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你狠?!绷韬瓯咛颓?,边等着程技师,看样子是打算瞪到他愧疚。

    然而程技师毫无感觉,直接对着袁州尊敬的说道“我去开车?!?br />
    “嗯?!痹莸阃?。

    “真是什么师傅教出什么徒弟?!绷韬暌桓笔捞琢?,人心不古的样子。

    “他们的不付钱就算了,我这样的胸大腿长屁股翘的稀缺资源都没有被请客的待遇,也真是榆木脑袋?!苯详孛嗣约浩恋牧?,一副叹气的模样。

    “你这样的确实稀缺,就是没人敢撩,别的妹纸听见你男的说黄段子会娇羞,你是说黄段子把男的弄得尴尬?!蔽诤8纱喔肚?,路过姜嫦曦的时候干脆的说道。

    “你不过是个青年童子军,当然不懂我这样的女人的好?!苯详匮凵皴牡陌琢宋诤R谎?,也干脆的付钱走人。

    “啧啧,真是三失妇人,什么都敢说?!绷韬曜詈蟪隼?,直接补刀。

    “快走吧,袁老板都要走了?!闭獯谓详孛欢嗨?,而是指了指一旁等着袁州和程技师。

    “知道了?!绷韬晗衷诨姑黄?,看到程技师直接扭头不理人。

    回程的路上很是顺利,程技师开车细心平稳,袁州还是很放心的。

    而晚上的火锅,乌海也想出了一个特别的抢菜技巧,什么“乌海降龙一式”或者是“排山倒海夹菜功”之类,吃得最多,心满意足。

    乌海在找到灵感后整个人也就正常了,照例开始早早的来排队吃饭,当然还不忘抢菜吃。

    这下子食客们倒是怀念起乌海找灵感蹲在门外的日子了。

    时间过得很快,中日交流会是办在一月十号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八号,袁州准备启程去到魔都参加。

    一月十号开始,十八号结束,举行完之后,也不耽误大家过年,这个日子算是不错。

    这边袁州在准备启程的事情,那边日本来交流的厨师也没闲着,特别是大石秀杰。

    自从被袁州批评的一无是处后,他就收集了袁州的信息,并决定请出一个重量级别的食评厨师来参加这次交流会,这不现在正在麻生会长的办公室里报告。

    “会长,请您务必批准我的请求?!贝笫憬苤苯泳攀染瞎?,一脸认真的说道。

    “秀杰,你如此做可考虑好了?”麻生会长皱了皱眉头问道。

    “是的,既然那位袁厨师不肯赐教,我就只能如此?!贝笫憬芤涣臣峋?。

    “但是藤原家元已经同意你的请求了吗?”问这话的时候,麻生会长不管是称呼还是语气,都显得非常郑重以及尊敬。

    毕竟家元这个称呼在日本可是代表在某一方面的成就达到的宗师级别的意思,家元是一种严格的制度,但更是一个荣誉般的称呼。

    是以这位藤原家元就是这样一位研究华夏菜到宗师级别的人物,他不管是品评的舌头还是手艺都超过了麻生这位厨师会长。

    这样的人才能被赐予这样的称呼,并且这个称呼是可以由直系后辈继承的。

    “我想藤原家元并不会拒绝?!贝笫憬芎苡邪盐盏乃档?。

    “而且那位楚枭这次也在厨师之列,藤原家元很愿意去试试他的厨艺是否更加厉害了?!贝笫憬芙幼潘档?。

    “好的,那么我批准你去请藤原家元加入这次的交流会?!甭樯岢さ阃?。

    “好的,非常谢谢您,会长?!贝笫憬芤涣承朔艿脑俅瓮溲佬?。

    “去吧?!甭樯岢な疽獯笫憬芸梢宰吡?。

    这下大石秀杰才恭敬的退出办公室,离开了大楼,直接去找了他们口中的藤原家元,当然他是打车去的,并没有挤地铁。

    “这次有藤原家元出场,虽然有些以大欺小的意思,但是那位袁厨师太过可恶了?!贝笫憬茏诔道?,握了握拳头。

    看这个样子是提到袁州都觉得气愤。

    “他一个华夏厨师懂什么蒲烧鳗鱼,居然敢这样指责与我?!贝笫憬苎凵窭锖苁乔崦?。

    “还有那个不可一世的楚枭,这次恐怕也要被骂,毕竟藤原家元的舌头那可不是一般的舌头?!贝笫憬茏急缸乓皇竦募苹?。

    “要不是你老是在欧洲藤原家元不愿意颠簸,恐怕早就不能保住不被批评的名声了?!贝笫憬苄睦锒杂诔烧飧鍪飞献钅昵岬拿灼淞秩且彩遣恍家还说?。

    “哈哈,这次就等着和‘馬鹿’一起被颜面扫地?!贝笫憬苄睦锖苁堑靡獾南胱?。

    在大石秀杰幻想袁州和楚枭被藤原家元批评的一无是处的,并且露出笑容的时候,他的目的地就到了。

    马鹿,也就是混蛋,在大石秀杰心中,袁州就是混蛋。

    “你的地址到了?!鼻懊娴乃净嵝训?。

    “好的,谢谢?!贝笫憬艿屯返佬?,然后付钱离开。

    这是一个幽静的别墅区,一栋栋的房子都不超过三层高,有些基本掩映在高大的树木里,整个墙体呈现瓦砖般的灰色,看起来有些古朴又严肃。

    大石秀杰拿出门卡,直接刷门进入,往里走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这才来到一栋别墅前。

    前面的铁门是电子的,大石秀杰按响门铃,那边看了看监控,门也就自动打开了。

    “您好,我是大石秀杰,为了交流会的事情特意前来拜访?!弊叩秸趴?,大石秀杰直接对着门开始鞠躬,很是尊敬。

    “吱呀”一声,红木门打开,是一个年纪很大的女人。

    “进来吧,他在书房等你,快去?!迸怂祷吧粑潞?,指了指二楼靠左边开着门的房间。

    “谢谢您?!贝笫憬苷獠沤磐研?,直接向着二楼走去。

    书房的门是打开的,一眼就能看到背后那大大的书柜,直直通向三楼,往里进深很长,看起来后面还有两个大书架。

    上面摆着显眼的华夏四大名著,中日版本都有,甚至还有英文版,下面则是一大堆的论语、大学、中庸、诗经,当然也是各个语言版本的。

    就在这样大到吓人的书架前,一个脊背挺的笔直,穿着黑色和服,蓄着利落短须,脸上看起来红光满面,至多五十的男人坐在一张书桌后。

    “进来吧,秀杰?!闭馊丝诘纳舫廖扔辛?,说完话就直接低头看起来自己面前的书。

    那是一本史记,还是繁体字中文版的。

    “好的?!贝笫憬苄睦镉行╈?,但还是走了进去。

    他就是用华夏菜得到家元这样宗师级别称呼的日本人,甚至于被那群美国佬,在《环球美食》杂志上评价为,比华夏人还懂华夏菜的日本人。

    虽说,这个称呼在华夏并不认同,但可见一斑!

    大石秀杰可以说下血本了!

    ……

    ps:不好意思,菜猫因为书和网站的问题,九号没有更新,晚上的时候更是一晚上没睡着,等到今天事情解决,菜猫才放松下来,就去睡了一会,然后就到了晚上,对不起到现在才更新,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