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的酒店房间就在二十一楼,但是会场的宴会厅却在七楼,六楼是西餐厅,这次周会长很是豪气,直接包下了两层,也就是六楼和七楼两层。

    当然,七楼用作交流会场,六楼用作讨论休息的场地,六楼已经布置好了,但袁州并未去看。

    坐上电梯直达了七楼。

    “?!钡缣荽蚩?,袁州走了出来。

    “这个酒店还挺豪气的?!痹菘醋琶媲跋匝鄣谋暧?,感慨了一句。

    嘉利酒店确实很豪气,电梯门一打开就挂着显眼的牌子,用中日双语写着交流会的字样,还都是烫金大字。

    中间是标语,而两边则都是双开的大木门,上面也装饰着绒布之类的,看起来大气美观。

    选择困难症的袁州习惯性的走到了左边,拿出前台给的门卡。

    “?!痹菽米趴ㄇ崆嵋凰?,大门应声而开。

    “看来还真是一个人都没了?!贝筇诤鹾醯囊黄?,袁州嘀咕了一句。

    “啪”灯被袁州全部按亮,明亮的灯光一下子照亮了全部的宴会厅。

    宴会厅的布置和RB场地的差不多,灶台琉璃台也是围成了一圈的模样。

    只是华夏场的位置却要大得多,一共有十八位厨师的灶台,每一个灶台的配置就是一个节能型的燃气炉,上面放着合用的炒锅。

    袁州的位置很是显眼,是属于最好的位置,一般用来安置地位身份最高的人。

    而那个位置是两个,这次除了袁州的位置,边上还摆着一个灶台。

    在灶台最边上放置的是刀架,不管是批刀、斩刀及前批后斩刀,其中批刀用于料理无骨肉与蔬果;斩刀专门对付带骨或特别硬的食材。

    其中包括袁州在内的十七个灶台上所用的刀架都是这三种刀,唯独边上的灶台是不同的,刀架都摆了两个。

    “还真是多?!痹菹赶傅目戳丝瓷厦娴牡?。

    从主厨刀到切肉砍骨的剔骨刀一直到蔬菜牛排的小切刀,还有专门用于切西红柿的波浪形刃口的西红柿刀。

    这些都是属于西式厨师的刀,每一把都和所有的刀一起闪烁着寒光。

    “这肯定是楚枭那家伙的?!痹莶挥每疵凭椭勒馐浅傻奈恢?。

    毕竟在袁州看来,也就只有楚枭会用这些刀具,当然也是因为袁州认识的能来参加的西餐厨师就只有楚枭。

    他完全不知道隔壁餐厅的李立也会参加这次交流会。

    袁州身体前倾,看了看放在前方的铭牌,上面果然用中日两种文字写着楚枭二字。

    “果然?!痹莺苁堑靡?。

    “不知道我的铭牌什么样?!痹萃蝗幌肫鹚崭斩济蛔邢缚醋约旱拿?。

    袁州伸手去拿,但他错估了自己手的长短没有弯腰,第一下抓空,嗯……小短手。

    第二下才拿到自己的铭牌,看了起来。

    姓名:袁州

    年龄:24

    厨龄:正式厨龄三年

    擅长的菜式:淡水鱼类、牲畜类、主食类以及中式点心类。

    “正式厨龄三年?”袁州对于这个厨龄比较疑惑。

    “难道是从在那个饭店打工时候的算起的?”袁州一下子想起曾经工作的那个酒店。

    “这样算起来也差不多,不过这个擅长菜式和RB的还真是不一样,都没一个具体的菜名?!痹莘畔伦约旱拿朴挚戳丝锤舯诔傻?。

    上面所写的菜式更是简单,只有四个字,创意菜式。

    “哈哈,这家伙的厨龄果然长,不过这个创意菜式还真有意思?!痹菹仁强吹搅顺傻纳贸げ耸?,然后才看到他的厨龄。

    接着,袁州开始直接开始熟悉了起来,并没有打量所有的灶台。

    袁州站在原地,用手拿起每一样厨具,不管是锅铲还是勺子亦或者是锅子本身。

    就连便携炉灶袁州都拿起掂量了一番才放下。

    “嗯,重量和质量都很好,基本顺手,现在可以直接上手了?!痹莸阃?,很是满意这下灶具。

    这次袁州打开便携炉灶,开始查看火焰的温度,以及锅子加热的时间,还有锅铲变热的时间。

    每一个时间袁州都仔仔细细的查看,然后记在心里。

    再然后,袁州就把每一样的灶具都清洗了一遍,包括刀具锅具这些,就连菜板都没放过。

    “菜板倒是差了些,还有新竹子的味道,不过也能弥补?!痹菹赶感嵛帕艘幌?。

    袁州的整个熟悉时间大约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这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

    而袁州熟悉的方式也很奇怪,比起其他的厨师来说确实很奇怪。

    在袁州没来的时候,其他十六位厨师各自熟悉都是做了自己最拿手的那道菜,用来检验厨具以及刀具这些。

    但袁州就算动了火却没炒菜。

    “这样就不用收拾了,还算不错?!痹莅阉械亩鞫嘉锕樵话诤煤?,满意的看了一眼,然后才离开。

    是的,袁州没动手做菜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做菜后有油烟,必定需要收拾,而这时候只有夜班值班人员。

    所以,袁州直接换了一种熟悉的方式,既可以不耽误他熟悉厨具,也可以不增添额外的麻烦。

    袁州的原则是,不能因为自己的问题,给旁人带来麻烦。

    “差不多该睡觉了?!痹菘戳丝囱缁崽氖奔?,然后关上灯离开。

    袁州可是要早起的,就是在SH,袁州也没打算不锻炼,毕竟飞机上的药味和耳鸣感触太深。

    是以,袁州更不会打断自己的锻炼。

    回到房间,袁州按部就班的洗漱然后上床睡觉。

    一到早上五点,袁州还是准时的睁开了眼睛。

    “感觉还没睡多久呢,就应该起床了?!痹菝勺疟蛔?,有些不想起来。

    “悉悉索索?!痹葜苯臃隽艘蝗?,然后就看见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晕机药,一个激灵,立刻就清醒了。

    “应该起床了?!痹菹肫鹆送纯嗟亩?,立刻翻身坐起,穿上运动服,准备下楼锻炼。

    一回生二回熟,袁州在酒店找地方锻炼,算是很熟悉了,这不在规定时间内,就锻炼回来了。

    洗漱完毕后,袁州没再换上常服,而是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件特别华丽的衣服。

    是一件云纹的,蓝色的飞鱼服,一整套的,就连帽子鞋子都是齐全的。

    “周会长说要来十几家媒体,这次是全程直播,我这样的男神当然应该闪亮登场,或者低调奢华有内涵也是不错的选择?!痹菀槐呦赶傅恼硇淇谙掳?,一边很是自然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