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不过是刚刚把尖刀插进鱼肉里,藤原就一脸惊讶的皱着眉头肯定的说出了这番话。

    藤原的声音的不小,一下子就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

    本来,藤原来袁州这里吃东西都挺引人注目的,这下子更是万众瞩目了。

    “这小子,每次都要搞个大的?!敝苁澜苄γ忻械穆畹?。

    “看来周会长很有信心能够成功?”麻生会长对刀工是了解的,疑惑的问道。

    “看了就知道了?!敝苁澜懿⒚欢嗨?。

    “啧啧,这个袁大厨要是成功了,那可是独一份了,这鱼小成这样,哪里能抽出整条鱼骨?!焙竺娴呐殖ι熳拍源罢磐?。

    “应该没问题?!崩盍⒂行┎蝗范?。

    “我看就是作秀,别砸了才好?!币灿衅渌Σ⒉豢春迷?。

    “可不是,刀鱼的刺又长又软不说,还特别多,反正我是想不到能够在不损伤鱼外形的情况下,取出鱼刺?!崩朐莶辉兜某?,皱着眉头,一脸不解。

    “看来你又进步了?!钡故潜呱系某刹嗤房戳丝?,语气肯定的说道。

    无怪乎其他厨师对袁州都没信心,正是因为他们都是厨艺中的佼佼者,才知道从一条三两多重的鱼身上抽出完整鱼骨是多么困难。

    正因为了解,所以才觉得不可能成功。

    全场也就只有楚枭和周世杰才有绝对的信心觉得袁州会成功,当然这两人有信心的理由也不同。

    周世杰是因为对袁州本身有绝对的信心,而后者是对自己有信心,楚枭觉得袁州和他是一类人,归纳总结“嘴上不说,但内心死要面子,头可断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擦油”,所以既然能够在万众瞩目之下动手,就代表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

    现场的嘈杂声逐渐变小,等待袁州抽出鱼骨的时候,厨师们都闭口不言,也不做自己手上的料理了,先看了再说,现场气氛安静而凝重。

    边上的记者们也一脸激动又兴奋的等着结果。

    袁州则是充耳不闻,手上稳稳的拿着尖刀,只见他手腕微微一侧,尖刀犹如蝴蝶穿花,又如鲤鱼划水,仿佛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刺啦一声轻响,刀尖从鱼的正面滑到了鱼的背面。

    平稳,整齐而快速。

    “这根本不可能?!贝笫憬茏炖锼底挪豢赡?,但眼神却一刻没放松,紧紧盯着袁州的手。

    不是不可能,是绝无可能,藤原在内心中充斥着如此想法,但碍于脸面,他没有像大石秀杰一样大吼大叫,毕竟他好歹也是家元一级的人物。

    袁州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变做可能。

    怀疑的眼神好像是动力,让袁州更加稳健。

    “?!?br />
    一道清脆的响声,声音非常细,但不知道为什么,却特别清晰。袁州用刀背轻轻按住鱼身。

    两只手指夹住鱼头,好像金蛟剪,轻轻那么一抽,一条完整的鱼骨,连着鱼头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点滞涩。

    不,准确而言用行云流水都不能形容,虽说在袁州眼中是游刃有余,但在围观厨师和记者眼中,所有动作,都有强烈的韵律。

    “居然真的抽出来了,他这是怎么办到的!”藤原双眼瞪大,看看那形状完整的刀鱼身子,再看看案板上,骨头也完好的摆在一旁的案板上。

    藤原努力压制着自己惊讶的神情,不得不说,袁州这一手,是亮瞎这位家元了。

    “刀鱼都能去骨,那鳗鱼都不用剖开去骨了,我还学那么久做什么?”大石秀杰脸上有些恍惚。

    要知道,鳗鱼就是单单剖鱼都需要学习八年之久,而大石秀杰就是这么过来的。

    这家伙有些怀疑人生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眼睛似乎要贴在案板上。

    案板上的鱼骨,就连每一个肋骨都根根分明,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鱼肉残留在上面。

    就是这份干净完整,让在场所有人,无论是了解还是不了解都震惊乃至不可置信。

    不过,众人还没震惊完,袁州就继续轻描淡写的拿起另一条鱼开始抽鱼骨。

    态度之轻松写意,就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直到两条鱼都完整的取出鱼骨后,袁州才开始淘米,准备这道菜的另一个主料。

    这边提供的乃是五常大米,当然不是正中间的那两亩地的,而是边上挨着的米,也能叫五常大米。

    就是这样,这米的滋味已经非常不错,米粒洁白晶莹,粒粒饱满有光泽,看起来就惹人喜爱。

    “淘米两遍?!痹荼咛悦?,边仔细的看米粒里是否有杂质。

    第二遍的淘米水,袁州留下了,并没有倒掉。

    “这是做的什么?准备做饭?”大石秀杰一脸疑惑的转头看向藤原。

    “应该是刀鱼蒸饭,据说以前的渔人有捕猎了刀鱼然后用来蒸饭的?!碧僭焕⑹墙淌诨囊澄幕慕淌?,对于这些还是挺了解的。

    “那您吃过吗?”大石秀杰小心的问道。

    “并没有,因为鱼刺没办法处理干净?!碧僭蚪嗝髁说乃档?。

    “没想到,他还有点本事?!贝笫憬苄睦锖苁欠唔?,毕竟刚刚那手抽鱼骨都够让他嫉妒了。

    当然大石秀杰还是不服气的,毕竟就算袁州刚刚露了一手精妙的剥离鱼骨,但菜品终究还是要看味道的。

    “做菜并非只是刀功?!碧僭闹邪档?,他没有大石秀杰那样天真,既然能有如此完美无缺的刀功,厨艺肯定是有一手。

    这种逻辑关系,想想就能考虑到的,大石秀杰只不过是之前被袁州怼得一肚子火,憋到今天想要反击,没想到对方有这样天衣无缝的刀功,所以被冲昏了头脑。

    但藤原不相信,袁州在味道上也是完美无缺,如果袁州做一道只考刀功的菜,或许他这次还没办法,但蒸饭,主要就是火候和水,刀功还真只是附带的。

    “年轻的华夏天才厨师,要怪就怪你,太自负了,不利用现有优势?!碧僭踵侧驳目醋旁菔┱钩?。

    ……

    ps:还有一更,请稍等一下残爪的菜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