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这一副真要上手教人的样子让大石秀杰直接恼怒透顶,脸色都胀红了,但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一旁的麻生会长被周世杰拖着,倒不好参与进来,这时候一直看起来温和的藤原笑眯眯的开口了。

    “那倒是很好,希望你能做让我满意的菜品,都好久没在华夏吃到正宗的华夏菜了?!碧僭锲潞?,但言语锋利。

    “希望这位袁大厨不要让我失望?!碧僭翟菝值氖焙?,稍稍往前看了看袁州胸前的铭牌,一副不知道袁州是谁的样子。

    明明刚刚周世杰已经介绍过了,这个举动明显是要给袁州一个下马威。

    “以前只是因为你没遇到我?!痹萦锲宓?,就是话语很是骄傲,但语气却是平平淡淡的,透着一种就是如此的样子。

    袁州这样自信的话一出来,藤原都愣了一下,更别说是其他人了,脸上都是一副有点懵的样子。

    大石秀杰更是一脸无语,要是他的中文够精通肯定想给袁州说一句“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简单而言就是你咋还不上天!

    可惜他不会,就只能干瞪了袁州一眼。

    “藤原老师,请这边休息一下,交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甭樯岢こ隼创蛟渤?。

    毕竟这时候不好真的闹掰,而周世杰也开口了。

    “你们两位快去准备吧,一会就开始了?!敝苁澜芰成闲γ忻械?,一点不在意这点小摩擦。

    “华夏菜好吃的很多都在民间,还是挺多的?!背上人盗艘痪?,然后拍了拍袁州的肩膀,示意一起走。

    “嗯,确实,不过他找不到也正常,虽然是日本的华夏菜专家,但毕竟局限性很大?!痹菁渥匀坏牡阃?,然后接口说道。

    这下子楚枭沉默的看了看袁州,他这话是对藤原说的,压根没想要袁州接。

    而前面刚刚走了两步的藤原和大石秀杰两人直接气的微微有些颤抖。

    点了炸药的袁州却毫无所觉,走了两步见楚枭没跟上来,还奇怪的往后看了看。

    “敢说这话的,也就是你我了?!背煽戳嗽菀谎?,语气无奈的说道。

    “什么?”袁州一脸莫名。

    “那个藤原教授舌头特别厉害,就像楚枭他绝对的嗅觉灵敏,而这位则是味觉灵敏到变态的地步?!?br />
    楚枭没回答,一旁的钟丽丽忍不住开口说道。

    “嗯?!痹莸阃繁硎局懒?。

    “还有没说完?!敝永隼鲇行┪弈魏妥偶?,但还是接着说道。

    “藤原来过两次,那两次楚大厨都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几次明明厨师就做到很好,但是被说得一文不值,就是上次一起去,头发灰白的那个厨师?!敝永隼雠略莶恢廊?,还特意说得是特征。

    “那可是苏省的厨师会长,做的菜超级好吃,就是去钓鱼台都没问题,但那人却说得很难听?!敝永隼龇叻卟黄降乃档?。

    “谢谢?!痹菹肓讼牖卮?。

    “简单的来说就是如果你的菜满分十分,哪怕你做出九分他都会说出只有五分,他会抓住那一分大做文章?!闭飧鲎芙崾浅伤档?,说完就径直离开。

    “没事,我的就是超过十分的?!痹莸阃?,表是知道了。

    “可是……”钟丽丽还想说什么,但却被周世杰叫住了。

    “行了,不用管他们,他们知道分寸?!敝苁澜苤苯铀档?。

    “哦,可是我还没说,那个灰头发的董大厨当时被说得的都一蹶不振的好久?!敝永隼鲂∩泥止玖艘痪?。

    袁州并未多说,直接点了点头,然后也回到自己的位置做准备去了。

    走的时候,环视了一圈,这次那个灰头发的苏菜董大厨却是没来。

    “遗憾?!痹莶恢浪档檬鞘裁匆藕?。

    倒是一旁听到这些事情的记者都兴奋起来了。

    “快快快,拍下来没有,刚刚那一幕?!庇屑钦哂锲逼鹊奈首抛约旱纳阌笆?。

    “当然?!鄙阌笆Ρ然艘桓鯫K的手势。

    “周会长,不知道您对于刚刚那位口出狂言的厨师有什么看法?”问这个问题的是在场的日本驻华夏记者,敬语还是有的,但口气却很是不满。

    “周会长刚刚那位是第一次参加交流会的厨师吧,是您新收的弟子吗?”这个问的日本记者显然用心险恶,想要把帽子扣到周世杰头上。

    “上一个征服藤原家元的华夏厨师,在记载里已经去世五年了,对此周会长您怎么看?”这个日本记者一脸自豪的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把去世两字咬得特别重。

    “这些问题等到交流会开始,你们自然会有答案?!敝芑岢ち成膊患?,一招大太极,直接回绝了所有人的问题。

    日本记者问完问题就被华夏这边的记者挤了出去,日方记者见没得到具体回答,就兵分两路,一部分去了藤原那里,一部分去了袁州那里。

    “周会长,刚刚那位袁大厨是有很大把握吗?”华夏这边的记者问话就比较温和了。

    基本都是打听袁州来历的,还有袁州真正实力的,一时之间倒是没有人说袁州不好。

    毕竟面对其他国家的时候,华夏还是很团结的,当然要是袁州输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然而袁州却是不可能输的。

    “藤原教授,对于刚刚口出狂言的厨师,您有什么看法?”日方记者一窝蜂到了藤原面前就开始采访。

    “藤原教授请说说您的看法?!比辗郊钦呶实亩际歉崭盏氖虑?。

    而藤原正在气头上,但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

    “那只是一个还没出国比试过的厨师,有些不懂天高地厚也是正常的?!碧僭桓毙γ忻?,端着架子说后辈的样子。

    “是的,藤原家元先生可是常常受邀参加国际厨联的会议?!币慌缘拇笫憬苁适钡牟钩涞?。

    “那么您是打算指导那位厨师吗?”日方记者一脸兴奋的问道。

    “当然,华夏有句古话叫做,折笄之杖?!碧僭以ψ诺阃?,一脸大方的样子。

    藤原家元跩的是古文,这个词许多日方记者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还是一旁的大石秀杰解释了一番。

    “藤原家元的意思是说,他会对那位口出狂言的厨师,进行长辈对于晚辈的教育,当然会稍微严厉一些?!贝笫憬芟氲揭换嵩菀娑缘亩既滩蛔⊥槠鹚?。

    毕竟要是被藤原抓住一丁点的错处那就完了,他的严厉和苛刻可不是开玩笑的……

    ps:菜猫要打滚了,求票,月票推荐票都要,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