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乌海没在蹲在地上看人,而是犹如往常一般排在第一认真的吃早饭,然后午餐也是这样。

    “看起来你的灵感收集好了?!绷韬甓宰盼诤K档?。

    “不,他是想晚上吃火锅?!痹堇系昝?,直接说道。

    “还是袁老板了解我?!蔽诤C判『?,认真的点头。

    “他这是为晚上辛辣的火锅做准备,要是胃疼可就吃不了多少了?!苯详卦谝慌运始?。

    “没错?!蔽诤:敛豢推牡阃?。

    “还真高估你这个吃货了?!绷韬暌涣澄抻?。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蔽诤1墒拥目醋帕韬?。

    “郑家伟今天好像没来?!绷韬暌涣车ǖ乃档?。

    “谢谢你请我坐车?!蔽诤A⒖檀蚩得沤?,淡定的服软。

    这时候,姜嫦曦也打开另一次侧的车门,直接坐了上去,不过她坐的是后座,这下就和乌海坐到了一起。

    “你为什么不坐副驾驶?”凌宏边上车,边奇怪的问道。

    “听说出车祸,副驾驶的死的比驾驶员还快?!苯详氐ǖ睦冒踩?,然后说道。

    “呵呵?!绷韬曛苯游抻?,开始发动他紫色外漆的SUV。

    骚气的紫色。

    看来凌宏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再开他的跑车了,当然这么骚包的颜色肯定也是凌宏定制的无疑。

    而另一边,袁州和程技师也走到了街口,他的车依然是上次去采摘的地方开的那辆。

    一群人,约好去摘菜,本来这种事情袁州是不会参与了,毕竟他火锅别人没菜吃,但他有得吃。

    只不过近来乌?;?,还几天没吃东西了,所以就很不耐烦的陪着一起去了。

    毕竟在乌??蠢?,袁州摘的菜,肯定是选得最好。

    “袁师傅,车在这里?!背碳际κ紫却蚩奔菔坏某得?,语气尊敬的说道。

    “嗯,麻烦了?!痹莸阃?,然后说道。

    “不客气,这段时间我也学到了不少?!背碳际σ涣澈┖?,笑眯眯的说道。

    “中日交流会这边的交流你也会去吧?!痹莸阃?,然后问道。

    “是的,多亏了袁师傅您?!背碳际Φ阃?,然后也发动了车子。

    “袁老板,我们出发了?!绷韬晟焱烦隼炊宰旁菟档?。

    “路上小心?!痹莸阃?,然后说道。

    “知道,我还等着吃晚上的火锅?!绷韬暌皇痔乇鹚霓哿宿弁贩?,然后车子开出。

    看着凌宏的车开出,程技师这才慢慢的跟在他的车子身后,车速平稳而稳定。

    “和我无关?!卑簿擦艘换?,袁州突然开口说道。

    “嗯?”程技师有些不解,随后才明白袁州说的是参加中日交流会的事情。

    “当然和您有关,你让我学会了更多的厨艺,还有厨艺以外的事情?!背碳际φ饣笆窃诘纫桓龊炻痰频氖焙?,然后脸色严肃的说的。

    “上次做的不错?!痹萃蝗幌肫鹕洗稳贸碳际ψ龅氖澄?,夸奖了一句。

    “恩?!背碳际α成系男θ葜苯永┐?,很是兴奋的点头。

    “认真开车?!痹菟低?,然后闭口不言。

    “您放心,我开车的技术很好?!背碳际σ涣匙孕诺幕氐?。

    “嗯?!痹莸阃?,还是没说什么。

    车子开到郊外的农田,很是顺利,毕竟有凌宏在前面带路,至于采摘的过程,那就简单了。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公司女总裁,一个富二代和一个画家认识什么食材。

    是以,所以的食材都是他们和农田的主人说,然后主人带着他们去采摘的。

    期间这位主人再次问道“又去他店里是火锅?”

    “是的?!绷韬甑阃?。

    “啧啧,他卖火锅都没菜,你们还经常去?”农田主人表示一点都不理解。

    “没办法,那火锅汤泡饭都好吃的不行?!蔽诤C判『?,一脸无奈的说道。

    “那肯定是祖传的火锅手艺,这位老板恐怕娘胎里就开始学了,才能做得这么好吃?!迸┨镏魅丝戳丝丛?,然后感慨。

    毕竟在他看来,一个菜都需要自己买的火锅店能这么好吃,那肯定手艺得超神,而袁州看着虽然成熟但也不过三十上下而已。

    农田主人有这样感慨实在正常不过。

    “嗯,很可能是的?!苯详乇镄?,点头。

    这次采摘不过一个小时多一点就结束了,再次回去的路上,两个车子的空位上都摆满了菜品。

    当然,这是乌海的提议。

    “我觉得放后备箱肯定有汽油味,还是放在车里?!蔽诤?醋虐诜耪氲牟似?,一脸认真的建议。

    是以,程技师的车子后座上都是菜品,而凌宏的副驾驶上也没放过。

    回去的路上,再次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袁州突然对着程技师说道。

    “停一下车?!痹葑匪档?。

    “好的,袁师傅?!背碳际χ苯拥阃?,也没问原因。

    程技师的车技果然好,从袁州开口道停车,期间正正好的停到了一家店门口。

    而且车速平稳。

    回去的路上因为是程技师开在前面,是以见程技师停下,凌宏他们也都停了下来。

    “怎么了?”凌宏下车,走到前面问道。

    “袁老板有事?!背碳际χ苯踊氐?。

    “不会是要上厕所吧,在店里才上来,肾不好,要用肾宝?!绷韬暌涣郴敌Φ奈实?。

    乌海只是看着袁州,并不说话,而姜嫦曦则直接说道“估计是,年轻人就算要慰劳五姑娘也要节制?!?br />
    “你们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蔽诤3舨灰车牡?。

    “不,该吃点心了?!痹葜缸疟呱系牡昶?,直接说道。

    “哈?”这下凌宏和姜嫦曦还有乌海都有的呆。

    因为袁州指着的是一家豆腐店,一家店名就叫“一家豆腐店”的店铺。

    店铺里只有几张桌椅,门外支着一口大铁锅,里面有白生生的豆花和清亮的汤水,冒着白色的热气。

    “奇怪的店名?!蔽诤V苯悠兰?。

    “确实?!绷韬甑阃?。

    不过,袁州并没有多解释,说完就直接进店了。

    只是一进店,几人的表情都同意的呆滞,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店里只卖豆花?!币桓龊追⑼?,穿着黑色中山呢子大衣,带着袖套的老人,头也没抬的说道。

    ps:不好意思,这几天一会冷一会热的,菜猫再次光荣感冒,整天都晕乎乎的,比喝了酒还叼,实在对不起,更新不给力了,好了之后,菜猫会努力变成勤快猫的。