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两碗豆花?!背碳际戳丝丛?,然后说道。

    这时候袁州已经走到一旁的位置坐下了,而程技师点的自然就是袁州和他自己的。

    “我也要一碗?!闭獯纬錾氖墙详?,她紧随其后的说道。

    “我也一份?!绷韬晁低昃涂嫉勺懦碳际?。

    而乌海则先摸着小胡子打量了一番老人,然后看了看袁州,这才坐下说道“同样来一份?!?br />
    “好,马上就来?!崩先苏獠盘?。

    不过他并不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对着袁州笑了笑,而袁州回以礼貌的笑容。

    “你怎么只点了两碗?”凌宏瞪着程技师问道。

    “当然了,我和袁师傅一人一碗?!背碳际硭比坏乃档?。

    “那我们呢?!绷韬瓴宦乃档?。

    就连一旁的姜嫦曦和乌海都看着程技师,一脸好奇。

    “您是富二代,肯定不需要我请你吃,而姜小姐是总裁也不用,至于乌先生就更不用了,他都不怎么在外面吃饭?!背碳际τ欣碛芯莸乃档?。

    “好像有点道理?!绷韬曛迕枷肓讼?,然后没多问。

    而一旁的姜嫦曦和乌海也并没有多说。

    不一会豆花就送上来了。

    “几位的豆花和饭,蘸水在那边自己打,别打多了?!崩先硕俗磐信?,一下子送上了五碗豆花。

    “谢谢?!痹萑险娴牡佬?,然后去打蘸料。

    “店里就您一个人?”姜嫦曦并未离开,而是对着老人问道。

    “当然,豆腐店又不忙?!崩先说阃?。

    是的,这个老人赫然就是在袁州门外等童老板的那位顶级婚纱设计师。

    “豆花要趁热吃?!崩先怂低曛苯幼呖?。

    这时候,打蘸料的也都回来了。

    “有什么好问的?!绷韬暌涣诚悠?,并未多说,直接准备开吃。

    乌?;故且蝗缂韧氖虏还丶?,就关心碗里的吃食,他正看着碗,严肃的思考这个好不好吃。

    袁州和程技师则是很认真的准备开吃。

    “又不是问你?!苯详刂苯影琢肆韬暌谎?,这才去打蘸料。

    袁州用筷子夹起一块豆花,这个豆花并不雪白粉嫩,而是带着微黄,上面有一些孔洞,这说明煮的稍微有些老了。

    “啪”袁州轻轻蘸了蘸料,然后才塞进嘴里。

    微咸带着麻辣的口感,还是香葱的味道,一下子盖过了豆腐的老,倒是意外的味道挺不错的。

    “还不错?!蔽诤3韵乱豢?,满意的出声。

    “当然,袁老板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绷韬暌驳懔说阃?。

    “是的,袁师傅不止手艺好、眼光也是顶尖的?!背碳际Ψ浅T尥韬晁档?。

    至于姜嫦曦则并没有用心品尝美食,而是比较注意其他的事情,比如那边在泡豆子的老人。

    袁州一点也不东张西望,哪怕坐着一条长凳,也是脊背挺的笔直,一口豆花一口饭,吃的很是均匀和迅速。

    这样的吃法其实就是豆花饭,用来下饭是最好不过的。

    “啪”筷子放到桌上发出的轻微响动,袁州吃完了。

    “慢慢吃?!痹莘畔驴曜?,站起身。

    “吃的还真干净?!绷韬昕戳丝?,然后说道。

    在凌宏看来在,和豆花真的一般,要不是见袁州吃的认真,他还真吃不下,毕竟他可不认同那个人,自然对他做的一般的食物没有兴趣。

    而袁州则是吃的干干净净的,除了蘸料都吃完了,当然,一旁的程技师也是吃完了的。

    吃完的袁州起身直接去找了老人。

    小店里也没有别的人,两人就在这里说起话来。

    “这店是你开的?!痹菡饣懊飨允强隙ň?。

    “当然是老头子开的?!崩先说阃?。

    “为什么?!痹菪睦锖苁呛闷?,脸上却云淡风轻的问道。

    “你没听兰兰说?”老人奇怪的看了一眼袁州。

    “因为那个承诺?!痹菀幌伦臃从?。

    “对,童兰说过,将来就开家豆腐店,这里离以前学习的作坊近,就是那作坊拆了有点可惜?!崩先擞锲锶肥荡趴上?。

    “童老板不一定会来?!痹菥醯猛习迨钦娴牟灰欢ɑ崂醇?。

    不知道为什么,这是袁州的直接,男人的第七感有时候还是很准的,比如有人在背后说他帅,这时候他一定能感觉到。

    “就是,那您的豆腐店准备开多久?”姜嫦曦看着老人认真的问道。

    “没事,那我就等着她,反正我还年轻,等个三十年还是没问题的?!崩先怂嫡饣暗氖焙?,一脸的坦然。

    “年轻?”乌??戳丝蠢先嗣凰祷?。

    而袁州和姜嫦曦则被老人的话弄的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两人的感情还真是奇妙。

    一人要登上三十年?

    至于凌宏则直接翻了个白眼,一副懒得说话的表情。

    乌海则在想着晚上如何才能多吃一点菜,速度肯定是第一位的,乌海暗暗点头,必须想几个抢菜的法子了。

    程技师就更简单了,他就那么站着,等着付钱。

    店里沉默了一下,还是姜嫦曦打破了沉默。

    “您能把那件婚纱给我看看吗?”姜嫦曦问的小心翼翼。

    “不能,可不能让除了童兰以外的女孩看到?!崩先讼攵济幌胫苯泳芫?。

    “好吧?!苯详乇纠淳兔槐ㄏM?,只是点了点头。

    “童老板的年纪已经不是女孩了?!蔽诤@洳欢〉某錾档?。

    “谁说的,没穿上婚纱前都是女孩儿?!苯详馗崭湛?,那边老人也是一起开口的。

    “没穿上我的婚纱童兰当然还是女孩?!?br />
    两人这次出奇的统一。

    “哦?!蔽诤2⒉还匦恼飧?,继续想抢菜的策略。

    “天不早了,回了?!痹莩錾档?。

    “好咧,我去付钱?!背碳际λ低昃椭苯由锨?,根本不给袁州拒绝的机会。

    见程技师付完钱,乌海、姜嫦曦和凌宏就自然的起身准备离开。

    就是这个时候老人突然出声了。

    “三位的豆花还没付钱?!崩先丝醋湃怂档?。

    “哈?”凌宏一脸惊讶的看看老人,再看看程技师。

    “哦,我就付了袁师傅和我的钱?!背碳际σ涣匙匀坏乃档?。

    是的,程技师只付了他和袁老板的钱。

    还真是点了两人的就付两人的,这下凌宏无语了,虽然他不喜欢别人请客,但更不喜欢要走的时候被叫住,说要付钱。

    现在凌宏觉得这程技师跟着袁州,厨艺学没学到不知道,这坑爹是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