月票,推荐票,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